沈乐怡忽然没头没尾的说起来,萧梓琛和墨雨柔听得一头雾水。

只见萧梓琛面容清冷的看向沈乐怡,幽幽的开口道。

“我帮你,帮你什么,沈小姐,我看你是找出错人了吧?”

“不,现在只有你们能帮我了,萧总,我保证,只要这次你帮了我,那当年我父亲和远洋之间的事情会一直保密下去。”

沈乐怡竟又拿当年的事情来讨人情,萧梓琛和墨雨柔的脸色双双阴了下来。

只听萧梓琛声音冷冽的说道。

“帮你什么?沈小姐,我不认为我能帮你什么?”

“你可以的,萧总,牧景浩要把我送出国,再也不允许我回来,我不想出国,我从我父亲那里知道你们在京都,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你们的住处,萧总,现在只有你们能帮我了,带我回洛城,只要牧景浩找不到我,我就不用离开了。”

萧梓琛和墨雨柔听到这里,恍然大悟,不过看来面前这个女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吧,看来他们有必要让这个女人看清一些事情。

这时,萧梓琛眸光一闪,神色骤变,一股清冷的寒意慢慢逼上脸颊,只见他轻启薄唇,声音如蚀骨的寒风缓缓袭来。

“沈小姐,既然你见到了你的父亲,那你父亲可有和你说他为什么忽然坦白一切?”

沈乐怡一听,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她回了句。

“我还没来得及和父亲说话,他便被别人带走了。”

“我们前天去见了你父亲,我们和你父亲做了一笔交易,用他女儿的一生自由换我们远洋的太平。”

萧梓琛的话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落在了沈乐怡的耳中,沈乐怡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恐惧最后变成了无尽的绝望。

“你,不,怎么会这样?”

沈乐怡有些站不稳,直接靠在了墙上,瞪着眼不敢置信的盯着萧梓琛和墨雨柔。

此时,萧梓琛又来了句。

“哦,对了,将你送出国是我的主意,放心,等景浩送你出国的时候,他会给你一千万,这笔钱足够你在国外生活下去的了。”

“什么?你,你们和牧景浩,你们认识他?”

沈乐怡怎么也没想到牧景浩居然会和萧梓琛同谋,原来她早就落入了这些人的圈套中。

这时,一旁的墨雨柔一脸淡然的说道。

“沈小姐,上次在慈善晚宴上,我不就说过吗,我和牧景浩多年前就认识,你怎么还这么奇怪呢。”

“可,可你不是说不太熟吗?”

沈乐怡现在都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仿佛周围所有的人都在骗她。

看到沈乐怡那震惊慌张的表情,墨雨柔冷冷一笑,幽幽说道。

“我和牧景浩差不多三四年没见面了,这么算来的确不算熟,当然,沈小姐有这样的误会也只能说你太天真了,这谁规定不熟的两个人就不能合作了呢,牧景浩有牧景浩想做的事,而我们,正好也有我们想做的事,一拍即合,不行吗?”

说完,墨雨柔按了一下轮椅上的按钮,朝着餐厅走了去,转身离开时,对一旁的萧梓琛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