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两来到电梯口,正准备按电梯按钮的时候,乔世忠竟追了过来,这次他竟开始打墨雨柔的主意。

“萧夫人,请你发发善心,放过我的女儿吧,诗语已经知道错了,她也是一时糊涂,受了旁人的蒙骗才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她真的很后悔,求求你在给她一次机会,她那么年轻,如果坐牢了,那下半辈子就毁了。”

乔世忠太不了解墨雨柔了,以为女人会容易心软,可墨雨柔自小接受的就不是什么与人为善的教育,而是强者为王的精英教育。

在墨雨柔的思想中,做错事,就该接受惩罚,更何况她还是个受害者,墨雨柔还不至于纯善到连害自己的人都会原谅。

“乔老先生,你似乎求错了对象,我昨晚是运气好,才没糟歹人毒手,如果昨晚你女儿得逞了,那我想即使你女儿赔上性命也抵不了对我造成的伤害,你现在居然还来求我原谅,抱歉,我办不到。”

墨雨柔这么一说,乔世忠直接来了句。

“萧夫人,可是你现在不是没事吗?我们诗语已经知道错了,只要你肯放过她,我让她当面跟你道歉,下跪道歉,都行,求求你了,成吗?”

“不成,乔老先生,如果世上一切都错误都可以用道歉来解决,那我是不是以后也可以找人废了你女儿,再说一声道歉呢。”

墨雨柔的态度格外的坚定,这还有些让萧梓琛出乎意外,毕竟在萧梓琛的眼里,墨雨柔是一个嘴硬心软的女人,刚才他还真有些担心墨雨柔会被乔世忠说动。

“乔董,我看你也别再我们夫妻这里浪费时间了,这次你女儿也是咎由自取,你要怪,就怪自己以前太纵容你的女儿了。我夫人的身体还没恢复,需要上楼休息,乔董请回吧。”

说完,萧梓琛推着墨雨柔进了电梯。

一直到了房间,墨雨柔才好奇的说了句。

“那乔世忠为了这个女儿真的是煞费苦心了,居然肯拿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求我们原谅,不过以昨晚发生的事,乔诗语的罪应该不算太严重。”

墨雨柔虽然不是学法律专业的,但还是有些法律常识的,昨晚乔诗语的行为对他们没有造成人身伤害,那这件事就可能会从轻判刑,再加上芳美集团的实力,稍微走动走动,估计就会直接弄个缓刑。

萧梓琛听了,邪魅一笑,随后走到一旁给墨雨柔倒了杯水,然后在墨雨柔的身旁坐下,幽幽的说了句。

“牧叔叔亲自去打了招呼,听说过秦氏集团的秦董吗?他也出面了。”

“你说的是那个国内信息工程专家秦氏的董事长秦明吗?他怎么也出面了,你认识那位秦董?”

牧志强出面,墨雨柔能理解,毕竟两家是世交,可那个秦明是怎么回事,墨雨柔倒是一头雾水了。

萧梓琛见墨雨柔这表情,显然他那位岳父没有和墨雨柔说起过秦明的事,便稍稍解释了一番,墨雨柔大为惊讶。

“没想到我父亲和那位秦董认识,那之前牧叔叔说的希望我们和秦氏一起合作在京都建一个高新技术园的事应该也容易实现了。”

萧梓琛听墨雨柔一下子心思直接转移到了合作上,有些忍俊不禁,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比她的事业更重要的了。

“嗯,本来那天牧叔叔就是介绍我们和秦董认识,没想到你出事了,秦董今天已经离开了京都,不过他希望我们能认真考虑,三家公司各出资百分之三十,在京都打造一个世界一流的高新产业园。”

墨雨柔听了,连连点头,显然,乔诗语的事已经被她丢到了九霄云外了。

“这件事等我们回了洛城在开会讨论,这次来京都后,我也觉得耀华和远洋该往这边开始发展了。”

嘟嘟嘟……

就在这时,萧梓琛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他看了眼,直接接通了起来。

“喂,我是萧梓琛,请问哪位?”

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萧梓琛脸色微变,然后问了句。

“现在情况怎么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