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萧梓琛早早的就醒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让酒店前台给他送来了当天的财经早报,如他所料,乔诗语的事情已经曝光,直接登上了头版头条,估摸着这个点,乔诗语的那个好父亲应该也赶到了京都了。

差不多八点左右,萧梓琛接到了刘明宇的电话,很显然,洛城那边也得到了乔诗语被抓的消息,而他们也都从新闻中的只言片语知道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萧总,夫人还好吧?”

电话一接通,刘明宇先关心了一下墨雨柔。

“她没事,新闻你都看到了,早上九点半一开市,芳美集团股票一定会狂跌,我希望在下午收盘前,能将散股全都收购。”

萧梓琛清冷的交代着,这一次,他不将芳美彻底改朝换代,他就不叫萧梓琛。

不过萧梓琛说完后,电话那边的刘明宇犹豫了一下说道。

“萧总,我现在和墨小少在一起,他也知道我们要收购芳美股票的事,他想要合作收购。”

“墨雨航?行,这次关系到雨柔,既然雨航主动提出,那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萧梓琛根本不在意是远洋一家收购还是和耀华一起,总之,他要让乔诗语明白一件事,惹怒他的后果,必定是无法想象的。

墨雨柔这一觉睡了好久,一直到中午快十一点的时候才渐渐转醒,要不是早上牧景浩又安排了医生过来给墨雨柔检查,萧梓琛估计已经把墨雨柔送去医院了。

墨雨柔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隐约能听到外面传来断断续续的男人的声音。

墨雨柔刚想要起来,可当自己准备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自己四肢无力,稍微一撑,下一秒又跌躺在了床上。

头晕晕乎乎的,墨雨柔紧皱眉头,翻身想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一不小心,把床头的水杯撞倒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顿时引起了外面正在讲电话的萧梓琛的注意,萧梓琛直接说了两句挂了电话,人已经来到了卧室门口。

“雨柔,你醒了?”

说话间,萧梓琛已经来到了床头,好在地上铺着地毯,只是打湿了地毯,玻璃杯没有碎。

墨雨柔对于昨晚的事情没有太多的记忆,她只记得自己去洗手间,然后便失去了意识,此时看到萧梓琛那忧心忡忡的表情,她有些虚弱的问道。

“昨晚我怎么了?”

“是乔诗语,她对白天在商场的事情怀恨在心,想要报复你,还好被酒店的服务员发现了,你中了迷药,一直睡到现在。”

萧梓琛已经和牧景浩他们都说好了,只需要告诉墨雨柔这么多,至于其他的,绝对不能让墨雨柔知道。

如果被墨雨柔知道昨晚她险些被人凌辱,以她骄傲的自尊,一定受不了那样的打击,更何况当年那场车祸中的那个司机,也曾差点对她做出同样的事,墨雨柔的心里早就有了阴影,决不能在受同样的刺激。

墨雨柔听了,微微一愣,看向萧梓琛,直觉告诉她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乔诗语不是傻子,绝对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就这样?”

墨雨柔疑惑的问道。

萧梓琛坐在床头,将墨雨柔搂入怀里,温柔的握着她的手,声音轻柔的说道。

“嗯,就这样,乔诗语没有动手,她出钱请了别人,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正好遇到经过的服务生。”

说着,萧梓琛紧紧的抱着墨雨柔,有种劫后重生的轻松,他深吸一口气道。

“还好你没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萧梓琛这么一手,墨雨柔有些相信了他的话,伸手摸了摸萧梓琛那还有一丝担忧的脸颊,温柔的说道。

“我这不是没事吗,就是现在感觉全身没有力气。”

“应该是体内的药力还没散去,你在休息会儿,一会儿我把午餐送过来,我已经改了航班,明天我们再回洛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