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苑,早上八点半,温暖的阳光透过虚掩的窗帘缝洒入了房间,床上浅灰色的被褥下,两抹身影紧紧的搂抱在了一起。

阳光在大床上晕染开,将两人包裹在温暖的光晕中,逆光之下,女人那卷翘的睫毛在柔光下闪着珠光,洁白娇嫩的肌肤如剥了壳的鸡蛋,晨辉下,脸上那细小的汗毛都显得格外的温柔。

男人低眉浅望,嘴角微扬,看着怀里乖巧如斯的女人,似乎填补了他这些年内心的孤寂和空虚。

此时,怀里的女人眼皮微动,男人顿时眼眸紧闭,调整呼吸,似是不想面对一会儿尴尬的场面。

这时,女人稍稍动了动身体,怎么感觉身上如缚千斤,下一秒,她便清醒了过来,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惊吓,紧闭的眼眸顿时睁开,迸发出一道警惕且紧张的眸光。

下一秒,男人只觉得腰间一紧,再然后,自己身上一凉,脑袋结结实实的和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萧映泽,你,我,你怎么会在我床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房间里,传来女人愤怒尖锐的怒吼声,萧映泽此时还想装睡怕是难了,尤其是耳朵受到巨响震慑,他摸了摸后脑勺,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床上用被子紧紧包裹住身体的吕子悠,然后慵懒的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直接无视吕子悠的愤怒,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吕子悠见自己被萧映泽无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就火冒三丈,此时怕是要火山爆发了,直接掀开被子下了床,冲到卫生间。

砰的一声,吕子悠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双手叉腰,一脸愤怒的看向里面,下一秒,房间里又传来一声比刚才还要尖锐的叫声。

“啊……萧映泽,小小年纪,居然耍流氓,你是不是皮痒了。”

说话间,吕子悠已经走了进去,对着正在脱衣服的萧映泽一阵狂揍。

萧映泽顿时风中凌乱了,这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正常女人看到男人脱衣,不是唯恐避之不及吗,怎么这个女人还上赶着贴过来呢,不过这拳拳到肉的攻势,可是一点都没留情啊。

不过萧映泽岂会任由吕子悠捶打,只见他双手一挡,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一秒,吕子悠双手就被萧映泽反手扣在了身后,同时也被萧映泽逼到了墙角。

吕子悠可不会任人宰割,手动不了,她还有脚呢,对付这种流氓,她才不会心软。

可就在吕子悠抬腿准备朝萧映泽攻击过来的时候,萧映泽另一只手直接拉住了吕子悠抬起的腿,然后抓着她两只手的胳膊轻轻往后一带,吕子悠整个人失去平衡,往后倒去,萧映泽顺势搂住了她的腰。

“悠悠,你仔细看看,这里究竟是谁的房间。”

萧映泽总算逮到机会开口了,不会为了防止吕子悠在突袭,他可一点都没放松警惕。

吕子悠听到这话,立刻看了看周围的设施。

当初他们几个人的房子是一同装修的,所以很多地方都很相似,但这个房间的色调明显比她住的那间冷淡,再看旁边洗漱台上,全都是男士护肤用品,她稍稍挣扎了一下,说道。

“萧映泽,你先放开我。”

萧映泽却没立刻松开她,而是说了句。

“放了你可以,但是你不能在动手动脚了,男女授受不亲,虽然我们自小认识,可你也不能仗着比我大两岁就占我便宜,是吧。”

听到这话,吕子悠感觉心里一口气血上涌,究竟是谁占谁的便宜了,她挣扎着说道。

“你先放了我再说。”

话音刚落,萧映泽已经松开了吕子悠,吕子悠一个踉跄,后背撞到了墙上,下一秒,她又朝着萧映泽这边冲了过来,不过萧映泽早有防备,伸手直接抵在了吕子悠的脑门上。

萧映泽快一米九,但吕子悠还不到一米六五,这身高差,萧映泽这么一抵,只见吕子悠胡乱的挥动着双拳却碰不到萧映泽分毫。

“悠悠,拜托,昨晚是你睡在了我的床上,我们能不能冷静下来好好聊聊,还有,你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穿的衣服,我能动你什么?”

萧映泽这么一说,吕子悠虽然还是愤愤不平,可也知道自己动不了这家伙,只能休战,然后双手环胸站在那,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好,就算昨晚我睡在了你这里,可你为什么要和我睡一张床。”

萧映泽听到后,嘴角微扬,双手一摊,说道。

“大小姐,我这里就这个房间有床,不睡这,我睡哪儿?”

吕子悠听到这话,咬着牙,拳头握的咯咯响。

“客厅啊,你家沙发那么大,你就是故意的。”

萧映泽又是邪魅一笑,回答道。

“悠悠,现在可是三月,虽然入了春,可倒春寒的冷可不比冬天,难道你想让我冻感冒吗?”

“你,外面不是开着暖气吗,有什么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