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久,萧映泽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见吕子悠竟趴在电脑前看的入神,把旁边的椅子拉到她的身后说道。

“坐下看吧,你的红酒。”

“哦,谢谢。”

吕子悠的目光从未离开过电脑屏,萧映泽见状,只能把红酒杯塞进吕子悠的手里,然后自己则坐在一旁坐了下来。

吕子悠看的非常专注,虽然只是一个故事大纲和开篇,可萧映泽的小说就像是有一种魔力,能让每一个看过的人深陷其中,尤其吕子悠还是个文学爱好者。

就这样,吕子悠聚精会神的看着,萧映泽默默的坐在一旁,吕子悠杯中的红酒没了,他便给续上,也不去打扰。

萧映泽本以为吕子悠看个开头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这一等,一个小时过去了,这女人还沉浸在他的小说里,只字不言,萧映泽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最后,萧映泽也不去管这女人了,索性离开了客厅,回到了卧室先洗了个澡,准备出来后在听听吕子悠的意见。

可等萧映泽洗完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准备散发男人魅力的时候,就看到吕子悠已经趴在书桌上,呼呼睡着了。

“我靠,吕子悠,你还是不是女人了。”

看到吕子悠一点警惕性都没有的睡在自己的公寓,萧映泽真相将这个女人弄醒好好上一堂自我保护的课。

可当萧映泽走到说桌旁,看到醒酒器里已经减了低的红酒,眉头顿时皱到了一起。

“吕子悠,这红酒虽然好喝,可你也不能把它当饮料啊,得亏是在我家。”

萧映泽虽然嘴里全是抱怨的话,可手却出卖了自己的心。

之间他温柔的拿走了还被吕子悠抓着的酒杯,然后弯腰轻拍了拍吕子悠。

“悠悠,醒醒,我送你回去。”

萧映泽的声音极轻极温柔,说话的时候,已经将吕子悠抱了起来,准备将她送回楼上。

可萧映泽刚把吕子悠抱起来,就被吕子悠一巴掌拍在了脸上,就听吕子悠迷迷糊糊的说道。

“别吵我,我好困。”

说着,吕子悠的脑袋直接窝进了萧映泽的胸口,双手钩在了萧映泽的脖颈上,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刚才萧映泽洗完澡只是披了件浴袍,现在被吕子悠这么一动,一边的浴袍滑至手臂。

吕子悠的脸窝在他的胸口,伴随着均匀的呼吸,萧映泽能感觉心口阵阵温热,隐约还能感受到吕子悠那红唇柔软的触感。

吕子悠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睡得踏实了,可此时萧映泽却开始煎熬了,呼吸便的急促起来,本来还算清明的眼眸渐渐染上一层淡淡的腥红。

这时,吕子悠好死不死,嘴唇微张,再加上她酒意上头,小脸绯红,睡着的吕子悠竟有着平日里少见的柔美,萧映泽看了眸光竟有些不舍离开。

“吕子悠,醒醒,要睡回去睡。”

萧映泽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这个时候能把持得住,全凭心里对这个女人的在乎,可如果继续下去,他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这时,吕子悠睁开了迷蒙的双眼,萧映泽那张邪魅俊朗的脸引入眼帘。

只见吕子悠一脸醉意浅笑,双手忽然捧住了萧映泽的脸颊,吐着酒气说道。

“呀,没想到我们家鑫鑫长得这么好看,这以后又得有多少女人被你祸害了啊。”

听到吕子悠叫自己小时候的小名,萧映泽顿时脸色一僵,他最讨厌吕子悠这样叫他,就感觉自己在这个女人眼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屁孩。

只见萧映泽脸色一沉,看着怀里醉的迷迷糊糊的吕子悠,阴沉沉的说道。

“吕子悠,你知不知道……”

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