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这边愉悦的气氛相比,昊天居这边就要显得沉闷的多,萧映夕一上去都待在房间,大门不出,早上马斯年送来的醒酒茶依旧安静的放在那。

旁边的垃圾篓里,堆满了被萧映夕废弃的画纸,一上午,她什么都没画出来,心情烦躁不安,却又找不到发泄口。

叩叩叩……

房门被敲响了,萧映夕轻抬眼眸,说道。

“请进。”

张嫂推门而入,站在门口,并未往里走。

“小姐,中午想吃点什么。”

张嫂慈祥的问道,萧映夕听到后,看了眼手表,轻声说了句。

“这么快就中午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吗?”

张嫂点了点头,说道。

“嗯,夫人和骆夫人最近在筹备一个慈善活动,要晚上才能回来,大少也说中午在外面吃饭,也不回来了,小姐,中午要不给你做最爱吃的海鲜焖饭。”

听到马斯年不回来吃饭,萧映夕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随后点了点头说道。

“张嫂自己看着办吧,我也没什么胃口。”

说完,萧映夕又将注意力落在了面前的画架上,可是她却再也没有心思继续作画,最后,放下了画笔,起身,刚迈出腿,左脚踝传来一阵疼痛,萧映夕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

萧映夕低头看了眼,早上只是崴了一下,过了半天,没想到都肿了起来,稍微用点力就会疼。

萧映夕坐了会儿,然后单脚跳到了不远处的柜子旁,从里面找出了一张膏药贴在了红肿的地方,又稍微活动了一下,感觉没刚才那么疼了,便走出了房间。

虽然萧映夕看上去走路正常,可只要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她走路一重一轻,只是别墅里现在只剩下忙碌的佣人,他们都没注意到萧映夕的异样。

萧映夕下楼后不久,张嫂就把午饭做好了。

萧映夕一个人坐在餐厅里,以前还没觉得,可今天,看着空荡荡的餐厅只有她一人,忽然觉得无比的落寞。

面前摆着的明明是她最喜欢的海鲜烩饭,可萧映夕却是半点胃口也没有,但她早上也没有吃东西,此时肚子已经饿得有些难受,只能勉强吃了几口。

忽然,萧映夕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下一秒,就见她跑进了卫生间,里面顿时传来阵阵呕吐声。

闻声赶来的张嫂看到萧映夕蹲在马桶旁,一直吐着酸水,一边给她拍背,一边询问道。

“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请傅院长过来。”

萧映夕一听,连忙摆手道。

“不用了,可能是昨晚喝了酒的缘故,胃里有些难受,张嫂,帮我倒杯水来。”

张嫂听了,虽然担心,但还是去倒了杯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