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车,马斯年一脚油门,黑色的车子疾驰而去,一路飞驰,不到二十分钟,马斯年的车已经停在了昊天居的门口,直到看到院子里那辆熟悉的轿车,他才松了口气。

马斯年下车,迅速走进别墅,一路跑上了二楼。

萧映夕卧室的门开着,房间里,张嫂和小菊守在床边,一位中年男人坐在床头在给萧映夕做着检查。

马斯年气喘吁吁的走进去后,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的萧映夕,顿时眸光微暗,刚想开口,就见床头的男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便默默的站在床尾,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昏睡的萧映夕。

十几分钟后,萧映夕挂上了点滴,男人开始收拾医药箱,这时,马斯年终于开了口。

“傅叔叔,洛洛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胃病犯了,再加上最近气候多变,有些着凉,挂了水,睡一觉,退了烧就好了。”

男人是傅裕笙,二十年前和秦芷研结了婚,膝下育有一子一女,这些年,只要是萧映夕生病,必定会找他。

听到傅裕笙的话,马斯年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走到床头,看着一身虚汗头发都湿漉漉的萧映夕,想要伸手,可终究还是控制住了,然后转身看向了傅裕笙,说道。

“傅叔叔,又麻烦你了,我送你下楼吧。”

说着,马斯年拿起傅裕笙的医药箱,两个人走出了萧映夕的卧室。

“斯年,三年不见,你越发沉稳了,这次回来,还走吗?”

当年的事,傅裕笙也是在场的,刚才马斯年看着萧映夕那挣扎纠结的表情,傅裕笙一丝都没错过。

只是三年未见,眼前这个男人看着比三年前更加的深沉了,要不是萧映夕睡着,恐怕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情绪都不会表露。

马斯年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说了句。

“不走了,准备回来帮爸打理国内的生意。”

“这就对了,你爸妈辛苦半辈子,现在有你和映泽帮着分担公司的事情,他们也该享享清福了。”

马斯年听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此时,两个人已经到了楼下,傅裕笙接过马斯年手里的医药箱,然后看了眼二楼的方向,轻叹一声,拍了拍马斯年的肩膀,说道。

“斯年,刚才洛洛昏睡中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叔叔当年看着你们的爸妈经历着分分合合,希望他们的经历别再发生了。”

傅裕笙话中的意思,马斯年怎会不知,可他却没有给与任何的回应,只是说了句。

“傅叔叔,今晚,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吗?”

见马斯年扯开了话题,傅裕笙摇了摇头,但也没有继续纠结,然后说道。

“注意观察体温,如果超过三十九度一定要送去医院,一会儿她醒来后喂她喝一点清粥,对了,等她好了,最好安排她做一个身体检查。”

马斯年认真的记下了所有的细节,然后送傅裕笙离开了别墅。

这时,张嫂走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六点不到,便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