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回想,在一起的一年,他们发乎情止乎礼,最亲密的行为也只是接吻,更别提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惊喜,就好像马斯年把他们之间的恋爱当成了一种规格化的工作。

就像这次,他们准备回国,也是马斯年突然通知,而不是商量,只说了句,是时候见一下双方父母,把关系定下来了。

对,就这样一句非常平淡的话,没有所谓的浪漫的求婚,更没有询问,更像是时间到了,是时候结婚了。

欧倩怡心里其实一直很不安,可这又能怎样,只怪她爱上了这个不懂风情的男人,即使让她以后一切都生活都照着马斯年的安排一步步往下走,她也心甘情愿。

想到这些,欧倩怡低着头,手里的刀叉早已把面前的一盘意大利面搅得稀碎,然后就听到幽幽的说了句。

“斯年,我们真的要订婚了吗?”

马斯年稍稍一愣,但因为欧倩怡低着头,他看不清欧倩怡脸上的表情,便问了句。

“怎么,你后悔了?如果你觉得还不是时候,我不会勉强你,我早说过,我会尊重你所有的决定。”

这并不是欧倩怡想要的答案,难道马斯年不敢是想办法劝她吗?

欧倩怡苦涩一笑,抬头,脸上已然没有刚才的落寞,欧倩怡扯出一抹微笑,故作俏皮的说道。

“斯年,别人订婚之前男朋友都会求婚的,我们,你好像只是通知了我。”

马斯年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皱,然后放下了手里的餐具,表情也严肃了几分,就像是在谈论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似的。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必有那些虚头巴脑的形式,当然,如果你想要,我会安排,给我一点时间就行。”

说完,马斯年定睛望着欧倩怡,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这种情况下,欧倩怡还能怎么说。

马斯年早就说过,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独立,懂事,那如果现在她像其他女人一样,告诉马斯年说她想要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会不会就破坏了自己在这个男人心里的完美形象了呢。

想着,欧倩怡淡淡一笑,故作轻声的说道。

“我就是随口说说,其实我也不喜欢那种形式主义,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斯年,你心里是有我的,对吧?”

欧倩怡最后还是不安的问了句。

只见马斯年淡淡的点了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薄唇轻启,声音低沉的说道。

“当然,我说过,你是我心里最合适的妻子。”

听到这个答案,欧倩怡的严重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暗淡,可随即,便被淡淡的微笑掩饰过去,拿起勺子,挖了一勺面前的蛋糕,伸手递到了马斯年的嘴边,然后说道。

“当然,我会成为你心里最完美的妻子的,尝尝,味道还不错。”

马斯年低头看了眼勺子里的蛋糕,身体却往后避开了,然后伸手推开了欧倩怡的手,说道。

“我不喜欢吃甜食,你自己吃吧。”

欧倩怡看着手里的勺子,自讨没趣,一口包在了嘴里,然后含糊不清的说道。

“真没情趣。”

明明是有些娇嗔埋怨的语气,可马斯年却为给与半点回应,而欧倩怡似乎早已习惯,一顿午餐,就这么平静的结束了。

走出餐厅,欧倩怡正好看到马路对面购物中心外巨型屏幕上播放的一则广告,是朵拉珠宝新品视频广告。

欧倩怡看到广告上的宣传语,‘余生,你我相伴,朵拉珠宝,守护你我!’顿时,欧倩怡有了个想法,看到已经走远的马斯年,急忙追上去,拉着他说道。

“既然我们要订婚了,那我们要不要让你家的珠宝公司帮我设计一款婚戒,阿姨不是国际珠宝设计协会的会长吗?听说她现在直接私人订制,不知她能不能帮她未来的儿媳妇设计一款婚戒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