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梓琛亦如每天早上一样,温柔的回应着墨雨柔的早安,说话间,他稍稍仰起头,可随之而来的便是扯动后背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萧梓琛顿时眉头紧皱,连说出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别动,裕笙哥说你这几天伤口都会很痛,千万别乱动。”

看到萧梓琛那紧皱的眉心,墨雨柔再也不能想往日一样地平静了,心,终究是被萧梓琛后背的伤牵动着,萧梓琛此刻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会牵动墨雨柔的心。

萧梓琛轻轻摇了摇头,伸手去摸了一下墨雨柔的脸,声音低沉嘶哑的说道。

“我没事,你别担心,你的腿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萧梓琛心里牵挂的依旧只有墨雨柔,全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

“我没事,只是被弹片划破,缝了针,休息两天就好了。”

说到这,墨雨柔想到昨晚傅裕笙说的话,便又开口道。

“老公,裕笙哥说其实可以给你打止疼针,你为什么拒绝?”

“我对止疼针免疫,打了也没用,老婆,别一直皱着眉,我真的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会好好的,这点痛算不了什么,这都忍不了,我还怎么做你墨雨柔的男人。”

说着,萧梓琛缓缓的闭上了眼,一只手抓着墨雨柔的手,然后声音清幽的说道。

“老婆,我在睡一会儿。”

墨雨柔听了,便没有在说话,她哪里不清楚,萧梓琛这是实在疼的话都说不了了,不然,以他那变态的作息时间,怎么可能睡觉。

看着萧梓琛始终微皱的眉头,即使萧梓琛已经努力隐忍,可墨雨柔从他额头冒出的细汗也能看出,他真的很疼。

可这个时候,墨雨柔什么都做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陪伴,希望自己的陪伴能在心灵上减轻一点萧梓琛的疼痛。

早上八点钟,萧梓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卢雅珍和李婶拎着四个保温桶来到了医院,如今昊天居有四个伤员在医院,仅存的四个人也只有三个劳动力,马斯年还得需要别人照顾。

墨雨柔看萧梓琛好不容易睡着,便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去了外面的休息室,吴妈他们抱着小洛洛也来到了这里。

杰西卡昨天被人敲晕过去,好在没什么大碍,休息了一晚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小洛洛可能受到了惊吓,看到墨雨柔后便一直粘着她,谁抱她都不肯,最后还是马斯年这个当哥哥的哄着她离开了墨雨柔的怀里。

九点的时候,医生过来查房,傅裕笙帮萧梓琛换药,这也是墨雨柔第一次看到萧梓琛后背的伤。

当纱布掀开,墨雨柔看到那泛红的皮肤,顿时便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萧梓琛整个后背,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除了被热浪灼烧,还有两处明显是被弹片划破,上面还能看到缝合伤口的线。

换好了纱布,萧梓琛已经疼得如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虚弱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半眯着,可当余光看到墨雨柔那担忧的表情时,竟还扯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梓琛,以后千万别这样了。”

换完药,所有人都离开了病房,只有墨雨柔安静的坐在床边,一边拿毛巾给萧梓琛擦着身上的汗,一边说道。

“傻女人,你是我老婆,我如果连你都保护不好,我还怎么当你的丈夫,这些伤,也就看着恐怖,其实真没什么?只不过以后你老公身上可能会留下这些难看的疤,你可不能嫌弃我。”

萧梓琛云淡风轻的说着,一脸轻松,像是在开玩笑,可墨雨柔那会不知这男人不过是希望她能好受一点。

墨雨柔忍着泪,点着头说道。

“我才不会嫌弃你,萧梓琛,就算你面目全非,依旧是我墨雨柔唯一的老公。”

“那可不行,你不在意,我还在意的,你老公怎么说曾经也是迷倒万千女人的帅哥,可不能彻底的毁容啊,不过现在这样,似乎更有男人味了。”

萧梓琛故作轻松的说着,说完还摸了摸抱着纱布的右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