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柔见一个两个都阻止她去见萧梓琛,心里就更加的担心了,更不相信她们所说的萧梓琛没事了。

墨雨柔顾不了腿上的伤,有一次撑着床坐了起来,她今天就算是爬,也要爬着去见萧梓琛,不然,她怎么可能安心待在这养伤。

“医院有轮椅,如果你们都不帮我,我自己去见梓琛。”

“行了,你们一个两个拦着她干嘛?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估计见不到梓琛是不会当个听话的病人的。”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傅裕笙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推了一辆轮椅,然后走到床边,对着墨雨柔说道。

“你放心,梓琛真的没事,只是他为了救你,帮你挡住了炸弹的爆炸,他的后背大面积烧伤,脸上也被热浪灼烧到了,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以后你再也看不到那个帅气的萧梓琛了。”

傅裕笙耐心的把萧梓琛的情况说了一遍。

墨雨柔听到这些,明显松了口气,她眸光闪烁的说道。

“即使他面目全非,可他依旧是我最爱的萧梓琛,是我孩子的父亲,是我的老公,裕笙哥,麻烦你把我抱到轮椅上,我要去看他。”

这次,谁也没有阻拦,傅裕笙将墨雨柔抱到了轮椅上,然后赵珂尔推着她走出了病房。

直到这个时候,墨雨柔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落下,她不在乎萧梓琛变成怎样,只要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就行。

这时,墨雨柔忽然想起一件事,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想起了关心自己的女儿了。

“洛洛呢,洛洛怎么样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有一个女儿了呢,心里只想着萧梓琛,当你的女儿,可真惨。”

傅裕笙在一旁开玩笑的说道,随后又说了句。

“放心吧,洛洛没事,周俊益给孩子喂了安眠药,再加上长时间受凉,现在有点感冒,李婶和杰西卡在儿科那边陪着,观察一晚,没其他事明天就能接回家了,一会儿我让护士在你房间弄张小床,把孩子抱过来,怎么样?”

墨雨柔听到洛洛没事,便松了口气,但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了,有李婶她们照顾着我就放心了,我想陪着梓琛,洛洛过来了我也没心思陪她。”

听到墨雨柔这么一说,傅裕笙又是一阵感叹。

“做你墨雨柔的孩子可真可怜,居然不是你心里第一位的,得亏她现在小,什么都不懂,等大一点了你要在这样厚此薄彼,小心你女儿记恨你。”

“不会的,妹妹有我照顾就行了,爸爸说以后妈妈才是和他相携到老的人,所以在彼此心里对方一定是最重要的,至于我和妹妹,我们也可以相互照顾,相互依靠,我们是彼此心里最重要的人就行啦。”

这时,一旁默默跟着的马斯年忽然开了口,说出了一番令在场所有人都诧异的言论,赵珂尔摸着马斯年的脑袋问道。

“斯年,这话是你爸说的?”

马斯年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嗯,对啊,爸爸说,他负责把妈妈宠成女王,我负责把妹妹宠成公主。”

傅裕笙听到这里,也好奇的问了句。

“那你和爸爸呢,你们是什么呀?”

“骑士,我们是守护女王和公主的骑士。”

“啧啧啧,不得了,雨柔,以后我如果生了女儿,就让斯年做我的女婿吧,这简直是个小暖男啊。”

“那可不行,吕倩早就和我预定了斯年了,再说了,我们家斯年都八岁了,你家女儿连人影都没有,难不成还想来个老夫少妻吗?那我们家斯年多吃亏啊。”

知道萧梓琛和洛洛都没事,墨雨柔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也有情绪和赵珂尔他们开玩笑了。

“怎么就你家斯年吃亏了呢,老夫少妻那也是我们家女儿吃亏啊。”

“怎么不吃亏了,这万一走出去人家误以为是父女或者其他关系,谁最直接的受到伤害,我看那,你现在抓紧一点,说不定还能和吕倩的那个儿子订下来。”

“行了,你们女人能不能实际一点,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定娃娃亲呢。”

一旁的傅裕笙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女人幼稚的行为,忍不住开了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