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后,北江码头三号仓库,这个仓库一直堆放需要在阴暗条件下储存的货物,整个仓库的窗户都封上了厚厚的黑油纸,里面漆黑一片。

仓库的中心位置,有一片空旷的场地,而在这场地中央的一个纸箱上,小洛洛安静的躺在上面,犹豫这里终年晒不到太阳,温度非常的低,小洛洛的脸冻得铁青。

旁边,一把破旧不堪的木椅子上,坐着一个正在抽烟的男人,而在不远处一根柱子旁,沈乐怡不省人事的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

男人一手夹着一支烟,一手把玩着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而在他离他五米远的地方,放着一个箱子,那箱子和之前他放定时炸弹的箱子一模一样。

这时,男人掏出了沈乐怡的那部手机,翻出了最新一条信息,看了眼发出去的时间,嘴角闪过一丝恨意。

此时,门外似乎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男人抬起头,那阴森的眼睛盯着正前面的大门,一脸邪魅的笑着。

墨雨柔停好车,都没熄火,直接跑到了三号仓库,看着紧闭的大门,她试探的推了一下旁边的小门。

嘎吱一声,小门开了,里面漆黑一片,她站在门口,不敢妄进,对着里面大声喊道。

“沈乐怡,我到了,我女儿呢。”

这时,仓库里啪的一声,仓库最中间的一盏灯亮了,但因为四周都堆放着数米高的货物,墨雨柔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墨雨柔,既然人都来了,怎么还不敢进来?你不想要你的女儿了吗?”

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墨雨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她脸色骤变,顿时对着仓库里大声喊道。

“周俊益,是你?怎么会是你?”

没错,墨雨柔听出了声音,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即使到现在,她也想不通,为什么周俊益会带走她的女儿。

此时,幽暗的仓库里传来令人发寒的狂笑声,那声音如从地狱中走出来,透着一股令人绝望的死气。

“为什么不是我?墨雨柔,你们不是早就知道和姜沫夭有联系的男人是我了吗?”

墨雨柔已经太久没有听到姜沫夭这个名字了,再次听到,眉头微皱,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死了都快两年了,怎么还能给他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知道周俊益和姜沫夭有关,还是萧梓琛告诉她的,只是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离姜沫夭去世已经一年多了,墨雨柔听过也就忘了。

可这个时候,周俊益这么一说,墨雨柔心里产生了一种担忧,难不成周俊益是要为姜沫夭报仇。

墨雨柔没有质问,而是沿着狭长的过道往那亮着灯的地方走去,当她穿过一堆堆货品后,来到一片空旷的场地。

入眼所及之处便是安静的躺在纸板上的洛洛,而下一秒,墨雨柔的脸色苍白,差点因为腿软跌倒在地上。

“周俊益你想干什么,她只是个孩子,你有什么恨冲着我来,你这样对待一个婴儿干什么?”

墨雨柔看到萧映夕身上绑着一捆炸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她不敢想象,一旦那对炸弹爆炸会是什么后果。

此时周俊益在墨雨柔的眼里,就是一个疯子,墨雨柔一边质问,一边想要跑过去。

面对墨雨柔的质问,周俊益又是一阵狂笑,他挥舞着手里的遥控器,大声吼道。

“墨雨柔,你如果再往前靠近一步,我立刻按下这上面的按钮,你想不想知道这个按钮按下去后会发生什么事?”

周俊益的一句话,立刻让墨雨柔收住了脚,她目光紧盯着周俊益握着遥控器的手,不敢再往前一步。

“周俊益,你究竟想干什么?大人之间的事,为何要把一个孩子牵扯进来,你也有儿子,你想想小鑫鑫,你如果出了事,你让他怎么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