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萧夫人,请对我们有点信心,好不好。”

这时,帮墨雨柔拆弹的警察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们都还没放弃,怎么这两个人就讲这么丧气的话呢,就这么的不信任他们的专业度吗?

被专业人士吐槽,萧梓琛和墨雨柔相视一笑。

明明他们处在生死边缘,本该情绪紧张,气氛凝重,可此时他们却无比的轻松,仿佛生死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一起。

就在这时,那两名拆弹专家似乎遇到了麻烦,两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对视一眼,看向了萧梓琛。

“怎么了?”

萧梓琛也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再次紧张了起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两枚炸弹是子母弹,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搞到这么复杂的定时炸弹,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

“行了,别打哑谜了,快说,究竟怎么回事?”

萧梓琛可没时间听他们普及炸弹原理,虽然他口中说不在意生死,可有活的机会,谁会放弃。

“萧先生,现在我们需要作出选择,我们必须先拆除其中一枚炸弹,而且没有任何的技术难度,但剩下一枚,我们就只有五分之一的机会成功。”

听到这话,萧梓琛和墨雨柔几乎异口同声道。

“先救孩子。”

说完,萧梓琛和墨雨柔几乎是同一时间抱住了对方。

“老公,一会儿你带洛洛先出去,洛洛现在身体很虚弱,必须立刻送去医院,我稍后就赶来。”

墨雨柔选择了牺牲自己,甚至都不希望萧梓琛陪在身边。

萧梓琛听了墨雨柔的话后,并没有回应,而是大声对着远处的刘明宇喊道。

“明宇,过来,把洛洛抱出去,立刻送去医院,记住,如果我和雨柔有什么不测,以后斯年和洛洛就拜托你和江玉承了。”

萧梓琛俨然一副交代身后事的模样,墨雨柔听了,顿时眼泪流了下来,原来,有一个人愿意陪着自己去死是这样的感觉。

刘明宇听了,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拆弹专家已经把昏睡的洛洛放到了他的怀里,刘明宇正想开口,萧梓琛却打断了他。

“明宇,一定要照顾好洛洛,别让我失望,赶紧走,洛洛现在必须立刻送去医院。”

十二月的深冬,洛洛已经在潮湿阴寒的地方待了好久,在加上她一直昏睡不醒,显然是被喂了药。

这么小的孩子,一颗安眠药可能就会要了她的性命,萧梓琛不希望看到洛洛有任何的闪失。

刘明宇还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江玉承走了过来,拉着刘明宇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对着身后的萧梓琛和墨雨柔说道。

“萧总,墨董,你们一定要平安出来,洛洛和斯年不能没有你们。”

说完,江玉承和刘明宇跑出了仓库。

仓库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定时炸弹上那闪烁的灯显得格外的刺目,上面的数字已经不满两分钟,那两个拆弹专家早已紧张的全身是汗。

外面的罩子卸了下来,暴露出炸弹里面复杂的线路。

两个拆弹专家全都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了萧梓琛和墨雨柔。

此时,仓库外,郁景州,赵珂尔,骆明轩他们全都接到消息赶了过来,傅裕笙更是开着救护车一起过来,孩子直接抱上了救护车立刻检查。

那道警戒线外,赵珂尔靠在骆明轩的怀里,焦急的盯着仓库里面。

“萧先生,一共五根线,剪哪根?”

拆弹专家看着面前五种不同颜色的线,拿着剪刀,迟迟不敢动手,他们把选择权交给了萧梓琛和墨雨柔。

红,白,黑,黄,蓝,本该是绚烂的色彩,可萧梓琛和墨雨柔从未这么讨厌过这五张颜色。

五分之一的机会,这是一场用生命做赌注的豪赌,稍有差池,墨雨柔便会失去活下来的机会。

萧梓琛屏住呼吸,迟迟不敢开口。

“白色,我选白色。”

这时,墨雨柔开口了,语气异常的坚定。

说完,墨雨柔看了眼萧梓琛,然后对着那两个拆弹专家说道。

“我自己剪,麻烦两位将我先生带出去。”

说完,墨雨柔已经拿过剪刀,朝着那根白色的线伸了过去。

那两名拆弹专家也是动作迅速,可萧梓琛的动作比他们还要快。

就在两名拆弹专家要去拉住萧梓琛的时候,只见萧梓琛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墨雨柔,然后就听到他声音浑厚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