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姜沫夭回来,她和萧梓琛之间也不可能协议离婚,她也不会因此出车祸,这就像个蝴蝶效应,因为周俊益一开始的算计,造成了一连串的悲剧。

说到这里,墨雨柔忽然感觉脖子一紧,周俊益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死死的往后拉。

周俊益表情狰狞的凑到墨雨柔的耳边,脸上是浓烈的透着嗜血的寒意。

“对啊,说到这我还得问问你呢,雨柔妹妹,为何你和这个男人结婚一年了,还得不到他的心,给了沫夭可乘之机,说到底,还是你不争气,如果你能让萧梓琛像现在这样死心塌地的爱着你,就算沫夭回来了又能怎样?最终还不是的回英国投入我的怀抱,说到底还是你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雨柔,别听他的,姜沫夭是重度抑郁才跳楼自杀的,我查过,姜沫夭在英国期间,受到长期的虐待才得的抑郁,这些都和你无关。”

萧梓琛感觉到墨雨柔的信念渐渐崩塌,他不能让墨雨柔失去战斗力,急忙开了口。

“周俊益,别再危言耸听了,如果不是你一直逼着姜沫夭,她会有抑郁吗?后来她抑郁复发,不也是被你逼的吗?你一次次回来洛城逼她做那些龌龊的事情,你还有脸把责任推到雨柔的身上,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男人。”

“哈哈哈,我变态,萧梓琛,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知不知道每次这个女人和我上床的时候有多享受吗?只有我能给她想要的那种快乐,她怎么可能是被我逼疯的呢,明明是你始乱终弃,都和墨雨柔离婚了,为什么又要爱上她,是你伤害了姜沫夭,是你逼死了她,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挚爱的痛苦。”

周俊益忽然发狂起来,一个劲的拉着墨雨柔的衣领,墨雨柔感觉脖子都快被勒断了,脸色从一开始无法呼吸涨的通红渐渐失去了血色,眼睛越来越模糊,感觉胸口压着千斤重的大石,根本无法呼吸。

现场谁也没想到周俊益会忽然发狂,他一直躲在墨雨柔的身后,即使现场还有数名警察,可他们谁也不敢上前。

“周俊益,你放了墨雨柔,你不是想要给姜沫夭报仇了,一命抵一命,我拿我的命换,你放了雨柔,你们好歹是从小认识的。”

萧梓琛想要以情动人,可现在和周俊益讲感情,那绝对是浪费时间,只听周俊益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萧梓琛,到了现在你还想和我讲感情,我一个自小就被边缘化的私生子,最没有的就是感情了。”

说着,只见周俊益稍稍松了些手,将墨雨柔往前推了一把,然后看着旁边那个孱弱的婴儿,透过墨雨柔的肩膀,露出一只眼,幽幽的说道。

“萧梓琛,看到他们身上的炸弹了吧,是我找人为她们母女两精心设计的,炸弹威力不大,爆炸后应该能留个全尸,但是这两颗炸弹之间是相连的,拆除其中一个,另外一个两秒内自动引爆。现在,是你呀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是要保住你们萧家唯一的骨血还是你心爱的女人呢。”

周俊益说话的时候,露出了邪肆的冷意,眸光狰狞深寒,语气透着丝丝杀意。

“梓琛,别管我,先救洛洛,我不顾生命生下的孩子,你一定要让她平平安安的长大。”

周俊益的话一说完,墨雨柔毫不犹豫的帮萧梓琛作出了选择。

洛洛是她和萧梓琛爱情的结晶,是她宁愿死去也要努力生下的孩子,作为母亲,她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孩子推入险境。

“雨柔……”

这对萧梓琛来说哪里是什么选择题啊,简直是人性中最煎熬的考验,一个是他誓死要保护的爱人,一个是和他流着相同血脉的孩子,他们三个本该是不可分割的一体的。

可当听到墨雨柔那坚定的话后,萧梓琛更加的为难了。

潜意识里,他把墨雨柔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可理智也告诉着萧梓琛,如果他选择了墨雨柔,即使他们能平安的从这里离开,那他和墨雨柔之间的关系也将彻底破裂,他太清楚女儿对于墨雨柔的重要性了。

“梓琛,别犹豫了,先救洛洛,别让我恨你。”

墨雨柔岂会不知萧梓琛的想法,她心里是感动的,可作为母亲,她做不到如此的自私,她一定要帮萧梓琛狠下心来救下女儿。

“啧啧啧,真是鹣鲽情深啊,萧梓琛,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给你一分钟,做出选择,否则,我让她们母女一起给我陪葬。”

仓库外的警笛声刺激到了周俊益,刘队长请求的支援应该是赶到了。

周俊益的话音刚落,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个个拿着枪,枪口全都对向了周俊益那边。

可惜他一直躲在墨雨柔的身后,武警们根本找不到最佳的开枪位置,更重要的是引爆炸弹的遥控器一直在周俊益的手里,只要他们有任何的行动,都可能刺激周俊益引爆装置,同归于尽。

“萧梓琛,还有三十秒的时间,别以为他们来了我就会罢手,你觉得我把你们全都引到这里还想着自己能活着离开吗?正好,我也该去下面找沫夭了。”

“还有十五秒了。”

周俊益没说一句话,萧梓琛都感觉自己的心口被重重的刺了一刀,这个选择,太难了。

“梓琛,还犹豫什么,选洛洛,求求你了,不要再管我了,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你将洛洛抚养长大,保她一生平安顺遂。”

“五,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