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心里很感动,可感动之余,他更多的是理智,他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

马斯年微微一笑,点头道。

“爸,我现在很好,我也希望自己一直是映泽和洛洛心里称职的大哥,也希望是你们心里最优秀的儿子。至于我和倩怡,我是经过慎重考虑才觉得带她回来见你和妈的,她是个优秀的女人,也是一个合适的妻子,相信相处久了,爸妈也会喜欢上她的。”

“可喜欢终究不是爱,我们希望和你相伴一生的是你心里最爱的那个人,而不是那个合适做你妻子的人。”

说到这,萧梓琛走到马斯年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浑厚低沉的说了句。

“孩子,将就的婚姻绝对不会给你带来幸福,懂吗?”

说完,萧梓琛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马斯年在过道里站了许久,在两道房门之间徘徊不定,可终究,他还是推开了萧映泽卧室的门。

主卧里,萧梓琛躺回床上,墨雨柔便窝进了他的怀里,轻叹一声道。

“那孩子,究竟在犹豫什么?”

“或许,他是害怕失去,才不敢向前走吧,我们这些人,或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牵绊。”

黑暗中,萧梓琛长叹一声道,他从不知道他们给马斯年的那份无微不至的家庭亲情反倒成了他不敢触碰爱情的障碍了。

说吧,萧梓琛搂着墨雨柔温柔的说道。

“睡吧,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总不能逼他,是吧。”

回应萧梓琛的,是墨雨柔一声无奈的叹息。

萧映泽的房间,他也回来才没多久,刚有点睡意,忽然房间灯一亮,他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大哥?”

萧映泽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马斯年,有些诧异。

马斯年并未搭理萧映泽,而是走去衣帽间,抱了一床被子,在大床旁边打了地铺,直接躺下。

萧映泽一看,一脸不解的问道。

“大哥,你这是干嘛?虽然我们兄弟两几年未见,可你就算是想我也不用这样吧!两个男人一个房间,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萧映泽一脸嫌弃的看着马斯年,虽说是打地铺,可自己的卧室躺着另一个男人,萧映泽总觉得有些奇怪。

马斯年双手枕在脑后,瞥了眼萧映泽,半眯着眼幽幽的开口道。

“洛洛在我的房间,你要觉得奇怪,那就去睡洛洛的房间吧。”

萧映泽一听,立刻躺回了床上,这可是他的房间,凭啥他要离开,再说了,那萧映夕的卧室,他可受不了。

一窝子粉嫩嫩的装扮,就是平时在里面多待几分钟都觉得自己变得娘里娘气的,更别说要在那个卧室睡一晚,他怕第二天醒来自己性取向都变了。

萧映泽侧过身,看着睡在地上的马斯年,虽然闭着眼,可眉头却是紧紧的皱在一起,不用猜都知道他为何发愁。

“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位欧小姐了呢,你看吧洛洛气的,自从她生日那天喝醉后,这三年,滴酒未沾,今天居然碰酒了,你难道就不知道她……”

“映泽,我们三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们是比有血缘关系还要亲的兄妹,这一点,无法改变,懂吗?”

马斯年知道萧映泽要说什么,只是他没有给马斯年机会,有些事,在三年前那个生日宴之后,他就作出了决定。

萧映泽听到这话,撇了撇嘴,撑着脑袋看着马斯年,说道。

“怎么就无法改变了,你心里很清楚,爸妈也从不反对我们彼此的关系改变,还是你自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其实对我们来说,不管你以什么身份待在这个家里,都是我大哥,爸妈的儿子。”

萧映泽说完,房间里陷入长久的沉默,就在萧映泽以为马斯年不会给与回应,听到一道长长的叹气声,马斯年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这些年当你们的大哥已经当习惯了,还是以这样的身份继续下去吧。”

听到这些,萧映泽直接躺倒在了床上,一拳敲在了床上,一脸怨念的说道。

“得,算我白说了,睡觉。”

说完,萧映泽啪的一声把灯关了,不一会儿,房间里传来均匀的轻鼾声,只是躺在地上的马斯年却久久无法入眠,或许是还在倒时差,又或者是别的原因。

第二天,萧映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昨晚喝了酒,导致她一早醒来头晕乎乎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