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一些能力不足,却又不愿意承认别人比自己强的人,就比如现在说话的这位,风尚出版社六年工龄的老责编了,一个刚跨入三十加的娘娘腔,连名字都透着一丝伪娘气质,杜小鸥。

而杜小鸥口中说的兰总编,便是这个出版社资历最老的总编,算是除了社长外,权利最大的人了。

兰沫熙,一位即将跨入三十加行列的大龄女青年,在风尚出版社工作十年,从学生时期就在这里实习,一步步走到总编的位置,她算是一众努力社畜的代表。

而像吕子悠这样天赋型的人才,一向是兰沫熙眼里的眼中钉,因为向他们这种努力许久才能达成的高度似乎对吕子悠这样的天才只要稍稍花点力气就能完成,这让兰沫熙的心里非常的不平衡,而她也没有将这种不平衡化为努力的动力,反而成了蒙蔽双眼的嫉妒。

吕子悠来风尚出版社满打满算三年不到,却已经从一位编辑助理一跃成为仅次于她的主编,而且社长对吕子悠充满期望,吕子悠的出现很有可能威胁到兰沫熙现在的位置,所以当初社长决定升吕子悠主编的时候,兰沫熙可是使了不少绊子,奈何最终于事无补。

而这个杜小鸥,那可是兰沫熙的狗腿子,在这个出版社,向来以兰沫熙马首是瞻,不然,就他那种只知道阿谀奉承的人怎么可能坐的上责编的位置。

杜小鸥这么一说,作为吕子悠的同事兼下属的张俊可不干了,直接从椅子上跳了出来,对着杜小鸥说道。

“杜编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给我们说什么论资排辈呢,不知道现在是能力为王的年代了吗?我们家吕主编是年轻,资历和你们比起来也的确浅。可据我了解,这孤莫大神今年也才二十三四,要我说啊,就我们主编最合适,年龄相当,见了面还能有共同话题,就你们这群三十加的大龄社畜,见到了孤莫大神能聊什么?人家可是科幻小说大神,写的那些,你们能看得懂吗?”

这张俊一看就是吕子悠的忠实拥护者,不过和杜小鸥比起来,张俊的崇拜仅限于对吕子悠的能力,而不是没有下线的拍马屁。

杜小鸥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年纪说事,这个行业,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那只能吃青春饭,而目前杜小鸥看来,两者都不兼具,不然,向他这个年纪,一般都会调去文学出版部,而不是青春出版部。

“都吵什么呢?社长有事要宣布。”

这时,社长办公室的门推开了,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女的便是风尚出版社青春部的总编,兰沫熙,而她旁边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则是这家出版社的负责人,陆柯钊。

原本叽叽喳喳的公共办公区顿时安静一片,鸦雀无声。

吕子悠抬头,看了眼兰沫熙,刚才在社长办公室,就是她否定了自己提交上去的所有文案。

虽然她自己对这些文案也不甚满意,但也没有到兰沫熙所说的一文不值,虽然有些故事剧情是老套了点,但还有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桥段。

只不过在职场上,官大一级压死人,就算吕子悠再怎么推荐,只要兰沫熙不同意,那吕子悠就只能接受。

此时,兰沫熙也朝吕子悠这边看了眼,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和挑衅,但吕子悠却神色平静的略过,并没当回事,而这样得无视更是激怒了兰沫熙。

“听你们刚才的讨论,相信你们也知道孤莫大神要出新书了,而且这次他并没有选择长期合作的点众文学,而是要重新选择新的合作方。刚才我和兰总编已经讨论过了,我们风尚出版社这次一定要拿下孤莫大神的小说独家版权和连载,只要能拿下孤莫大神,那我们年底的奖金翻番。”

陆柯钊这么一说,众人气势大震,说不知道孤莫大神的书常年蝉联文学榜前三,实体书都是上架即卖空,更别说改编电视剧,电影,动漫,手游了。

“另外,这次谁能成功拿下孤莫大神,那出版社总监的位置就是他的了,并且直接成为出版社合伙人之一。”

这才是最令人激动兴奋的,出版社总监,这个位置已经空闲三年多了,据说这些年兰沫熙一直为那个位置努力,可陆柯钊从没提起过这件事,大家都以为以后这个位置不会在有了,没想到现在又重新提了出来。

而最吸引大家的,那绝对是出版社合伙人这个身份,那可是能享有年底分红的。

风尚出版社,国内最大的文学出版社,别看出书利润低,但风尚出版社最赚钱的可是版权收入,就他们这位社长,据说一年分红都小几千万,身价更是几个亿。

虽说合伙人有大有小,可再不济,一年分红也有小几百万,就兰沫熙,作为出版社总编,年薪也不过才刚百万。

陆柯钊这段话,无疑是激励了在场每一个人。

就在这时,狗腿子杜小鸥开口了。

“陆社长,我看这么大的事还是交给我们的兰总编吧,这孤莫大神一向神秘,除了微博,连个公开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更别提本尊长什么样了?我们这里几十号人,谁有我们兰总编人脉广,恐怕也只有她能找到孤莫的联系方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