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的语气非常的平静,就像是在陈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可门口的萧映夕听了,那悲凉的眼眸中透出一丝绝望。

鼻子一酸,萧映夕猛地抬头,最后的一丝倔强在提醒着她,不能让眼泪流下来,这个时候,如果让马斯年看出什么不对劲,那她以后恐怕就不能以妹妹的身份待在这个男人身边了。

萧映夕深吸一口气,忽的,脸上染上一丝浅笑,可这抹笑容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淡淡的凄凉。

只听萧映夕幽幽的说道。

“也是,时间过得真快,哥都三十了,我都到了法定结婚年纪了,呵呵。”

说完,萧映夕转身走出了餐厅。

下一秒,过道里传来扑通一声,萧映泽和马斯年齐齐探头看去,只见萧映夕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背对着他们,身体似乎有些抽搐。

“洛洛,你怎么了?”

萧映泽坐的位置靠近餐厅门口,见到萧映夕坐在地上,立刻起身走了过去,一旁的马斯年本已离开了椅子,可看到萧映泽走了过去,自己又缓缓的坐了下来。

萧映泽走到萧映夕身旁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看到她通红的眼眶,眉头微皱,轻声问了句。

“你还好吧?”

萧映夕低着头,不想让萧映泽看到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默默深吸一口气,缓解心理压抑的情绪,然后扯出一抹浅笑,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可能酒劲还没过去,有些头晕,我去沙发那坐会儿就行了。”

说着,萧映夕推开了萧映泽,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往客厅走了去。

刚才那一摔,把脚踝扭到了,此时跨出去的每一步都生疼生疼,可她没有吭声,比起肉体的疼痛,心里的疼痛才是最难忍受的。

萧映泽看着萧映夕离开的背影,轻叹一声,又走回了餐厅,看到沉默不语的马斯年后,抱怨了一句。

“那丫头可一点都不懂得爱惜自己,脚都肿了,还说没事。”

说完,萧映泽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喝掉后,对马斯年说道。

“我去公司了。”

说完,萧映泽离开了餐厅,经过客厅的时候见萧映夕躺在沙发上,想了想,走了过去,摸了摸萧映夕的长发,说道。

“难得回家一趟,要不要出去转转,今天公司那边有个新人选拔活动,帮我一起去把把关。”

萧映泽那是要萧映夕帮他把关啊,只是不想让这个丫头留在家胡思乱想。

可萧映夕连眼皮都没抬,摆了摆手说道。

“二哥,你自己去吧。”

说完,萧映夕便合上了眼,萧映泽见状,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离开的时候望了眼餐厅的方向,餐厅落地玻璃透过的阳光,逆光打在马斯年的身上,竟没有给他增添半点暖意,清冷巍峨的坐在那。

院子里,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萧映泽离开了别墅。

此刻,昊天居里,除了一种忙碌的佣人,就剩下萧映夕和马斯年。

萧映夕抬眸看了眼餐厅的方向,咬着唇,似是在犹豫什么,可终究没有打破别墅里的安静,而是默默的上了楼。

马斯年吃完早餐,走到客厅的时候,看着沙发那塌陷的印记,轻叹一声,正准备上楼换衣服,张嫂经过餐厅,看到萧映夕座位前的早餐基本没动,小声在那嘀咕道。

“小姐早餐没吃吗?这些还是夫人特地让我们做的,都是小姐最喜欢吃的啊?”

说着,张嫂走到楼梯口,看了眼二楼的方向,然后便又离开了。

马斯年抬脚朝着楼梯口走去,可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然后就见他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

张嫂这时正好要过来收拾餐桌,听到声音走到厨房门口,看着马斯年在里面翻找着什么,问道。

“大少爷,你这是要找什么?”

“我记得厨房常年备着醒酒茶,怎么找不到了。”

“这不就是,大少是要给小姐煮醒酒茶吗?放那吧,我来就行了。”

张嫂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盒醒酒茶,正要走去灶台前,却被马斯年拦住了。

马斯年拿过张嫂手里的醒酒茶,说了句。

“我来就行了,张嫂你去忙吧。”

说完,马斯年熟练的忙了起来,不一会儿,一杯黑乎乎,泛着中药味的醒酒茶便煮好了。

马斯年并未立刻端出去,而是放在冰水了降了一会儿温,这才端着杯子上了二楼。

萧映夕的卧室里,她回来后便一个人独坐在阳台上,面前放了一个画架,可她在画架前端坐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画出来,而是目光幽深的望着远方,一脸的惆怅。

叩叩叩……

一道轻柔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的安静,萧映夕回神,轻声说了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