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事。

突然,萧梓琛和墨雨柔同时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周俊益?”

没错,周俊益可是一家基金公司的股东,如果说他一直存着报复的心思,那不可能不知道沈乐怡和他们夫妻间的事情。

“什么意思?”

沈乐怡听到他们提周俊逸,表情骤变。

“你怎么认识周俊益的?”

墨雨柔问道,这时,沈乐怡也隐隐感觉到自己被利用了,急忙说道。

“他在我穷困潦倒的时候出现了,当时为了追讨被骗走的钱,我认识了他,后来了解后才发现他居然也认识你们,再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听到这里,墨雨柔不禁同情面前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连这么拙劣的手段都没识破,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两个都对他们夫妻有恩怨的人在异国他乡恰好相遇,而且还是在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看到墨雨柔和萧梓琛那看破一切的表情,沈乐怡忽然发了疯的说道。

“他骗了我,我们说了只是带走你女儿,然后卖给人贩子,也让你们尝尝骨肉分离的痛,我没想过要杀你们的。”

沈乐怡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她彻底的崩溃了。

在国外的这几个月,她真的把周俊益当成了自己的依靠,这个男人平时对她也是极尽的温柔,让她在异国他乡也能感受到亲人的照顾和关心,她甚至想过等这件事结束后就和周俊益双宿双飞,忘掉过去所有的恩怨。

可当真相揭开,沈乐怡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她彻底的崩溃了,这种打击比起当初他父亲倒台还有大,仿佛她的世界毁了。

看到这样的沈乐怡,萧梓琛和墨雨柔在没有说话,就这儿静静的看着她,直到沈乐怡宣泄完,痛哭完,墨雨柔才开了口。

“我会把今天我们的谈话都告诉给审讯员,其实你也是受害者之一,但你也的确作出了伤害我女儿的事情,这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我们会向法院求情,竟让从轻宣判,你还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吗?”

时至今日,墨雨柔也说不上该不该恨沈乐怡,可站在沈乐怡的角度,她心里也的确有怨恨,只是用错的方式。

沈乐怡没有给与任何的回应,现在的她,还现在被欺骗被利用的痛苦之中。

墨雨柔和萧梓琛对视一眼,没有在说话,默默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在回程的路上,两个人沉默了许久,直到快到家的时候,墨雨柔才开了口。

“我前几天给周俊陌打了电话,我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关于周俊益的身世?”

萧梓琛知道墨雨柔要说什么,事情已经过了十天,周俊益的尸体还在停尸间放着,无人认领,再加上事发当天周俊益的一些话,萧梓琛便猜出了墨雨柔要说什么。

墨雨柔点了点头,说道。

“我真的没想到周俊益居然是周叔叔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我从小和他认识,一直以为他和周俊陌是亲兄弟,当初我还好奇为什么这两兄弟的感情这么不好。”

墨雨柔说到这,想起了前几天周俊陌在电话里说的话,长长的叹了口气,原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周俊益从小生活的环境造就了他扭曲的心,而他或许真的很爱姜沫夭,以至于姜沫夭的死成了压垮他心里最后一根稻草的原因。

“周俊陌说他准备将周鑫泽送去孤儿院,还有,周俊益的遗体,让我们帮着火化掩埋了,他不会在管这件事。当初周叔知道周俊益策划了明日之星项目惨案的时候,就交代过周俊陌,断绝父子关系,从此周俊益的事和周家没有任何关系。”

说到这,墨雨柔深吸一口气,眼眶有些红润,她轻轻的靠在了萧梓琛的身上,声音非常的轻,似乎有些害怕提及,可她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周俊陌说,当年父亲就是知道了真相才跑去见周叔的,没想到见面之后没多久就发生了车祸,虽然他没有直接证据,可他一直怀疑这件事和周俊益有关,因为当时周俊益也在那座城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