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周鑫泽格外的安静,看到这样的周鑫泽,墨雨柔心口一软,更加的心疼这个孩子。

别墅里,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周鑫泽会来,所有人也都很清楚周鑫泽的身世,可他们在看到孩子的第一眼,都没有流露出异样的眼神,而是带着满满的热情和关爱,这样周鑫泽少了几分胆怯和谨慎。

“斯年,以后弟弟和你一个房间,你是咱们家的大哥,帮爸爸妈妈照顾好弟弟,好不好。”

墨雨柔把周鑫泽带到了马斯年的面前,开了口。

马斯年立刻点了头,然后牵起了周鑫泽的手,像个哥哥一样温柔的说道。

“你好,我叫马斯年,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

可能是同龄人之间的亲切感,周鑫泽对马斯年没有刚才的那种紧张感,软软糯糯的开了口。

“哥哥,我叫鑫鑫。”

“斯年,带弟弟去玩吧。”

之后,马斯年带着周鑫泽去了楼上的游戏室。

“我准备明天去把周鑫泽的名字改了,这个姓氏还是不要用了,既然不想让他知道过去的恩恩怨怨,那就得从名字入手,梓琛,你想想,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

“萧映泽吧,小名就还是叫鑫鑫好了。”

萧梓琛想了想,说道,墨雨柔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两天后,墨雨柔和萧梓琛带着萧映泽去上了户口,经过几天的相处,萧映泽比刚来时开朗了很多,可能是自小缺少母爱,萧映泽非常的粘墨雨柔,这倒是让萧梓琛很不是滋味。

沈乐怡的案子因为罪证确凿,很快就结案了,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可就在沈乐怡被送往洛城监狱的前一天晚上,墨雨柔他们收到了看守所的电话。

沈乐怡自杀了,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墨雨柔久久不能回神,毕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更让墨雨柔没想到的是,法医在给沈乐怡做尸检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可能沈乐怡自己都不知道怀孕了,不然,应该也不会走上这条绝路。

至此,所有的事情似乎全都告一段落,墨雨柔和萧梓琛带着三个孩子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萧梓琛在家休息了一个月,也重新去了公司,墨雨柔这边要轻松一些,有墨雨航帮着盯着公司,她倒不用天天去公司,每天在家陪着三个孩子,偶尔约上赵珂尔,秦芷研,吕倩一起喝个下午茶,逛个街,日子轻松又自在。

转眼,到了圣诞节,今年的昊天居尤为热闹,别墅里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萧梓琛更是提前一个星期买了棵圣诞树,上面挂满了各种礼物,三个小孩也因为圣诞节的到来格外的兴奋。

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墨雨柔还在睡美容觉,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喂,珂尔,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干嘛啊?”

墨雨柔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声音低沉的开了口。

“雨柔,赶紧起来,今天购物中心这边年中大促,我们去shopping。”

墨雨柔听了,并未提起什么兴致,翻了个身,半眯着眼,声音模糊的说道。

“算了,前几天才买了一堆东西,你们去吧,今天平安夜,我还得在家陪孩子们过节呢。”

“斯年和鑫鑫不是在学校吗?放心,我们下午就放你回去,今天可是你生日,难不成还不想和我们这些闺蜜一起过了。”

对哦,墨雨柔顿时想起了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可下一秒,她的眼眸有些黯淡了,看了看身旁早已没有温度的大床,估计这个男人都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墨雨柔想了想,情绪低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

“好吧,那我们十点在购物中心见面。”

说完,墨雨柔便下了床,洗漱换衣服,化了个淡妆,这才下了楼。

客厅里,空无一人,墨雨柔又走去了餐厅,依旧一片安静,最后,在后院看到了正在浇花的李婶,问道。

“李婶,吴妈他们呢,带洛洛出去玩了吗?”

“夫人,吴妈和杰西卡带小姐去早教中心了,估计要中午才能回来,夫人是要吃早餐吗?厨房里都备着呢,我这就给夫人端出来。”

说着,李婶放下手里的活走进了别墅,和平时并无一二的早餐,清粥小菜,配上一些糕点,还有牛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