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萧家二公子,萧映泽,今天二十四岁,是国内目前最畅销的科幻小说作家。

根据权威平台报道,这位大作家去年的稿费版权收入已经破五亿,而他自己的身价也超过了十亿,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身兼耀华时尚的首席营运官,只不过他为人低调,鲜少在媒体前路面,外人只知其名,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而此时,这位只需抬抬手指就能轰动网文界的男人褪去所有华丽的头衔,甘愿做面前这个女孩的专职司机,谁让萧映夕是他们全家的小公主呢。

面对最亲近的人,平日里以气质清冷闻名全校的萧映夕此时展现出了女孩可爱的一面,只见她直接给萧映泽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恨不得像个树袋熊一样直接扒拉在萧映泽的身上。

萧映夕不矮,个子接近一米七,可萧映泽更高,都快一米九了,而且他热衷于举铁,别看穿着外套身形纤瘦,其实西装里面肌肉格外的结实,萧映泽一手撑伞,一手抱住了萧映夕。

“洛洛,你就这么想二哥啊,既然想,为何开学到现在一直不回家,爹地妈咪可是一直想着你。”

洛城和华城相邻,开车也就两个小时左右,可萧映夕这丫头除非必要,一旦开学就会一直到学期末才会回家,以至于现在他们那位宠女无度的父亲大人经常耿耿于怀,后悔当初答应这丫头去外市念书了。

“哎呀,二哥,我很忙的,下学期就大四了,现在我们每周都有课题,我还得参加各种比赛,二哥,你家妹妹我可是学校的大红人,少了我,你知道我们学校要错过多少大奖吗?”

这话倒不是萧映夕夸大其词,入学两年半,萧映夕为他们艺术学院拿到了七个国际金奖,国内的大大小小的比赛那更不在话下了,但凡是她参与的比赛,金奖就像是内定了似的,除了她,别人根本拿不到。

不过从大三开始,萧映夕已经渐渐减少参加比赛了,没办法,因为很多人知道萧映夕参加比赛,就主动放弃了,这样,那些比赛举办的也就没什么意义。

为此,国内的好几个重大比赛直接将萧映夕列为评审委员,而她,也成为了艺术比赛史上最年轻的评审。

听到萧映夕那一脸骄傲的话,萧映泽也是一脸自豪,那可是他的妹妹,是他们家里最优秀的孩子。

“好了,知道你厉害,赶紧下来,去车上,我们还得赶回去。”

听到这话,萧映夕总算是松开了萧映泽,然后就见萧映泽将萧映夕搂入了怀里,两个人迅速的朝那辆suv走了去。

此时,校门口,顾今墨鬼鬼祟祟的从旁边的柱子那走了出来,看到萧映夕和一个男人相拥着上了车,顿时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的表情。

顾今墨在柱子旁站了许久,他看到了萧映夕的另一面,他从没见过清冷外表下的萧映夕也有这么软糯可萌的一面。

顾今墨的心里充满了嫉妒,可在他看清和萧映夕站在一起的男人时,他又觉得这两个人是如此的相配。

顾今墨一直对自己的颜值非常的自信,但是在看到萧映夕身旁的男人后,他竟有了一种自卑,原来,萧映夕说的那种男人是真实存在的,和那个男人比起来,他最多算是个阳光青春的大男孩。

车上,萧映泽在系安全带的时候,朝着门口的方向瞥了眼,嘴角闪过一抹邪魅的笑意。

刚才萧映夕背对着校门,没有注意到校门旁柱子边的顾今墨,可他却一早发现了那个鬼祟的男孩。

长得还算不错,只是和他们心里对萧映夕另一半的要求,似乎还差了几分。

“大哥几点到啊?”

一上车,萧映夕便打听了马斯年的航班。

这个大哥,三年前申请调去了英国分公司,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过年过节也只是打个电话,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妈妈打了通电话,居然就答应回来了。

萧映夕自从知道马斯年要回来过生日,就开始着手准备礼物,思来想去,她那个大哥什么都不缺,最后决定自己画一幅画送给马斯年,希望每次马斯年看到这幅画的时候,都会想起她。

开车的萧映泽听到后,瞥了眼手表,说道。

“估计我们到家他也该到了,我听爹地说,这次大哥回来就不让他去英国了,他准备让大哥接手远洋。”

“真的吗?那太好了。”

萧映夕一听,顿时兴奋不已,控制不住的尖叫了起来,惹得一旁的萧映泽醋意横生。

“萧映夕,我也是你哥,为什么就不见你这么激动过呢。”

谁知萧映夕直接翻了个白眼说道。

“萧映泽,能一样吗?从小大哥什么事都让着我,你呢,抢了我多少东西,六岁那年,谁把我最喜欢的芭比娃娃扔到了臭水沟里,九岁那边,谁在我的生日会上弄塌了我的生日蛋糕,还有十二岁那年,居然把妈咪送给我的项链偷送给了悠悠姐,还好悠悠姐又还了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