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

洛城,三月初,乍暖还寒,万物复苏,一片春意盎然。

昊天居,一头白发的吴妈拄着拐杖正盯着家里的佣人布置装点,别看她老态龙钟,却是中气十足,这别墅里上上下下的人,无一不尊重这位老人家。

这时,通往二楼的楼梯口,一位风姿绰约的妇人缓缓下楼,睡眼惺忪,却掩不住那绝世的风华。

岁月似乎无比眷顾这个女人,在她的脸上,从未留下时间的痕迹,肌肤依旧是吹弹可破,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暴露着她的年纪,可能就是那身上经过岁月沉淀的沉稳和内敛。

“夫人,早上好。”

忙碌的佣人看到楼梯口的妇人,纷纷打着招呼,女人也很亲和的向每一个与她打招呼的人点了点头。

“吴妈,不是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吗?这些事交给下面的人做就行了,你现在呢,就该享享清福了。”

妇人看到客厅里忙碌的白发老人,疾步走了过去,连忙扶着吴妈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吴妈看到身旁的女人,依旧如几十年前一样,像长辈看着未长大的孩子一样,眼睛里总有几分宠溺和慈祥。

“小姐,我要在不活动活动,这把老骨头就真的要生锈了,今天又是特殊的日子,我不盯着,心里不放心啊。对了,小姐,厨房锅里还有早上熬得小米粥,我让人给小姐盛一碗出来。”

说着,吴妈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拄着拐杖朝着厨房走了去,妇人看着那佝偻的背影,无奈摇头,随后也起身跟了过去。

“吴妈,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要在这么操心下去,我可正要把你送去养老院了,到时候看你还怎么操心。”

“雨柔,你又用这话威胁吴妈,你这话要是有用的话,吴妈现在还需要你这么唠叨吗?”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人的声音,一位沉稳威严的男人站在了餐厅门口,目光落在墨雨柔的身上,眼底饱含着浓烈的宠溺。

“梓琛?你还没去公司?”

墨雨柔听到声音,微微诧异,说话间,看向了一旁墙上的挂钟,这都过了上班时间,怎么这男人还在家里。

“正准备走,听到声音,过来和你道个别。”

说着,萧梓琛上前两步,在墨雨柔的脸颊落下一吻,然后说道。

“洛洛今晚回来吗?”

“那丫头,一听斯年今天从国外回来,早一个星期就说今天要回来了,你放心吧,映泽下午去学校接她。”

墨雨柔说着,将萧梓琛手里的外套接过,走到他身后,帮萧梓琛披上了外套,然后又说道。

“你晚上回来记好了去把蛋糕拿回来,那小子去国外三年,要不是今年我威逼利诱,估计他是准备和他舅舅一样,在英国扎根了。”

说到这,墨雨柔轻叹一声,萧梓琛握了握墨雨柔的手,宽慰道。

“这次回来,我和那小子好好聊聊,年纪轻轻,总这么深沉,小心以后找不到老婆。”

墨雨柔听到这话,微微一笑,瞪了萧梓琛一眼,一脸埋怨的说道。

“这能怪谁,你不觉得斯年这孩子像极了年轻时的你吗?哎,他呀,就是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