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后,京都市国际机场,萧梓琛和墨雨柔时隔半年后再次来到了这里,一出机场,大老远就看到牧景浩斜倚在一辆商务车旁,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那帅气的五官引得来往的年青女孩春心荡漾。

“牧景浩,半年不见,越发的风流了。”

墨雨柔走近后戏虐的开口道,牧景浩顿时收起玩笑的嘴脸,轻咳一声道。

“本少爷孑然一身,现在不风流等结了婚岂不是更不能风流了吗?再说了,本少爷这样那也是为了满足广大女性朋友对帅哥的一点遐想。”

说着,牧景浩摘下了墨镜,眯眼看了眼墨雨柔身旁犹如保镖一样紧盯着她的萧梓琛,撇了撇嘴,开玩笑的说道。

“萧总,半年不见,怎么你把这个女人盯着越发的紧了,你就这么怕这女人被别人拐走。”

萧梓琛一听,直接将墨雨柔搂入了怀里,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架势,宣示主权般的说道。

“谁敢。”

“行了,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只长年纪啊,两个加起来都过半百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赶紧上车吧,这京都的冬天可真够冷的。”

墨雨柔说着,缩了缩脑袋,出发前都做足了准备,特地去买了羽绒服,雪地靴还有一顶毛线帽,可一走出机场,那风钻心的冷,习惯了南方温暖气候的墨雨柔现在只想坐上车暖和一下。

墨雨柔这么一说,两个男人总算恢复了一些正常,开了车门,三个人全都坐了进去。

车子里空调开得很足,墨雨柔这才感觉到一丝温暖。

“会场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这么冷的天,不会是在室外签约吧?”

一上车,墨雨柔便关心起他们此行的任务,明天耀华,远洋和秦氏的签约仪式。

经过半年多的磋商,谈判,墨雨柔和萧梓琛决定将集团的科技公司全部转移到京都,与秦氏合作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而他们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签约,再者就是明天还有新公司的奠基仪式。

“墨雨柔,能不能别一来就谈工作啊,你放心,你之前提的那些保证都帮你办好,今天呢,你就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出席明天的签约仪式就行了。”

说到这,牧景浩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邀请函,慎重的双手递给了墨雨柔。

“两个月后,我的婚礼,还望你和萧总能出席啊。”

墨雨柔和萧梓琛一听,全都一愣,这家伙之前也没听说有女朋友啊,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呢。

墨雨柔打开邀请函一看,新娘的名字有些陌生。

“何欣妍?这是哪家的千金啊,竟然能被你牧大少看上。”

“商务部新任部长的女儿,我高中同学,没想到兜兜转转成了我的未婚夫。”

牧景浩平淡的说道,眼底看不出一点喜色。

墨雨柔听了,微微蹙眉,但没有多加议论。

以牧家这样的身份,作为独子的牧景浩的婚姻绝对不是简单的恋爱结婚这么简单。

墨雨柔收好请帖,对着牧景浩说道。

“恭喜了,到时候我们一定过来参加你的婚礼。”

“谢了。”

半个小时候,墨雨柔和萧梓琛来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有了上一次不好的经历,萧梓琛这次特地选了另外一个酒店入住。

第二天上午酒店,签约仪式在京都的cbd中央广场隆重举行,这次的签约仪式,也将耀华集团和远洋集团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签约仪式上,国内外多家媒体做了现场报道,墨雨柔和萧梓琛作为商界伉俪,接受了国内最大的一家财经媒体的独家直播专访。

此时的洛城,某单身公寓,一个穿着休闲的男人举着一杯红酒,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对面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便是萧梓琛和墨雨柔的独家专访。

这时,旁边的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女人,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身上,水珠顺着发丝一点点的滴在地上,所经之处,留下一连串的水印。

女人走到吧台边,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然后端着酒杯坐在了男人的身旁,身体半倚在男人的腿上,湿漉漉的头发顿时便打湿了男人胸前的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