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345、无关紧要的人罢了</p>萧梓琛靠在车上,打开了一些车窗希望能吹散一些身上的酒气,然后将慢慢一杯又黑又苦的醒酒茶仰头喝掉。</p>酒吧离昊天居有些远,差不多开了四十分钟才到昊天居,吹了一路的风,萧梓琛酒也醒了大半。</p>下车前,萧梓琛把外套脱在了车上,对司机说道。</p>“明天把衣服拿去送洗。”</p>说完,萧梓琛下了车。</p>深夜的别墅,一片寂静,院子里的庭院灯亮着,仿佛是给夜归的家人照亮了回家的路。</p>推开院门,萧梓琛慢慢踱步在石板路上,抬头,那间熟悉的房间窗户透着一道微光,顿时让萧梓琛感觉到无比的温暖,即使吹袭着这寒冷的夜风,可心里却如春日的暖阳。</p>嘀的一声,别墅门打开了,萧梓琛换了鞋,看到角落里一双有些格格不入的女士皮鞋,他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太在意。</p>喝了太多的酒,刚才又吹了一路的风,萧梓琛有些口渴,换了鞋的他并未着急上楼,而是走去了餐厅。</p>倒了杯水,喝了两口,又觉得有些饿,便起身准备去旁边的柜子里找些吃得。</p>就在这时,过道的灯忽然亮了,刺目的灯光让萧梓琛微微闭眼。</p>“姐夫,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是要找吃的吗?要不我给你下碗面条吧。”</p>忽然,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萧梓琛顿时酒醒了一半,迷离的眼眸瞬间清明,立马直起腰转身朝餐厅外看去。</p>一瞬间,萧梓琛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怎么这个女人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p>“杜悠悠?你怎么在这?”</p>一瞬间的表情,透着浓浓的不喜,甚至有种被冒犯的愤怒。</p>杜悠悠仿佛没有看到萧梓琛的排斥,径直朝萧梓琛走了过去,声音格外的娇媚,那低头含笑,媚眼半敛的表情,像极了勾人的狐狸精。</p>原本一件中规中矩的睡衣,也不知是杜悠悠没注意还是故意的,胸口的两颗扣子都没扣上,里面连件内衣都没穿,轻薄的料子,隐约透着丰满的轮廓。</p>尤其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样的穿着更是透着一股勾人的妖媚,带着浓浓的蛊惑,随着杜悠悠的走动,睡衣下的春光若隐乍现。</p>萧梓琛见状,眉头微皱,稍稍撇过脸,不动声色的往另一边走了一步。</p>杜悠悠察觉到萧梓琛的排斥,还算识趣的停下了脚步,然后闻到了空气中的酒精味,故作关心的问道。</p>“姐夫,你喝酒了,要不我去给你泡杯热茶醒醒酒。”</p>说着,杜悠悠就像是在自己的家里,熟门熟路的朝着厨房走去,不过才走了两步,就被萧梓琛叫住了。</p>“不用了,你还没说你怎么在这?”</p>杜悠悠一听,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满是委屈的说道。</p>“姐夫,你好像不欢迎我来你家,是不是,我白天在公司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这次来带了很多洛县的特产,今晚特地给表姐送过来的,后来时间晚了,表姐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去,就留我在这住下了,正好明天我和表姐去看看外公,姐夫,你要和我们一起吗?”</p>听到杜悠悠一长串的解释,萧梓琛听了只觉得脑门疼,揉了揉太阳穴,便朝着餐厅外走去,一句话也没留下。</p>杜悠悠见状,不甘心的追了上去,又是一脸关心的表情。</p>“姐夫,我还是给你泡杯茶吧,你这满身的酒气,表姐会不会不喜欢啊。”</p>说话间,杜悠悠故意身体前倾,只要萧梓琛一个转身,便能看到那诱人的春光,可惜这一切在萧梓琛面前都是徒然。</p>萧梓琛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曾经甚至有一个堪称尤物的女人脱光的送上他的床,最后却是被萧梓琛无情的丢出了房间,然后在娱乐圈彻底的封杀。</p>眼前的杜悠悠,别说是那些娱乐圈的明星,在萧梓琛的眼里,她可是连墨雨柔的头发丝都比不上,还想用这一招勾引萧梓琛,果然是小城市出来的女人,手段太低了。</p>这不,萧梓琛听到这话,冷冷一笑,斜眼瞥了眼杜悠悠,那双深邃的眼眸在夜光中透着一股嗜血的寒意,杜悠悠微微一愣,一阵哆嗦。</p>“我和雨柔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多嘴,至于你,收起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否则,就算你是雨柔的亲妹我也不会手软。”</p>说着,萧梓琛已经朝着楼梯口走去了。</p>杜悠悠刚才有一瞬间真的被萧梓琛身上散发的寒意镇住,可她看到萧梓琛离去的背影,又有些不甘心,鼓起勇气说道。</p>“姐夫,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p>可留给杜悠悠的一声冷漠的轻哼和萧梓琛决然的背影。</p>一楼,似乎又恢复了深夜的宁静,杜悠悠站在楼道口,依稀能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不一会儿,通往二路的楼梯间也暗了下来,只有杜悠悠还呆呆的站在原地。</p>此时的她,脸上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仿佛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践踏,想到刚才萧梓琛那伟岸挺拔的身姿和俊冷肃杀的脸庞,杜悠悠心里便升起浓浓的嫉妒,满是不忿的在那扣着手指,似乎在盘算着什么。</p>这时,楼道口旁边的过道里,吴妈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看到杜悠悠呆愣的站在那,随口问了句。</p>“表小姐,你还没睡呢。”</p>听到声音,杜悠悠立刻收起脸上愤怒嫉妒的表情,然后露出一抹浅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说道。</p>“嗯,有些口渴,正要去倒杯水喝,吴妈你这是也没睡吗?”</p>“睡了一觉了,也是口渴,出来找水喝,表小姐,厨房在这边。”</p>吴妈故意指了指另一边,意思在明显不过了,杜悠悠现在站的地方可是到不了厨房。</p>杜悠悠怕吴妈起疑,只能默默的跟在身后,到厨房倒了杯水便匆匆的回了房间。</p>吴妈喝了口水,也离开了厨房,在回房的时候,经过楼道口,看了眼二楼的方向,轻轻的叹了口气,在回房的时候,又看了眼对面杜悠悠的卧室。</p>萧梓琛回到房间,墨雨柔早已进入梦乡,他依旧是站在门口远远的看了眼床上的墨雨柔,然后走进了卫生间,洗掉了一身的寒气和酒意,这才上了床。</p>“你回来了。”</p>刚躺倒床上,墨雨柔便靠了过来,一只手搭在了萧梓琛的腹部,掌心的暖意传来,萧梓琛顿时身体一震。</p>随即,萧梓琛翻了个身,面对着墨雨柔,将她搂进了怀里,温柔的说道。</p>“怎么还不睡啊,我不在,是不是不习惯。”</p>墨雨柔乖巧的往萧梓琛的怀里靠了些,脑袋在他胸口蹭啊蹭,声音软绵的说道。</p>“杜悠悠来了,住楼下客房。”</p>萧梓琛听了,眸间的温柔顿时消散,那双锐利的眼眸在夜色中透着寒光,随即低沉的说道。</p>“我看到她了。”</p>萧梓琛这么一说,刚才还有些迷糊的墨雨柔顿时清醒了,抬头看着萧梓琛,略显紧张的问道。</p>“她说什么了吗?”</p>看到墨雨柔紧张的表情,萧梓琛宠溺的吻了吻她的脸颊,眼底又蕴着如水般的温柔,声音轻柔的说道。</p>“没什么?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睡吧。”</p>感觉到萧梓琛隐隐的不悦,墨雨柔轻轻的问了句。</p>“你是不是不喜欢她?”</p>“你不也不喜欢那个女人吗?”</p>萧梓琛平淡的说道,家里那么多的客房,如果是墨雨柔看中的客人,不可能让她睡一楼那个朝北的房间。</p>墨雨柔听了,又往萧梓琛的怀里靠了靠,眯着眼,软糯的说道。</p>“的确不喜欢,她的眼神不单纯。”</p>听到这话,萧梓琛宠溺一笑,这个女人还算不糊涂,刚才在楼下,简单的几句交谈,萧梓琛已经看透了杜悠悠这个女人,不过他不想墨雨柔为此担心,便没有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而是宠溺的摸了摸墨雨柔的脑袋说道。</p>“既然不喜欢,那明天就让她离开,好了,睡吧,还是说你还想做些其他的事情。”</p>说着,萧梓琛的脸已经凑到了墨雨柔的耳畔,轻抚摩挲。</p>墨雨柔一个激灵,立马乖巧的躺在那,轻声说了句。</p>“晚安。”</p>见墨雨柔这怂怂的表情,萧梓琛既想笑又有些失落,不过看到墨雨柔脖颈上还没淡去的伤疤,只能隐忍克制,然后调暗了床头的灯,温柔的说了句。</p>“晚安,老婆。”</p>得到的是墨雨柔挠人心魂的嘤嘤声。</p>随着卧室里均匀的呼吸声传来,震动别墅再次恢复了深夜的宁静。</p>第二天,萧梓琛早早的醒来,不过不同以往的是萧梓琛并没有立刻起来洗漱,而是目光缱绻的盯着墨雨柔,俨然一副望妇石的模样。</p>七点左右,墨雨柔准时醒来,看到萧梓琛竟还躺在床上,有些诧异。</p>墨雨柔揉了揉眼睛,看了眼一旁的闹钟,说道。</p>“你今天不去公司吗?”</p>“晚点去,一会儿去送景州,昨晚睡得好吗?”</p>说着,萧梓琛给了墨雨柔早安吻,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p>墨雨柔伸了个懒腰,顺势躺在了萧梓琛的身上,双手搭在萧梓琛的肩上,微微抬头,凑上去,在萧梓琛的嘴角轻轻一吻,随即懒散散的说道。</p>“一夜好梦,回国后好像很少做噩梦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