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456、萧总这是故意的</p>墨雨航在为墨雨柔打抱不平,他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他大姐才失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个男人就另寻新欢了,这变心的速度辜负了他大姐为这男人付出的一切。</p>这时,江玉承也开了口。</p>“萧总,虽然我们也不知道墨董现在在哪,可她当时留下的那份股权书中写的清清楚楚,一年时间,一年后如果她还不出现,那耀华所有的股份才会从由你代管变成真正持有。难道你就看不出这里面的深意吗?虽然我不知道墨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这一年的时间不就是再告诉我们她一年后会回来。”</p>说到这,江玉承眸光微闪,迟疑了一下,看着萧梓琛接着说道。</p>“萧总,难道这一年的时间你都不愿意等吗?当初墨董苦守那么久,他可从没要求过你为她付出什么?”</p>这几个月,萧梓琛用行动得到了江玉承的认可,可这几天,萧梓琛又用行动让江玉承渐渐对他失望。</p>此时的萧梓琛,颔首垂眸,江玉承和墨雨航也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p>从江玉承和墨雨航的话中,萧梓琛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虽然江玉承口口声声说不知道墨雨柔在哪儿,可萧梓琛却不会真的相信。</p>在江玉承说完后,萧梓琛忽然抬头,眸光中微闪清冷,看着江玉承说道。</p>“既然你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儿,又怎么确定她一年内会回来,我几乎翻遍了英国,可就是不见她的身影,既然她毫不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一走了之,那我又何必苦守这份不知道有没有结果的感情独等她一人。别忘了,我才三十,我还是萧家唯一的儿子,我肩上承载着萧家传宗接代的重任。”</p>说到这,萧梓琛起身,往自己的办公桌前走去,不过在坐下来的时候,说道。</p>“你们放心,报纸上报道的并不全是真的,至少目前我和梦娜还是发乎情止乎礼的阶段,但我不敢保证这样能维持多久,如果你们有雨柔的消息,还是让她尽快回来吧。至于耀华的股份,我现在还是会代为管理,一年后,如果她未出现,我会转到雨航你的名下,如果没别的事,请回吧。”</p>说完,萧梓琛坐回了椅子上,看了眼桌上的那份报纸,拿起,揉成一团,直接扔进了一旁的纸篓里。</p>墨雨航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被江玉承拦住了,然后,两个人离开了办公室。</p>走出大楼,还没到停车场,墨雨航一脸怒意的问道。</p>“江助理,刚才你干嘛拉着我,他这么对我大姐,我一定要帮大姐好好教训这个负心汉。”</p>看到墨雨航这么为墨雨柔打抱不平,江玉承心里还有些欣慰,看来墨雨柔这些年对墨雨航的照顾并不是没有回报的。</p>随后,江玉承走到墨雨航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冷静的说道。</p>“墨少,萧总他是在怀疑我们知道墨董的下落。”</p>说着,江玉承抬头看了眼这栋大楼的顶层,然后幽幽的说道。</p>“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萧总这是故意的。”</p>“故意的,江哥,这是什么意思啊?”</p>一听这称呼,就知道墨雨航气消了,私底下墨雨航一直都是这么称呼江玉承的,除非是工作场合或是他不满意江玉承的态度的时候,才会叫江助理。</p>见墨雨航消了气,江玉承也稍稍松了口气,然后缓缓开口道。</p>“虽然墨董和萧总重新在一起也就半年多,可我很清楚萧总很爱很爱墨董,所以他不可能这么快移情别恋,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p>经江玉承这么一说,墨雨航立刻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眸光一亮,问道。</p>“所以,江哥你是说姐夫他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刺激我大姐,让她早点出现。”</p>听这口气,就知道墨雨航已经不生气了。</p>江玉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p>“以萧总的睿智,他岂能不知这个时候爆出绯闻对他的形象有多不好,尤其两家公司对外宣称的是墨董出国养病,萧总这么做不就是在给自己定上一个负心汉,花花公子的不好名声吗?再者,以萧总和远洋集团的公关能力,你觉得没有他的默许,那些媒体敢这么报道。”</p>听江玉承这么一分析,墨雨航整个人都变了,吹了个口哨说道。</p>“也对,看来还是姐夫有办法,不过,你觉得我大姐会中计吗?他那么爱姐夫,一定见不得姐夫身边有别人。”</p>一说到自己的大姐,墨雨航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柔和了许多。</p>江玉承听了墨雨航的话,却是一脸愁容,幽幽的来了句。</p>“但愿萧总这办法有用吧,也不知道墨董现在怎么样?”</p>说完,两个人上车离开了远洋大楼。</p>而此时的萧梓琛,却是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耀华大厦,愁眉不展。</p>如今连墨雨航和江玉承都找上门了,不知道墨雨柔有没有看到这个新闻,如果看到了,她一定接受不了。</p>“雨柔,你快回来吧。”</p>萧梓琛幽幽的开了口,轻声说出了这几个字。</p>转眼,墨雨柔失踪已经三四个月了,萧梓琛和梦娜现在几乎每周都会上一次头条,两个人更是经常出双入对。</p>作为萧梓琛和墨雨柔的好友,傅裕笙,赵珂尔他们一开始也像墨雨航一样跑来兴师问罪,可当知道萧梓琛的用意后,一个个都不在言语,到现在,看到两个人出现在报纸上都见怪不怪了。</p>经过接近半年的拍摄,《浮华人生》终于杀青。</p>作为这部剧的投资上,萧梓琛当然是亲临现场,更是当着众多记者的面,将一束花送给了梦娜,之后,两个人更是上了同一辆车离开了现场。</p>现场的记者媒体似乎也见怪不怪了,不过他们每次见到梦娜和萧梓琛都会锲而不舍的问一句,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可惜两个人完全是商量好的,不否认,也不承认,总是给一些模棱两可的回答,也因为这样,对于他们两的报道也是热潮难退。</p>一辆宽敞的保姆车上,韩慧坐在副驾驶,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排的两个人。</p>在梦娜答应萧梓琛一个星期后,韩慧才知道了这件事,当时她还有些担心梦娜因此更情难自控,不过这几个月观察下来,发现梦娜对于萧梓琛的感情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也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p>梦娜捧着花,上车后,看了看,随后便放在了自己的脚边。</p>身旁的萧梓琛从上车后便戴着墨镜看着窗外,表情清冷,也不言语,这便是他和梦娜私底下相处的模式。</p>“梓琛,我可是说过很多次了,我喜欢红玫瑰,你就不能让我实现一次吗?”</p>梦娜开口了,语气有些柔软。</p>这个时候,韩慧非常自觉的将驾驶室和后排的挡板升起。</p>萧梓琛见状,只是眸光有些寒冷,不过隔着墨镜,倒是少了几分锐利。</p>随后,萧梓琛低头瞥了眼被梦娜丢在一旁的那束话,淡淡的回了句。</p>“你该清楚,我们之间还不至于以玫瑰相送,还有,私底下,叫我萧梓琛或者萧总,我不希望这样的错误再出现。”</p>萧梓琛足够冷漠的开口,也平息了梦娜心里刚刚升起的那丝涟漪。</p>梦娜不满的撅了噘嘴,不过随即又是一脸的笑意。</p>如果换做两三个月前,她心里或许还会有一丝惆怅,不过这几个月下来,她已经习惯了萧梓琛的冷漠。</p>或者说,梦娜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场交易,而她对于面前这个男人来说,不过是个工具人罢了,至于自己,虽然有时候情难自禁,还是忍不住的被这个男人迷住,可她不至于像以前那般的疯魔了。</p>“行了行了,还是这样的无情,难怪墨董会躲起来。”</p>梦娜小声抱怨了句,顿时便感觉到背后一股冷意,一道如深谷幽寒的冷漠从她脑后扫来,梦娜一个激灵,立刻坐直身体,讪讪一笑道。</p>“开玩笑的,别当真,不过萧总,我们这都有四个月了吧,你确定这样有用?这要是我,保证一看到这样的绯闻就现身了,绝不会等这么久。”</p>说到这,梦娜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一旁的萧梓琛,见他墨镜遮挡下的脸上染上一丝淡淡的悲凉,梦娜微微蹙眉,然后试探的问道。</p>“萧总,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我们每次合体,你也演的累,我呢,也配合的麻烦,还不如趁早结束,我看你这方式是逼不了墨董现身的。当然,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你合同上提供的那些资源,我要一半就行了,你觉得怎样?”</p>梦娜的话音刚落,就见萧梓琛摘下了鼻梁上的墨镜,那张精致清冷的容颜,即使梦娜现在经常看到,可依旧控制不住的心跳。</p>“我记得在你签下那份文件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年为期,除非我叫停,否则,你必须履行合约。”</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