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446、他回洛城了</p>待在英国的这两天,萧梓琛和江玉承一天几乎要接二三十通电话,有工作上的,有询问墨雨柔情况的,让他们不胜其烦。</p>第三天晚上,萧梓琛在外面转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酒店,江玉承一直在他房间外等着。</p>“有事?”</p>萧梓琛捏着紧皱的眉心,一边询问,一边开门走了进去。</p>“萧总,你看了这两天公司的股价了吗,已经连续跌停两天了,明浩哲今天联系我,让我把墨董最后一封邮件公开,只要有那份股权转让书,就能让那些说你和墨董感情破裂的传闻不攻自破,这样,公司形象才能挽回。”</p>“不行,此时公开雨柔的邮件,只会让耀华内部发生混乱,虽然你和雨柔都觉得墨雨航可以用,但人心隔肚皮,张雅妮再怎么不好也是他母亲,我不能赌。”</p>萧梓琛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江玉承的决定,这个时候,找墨雨柔很重要,但他也很清楚守住耀华也至关重要。</p>江玉承听了,紧皱眉心,欲言又止。</p>萧梓琛此时又开了口。</p>“这样,明天你先回洛城,我留下来继续找雨柔,你先回去稳住耀华的股价。”</p>“那远洋呢,远洋的情况不比耀华好。”</p>听江玉承提到远洋,萧梓琛重重的叹了口气,走到窗口,看着伦敦繁华的夜景,眸光深远的望着远处,幽幽的说道。</p>“我会处理,明天你先回洛城吧。”</p>说完,萧梓琛便朝着卧室走去,关门的时候,对江玉承说道。</p>“走的时候关一下门。”</p>然后,啪的一声,萧梓琛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p>萧梓琛靠在门背上,整个人无力的慢慢滑落,最后,整个人坐在了地上,手里,握着那部几乎不离身的手机,找出了墨雨柔的号码,拨过去,电话那边,是刺耳的忙音,这几天,萧梓琛都记不清自己拨了多少次这个号码,他多么希望能有一次电话那边传来墨雨柔的声音。</p>第二天,江玉承离开了伦敦,萧梓琛依旧一大早的离开酒店,一直到晚上八九点才回来,只是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脸色憔悴,目光暗淡。</p>距离墨雨柔突然失踪已经一个星期了,萧梓琛依旧待在伦敦,似乎不找到墨雨柔,他便不会离开。</p>而在两天前,洛城那边爆出了一张照片,尺度虽然没有之前三张大,但照片里的萧梓琛和梦娜是紧紧的抱在一起的,虽然身上盖着被子,可露在外面的肩膀让人不禁浮想联翩。</p>远洋已经彻底混乱,除了刘明宇和于晋凡,没有人知道萧梓琛去了哪里,虽然公关部已经想了很多办法,甚至出了很多活动转移视线,可舆论的焦点始终停在萧梓琛和墨雨柔的感情猜测上。</p>梦娜这边,剧组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已经暂停了她所有的戏份,要不是现在耀华和远洋还未松口,以陈导的性格,早就要把梦娜换掉了。</p>耀华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儿,虽然耀华的股价没有像远洋那样天天跌停,可内部也是风起云涌,暗流涌动。</p>沉静了快两年的张雅妮在看到自己儿子终于回到了总部,她那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就连当初迫不得已出国避风头的墨雨珊也是高调回来,这些天几乎天天上公司。</p>这天,萧梓琛和前几天一样,六点醒来,六点半去酒店餐厅吃早餐,七点准时来到酒店一楼,就在他要开车出去的时候,接到了他母亲卢雅珍的电话。</p>“妈,有事吗?”</p>这些天,卢雅珍没少联系萧梓琛,每次都是询问墨雨柔的情况,萧梓琛以为卢雅珍这次来电又是一样。</p>不过在萧梓琛开口后,电话那边,传来了卢雅珍的一声叹气声。</p>萧梓琛微微蹙眉,喊了声。</p>“妈!”</p>“梓琛,回来吧,既然雨柔存心躲着大家,你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她。”</p>终于,卢雅珍说出了那句早几天就想说的话了,要不是公司现在一片混乱,她也不会开这个口。</p>电话这边的萧梓琛陷入长久的沉默,过了好久,他幽幽的开了口,声音是那么的无力和苍白。</p>“妈,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也许过不久就能有雨柔的消息了呢。”</p>这次,卢雅珍没有妥协,而是开口问道。</p>“儿子,你知道最近公司的情况吗?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妈也不会开这个口,我知道你和雨柔感情深,可你不能忘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啊!”</p>听到这些,萧梓琛心揪到了一起,内心在做各种抗争,一边是作为萧家继承人的责任,一边是他心心念念的妻子。</p>这时,卢雅珍又开口了,不过语气没有刚才那般的强硬了。</p>“儿子,妈妈把话都说到了,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雨柔在英国生活了一年多,她如果存心躲着你,你觉得你能找到她吗?”</p>说完,卢雅珍挂了电话,萧梓琛坐在车上,一边是他原本要去的目的地,一边是酒店大堂。</p>不知过了多久,车门开了,萧梓琛从车上走了下来,径直上了电梯,半个小时后,他拎着一个简单的旅行袋重新出现在了酒店大堂。</p>“我要退房,帮我准备一辆车,送我去机场。”</p>“好的,萧先生,请稍等片刻。”</p>三个小时后,萧梓琛登上了回洛城的飞机,不过在他临走之前,叮嘱了这些天联系的私家侦探,他的离开并不意味着停止寻找墨雨柔。</p>此时,远在几百公里外的一座小城市,一处幽静的庄园里,墨雨柔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披散着头发躺在躺椅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手里拿着一本育婴指南,宁静的晒着太阳。</p>这时,从旁边的别墅里走出来一个约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手里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像牛奶一样的乳白色液体,来到了墨雨柔的身旁。</p>“夫人,你的药。”</p>听到这话,墨雨柔微微蹙眉,放下书,抬头看了眼女人手里的乳白色液体,然后缓缓从躺椅上坐起来,接过,拿到鼻子边闻了一下,眉头总算舒展了些。</p>“杰西卡,今天这药味道好闻多了。”</p>“这是教授根据你提供的建议新调制的,里面除了有延缓血块扩大的植物提取物,还增加了对胎儿有益的营养,不过这药可能会比之前的苦……”</p>杰西卡正说着,就见墨雨柔喝了一口,当尝到那药中的苦涩,墨雨柔差点喷出来。</p>杰西卡见了,立刻接过杯子,把手里的毛巾递给了墨雨柔,说道。</p>“抱歉,我应该早点提醒夫人的。”</p>墨雨柔擦了擦嘴,摇了摇头,重新拿过那杯乳白色液体,然后捏着鼻子一口全都喝掉了,只不过喝下去的时候,表情太过狰狞。</p>喝完药,墨雨柔连喝了好几口水,这才冲淡口中的苦涩。</p>“宝贝,你可一定要争点气,别让妈妈的苦白受了。”</p>墨雨柔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呢喃。</p>此时她已经怀孕六周了,前几天刚做过体检,小家伙的心跳非常强劲有力,这也是墨雨柔这些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p>这时,一辆车缓缓开进别墅,车子停稳,庄君泽从车里走了出来,面色严肃的朝着墨雨柔这边走了过来。</p>“庄君泽,我说过多少次了,来我这里不准板着一张脸,他父亲已经够严肃的了,我可不希望我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冰块脸。”</p>墨雨柔看着庄君泽,也是一本正经的开着口,这段时间看了太多的育儿书,墨雨柔决定从胎教着手,一定要生一个可爱的孩子。</p>庄君泽听了,勉强的扯出一抹浅笑,说道。</p>“行了吧。”</p>墨雨柔嫌弃的撇了撇嘴,说道。</p>“算了,你还是别笑了,省的吓到我的孩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之前不是说要离开几天吗?”</p>墨雨柔说着,一边拿起旁边的育儿书,随手翻开。</p>此时,庄君泽的表情沉了沉,看了眼一旁的杰西卡,杰西卡识趣的离开了。</p>最后,庄君泽在墨雨柔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轻咳一声,缓缓开口道。</p>“他回洛城了。”</p>他指的是谁,两个人都心知肚明。</p>墨雨柔翻书的手顿了顿,随即讪讪一笑,故作轻松的说道。</p>“那不是很好,这样我也不用每天憋在这里了,不是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