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462、提前生产</p>看到庄君泽这凝重的表情,墨雨柔反而是轻轻一笑,只不过她那早已失去光芒的左眼在此时却显得格格不入。</p>“好了,我们已经把所有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交给罗格教授还有老天了,庄君泽,这几个月,非常感谢,如果没有你,我未必能坚持到现在,不管怎样,我和宝宝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对我们的帮助。”</p>明天就要动手术了,墨雨柔自己也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挺过来,在这之前,她必须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p>听到感谢之词,庄君泽淡淡一笑,他抬头望着墨雨柔,有些出神。</p>面前这个女人,经过这几个月病痛的折磨,早已没了曾经的光芒。</p>虽然墨雨柔从未说过,可他们这些照顾她的人很清楚,她脑子里的血块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正常生活,时不时的头疼。</p>长期服用药物,让她的皮肤看上去像染了色一样泛黄,尤其是那浮肿的四肢和脸蛋,恐怕站在那些曾经熟悉墨雨柔的人面前,也未必能认出她。</p>而这些,也是让庄君泽最为佩服的地方,他从未如此刻这般深刻的体会到作为母亲的伟大,就为了腹中的胎儿,墨雨柔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生命。</p>看着墨雨柔那脸上真挚的微笑,庄君泽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说道。</p>“如果你真的要谢我,明天的手术,一定要坚持住,懂吗?”</p>这个时候,墨雨柔感觉自己和庄君泽像是生死之交的好友,她慎重的点了点头,眸光温柔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温柔的说道。</p>“为了她,我会坚持的。”</p>自从半个月后,因为胎儿压迫神经,墨雨柔已经许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可这一晚,墨雨柔睡得格外的香,可除了她,别墅里所有的人都失眠了。</p>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墨雨柔穿了一套病号服坐在轮椅上,庄君泽亲自推着她,两个人缓缓走在悠长的过道里,过道两边是一个个冰冷的实验室,而墨雨柔此时要去的地方,在这层楼的最尽头。</p>“夫人,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你。”</p>长长的过道尽头,是一间临时为墨雨柔搭建的手术室,里面有着全球最顶尖的医疗仪器,更有着一支绝对专业的医疗团队,齐聚了全球数一数二的脑科专家和妇产科专家。</p>杰西卡,许叔许婶都在门口等着,见庄君泽推着换好衣服的墨雨柔过来,全都围了上去。</p>墨雨柔看到这些人真诚的眼神,就知道这几个月的相处是有感情的。</p>墨雨柔抓住杰西卡的手,一脸认真的嘱托道。</p>“杰西卡,宝宝生下来后,请你一定要悉心照顾,拜托了。”</p>杰西卡也是非常慎重的点了点头,给了一个承诺。</p>“夫人请放心,我会把她当自己孩子一样照顾,我会陪着孩子一起等你完成手术。”</p>这时,罗格从手术室走了出来,看了眼墨雨柔,语气温柔的说道。</p>“夫人,紧张吗?”</p>墨雨柔微微一笑,神情淡然,语气轻松的回答道。</p>“不,充满期待,我现在非常期待听到婴儿啼哭的时刻。”</p>墨雨柔说完,罗格教授却微微摇头道。</p>“很抱歉,夫人,因为你的两台手术连在一起,所以我们会给你做全麻,恐怕你暂时听不到孩子的啼哭了,不过我相信等你醒来,你会看到宝贝的微笑。”</p>听到这些,墨雨柔眸光中闪过一丝失落,她不是不清楚这场手术的风险有多大,本来还想着就算自己真的挺不过来,至少在死前还能看一眼孩子,听一声孩子的啼哭。</p>罗格教授似乎看破了墨雨柔的心事,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坚定的目光看着她,说道。</p>“夫人,我们都会尽力,也请你不要放弃自己,相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你很快就能和宝贝团聚。”</p>墨雨柔听了,给了一抹勉强的微笑,之后,一个护士从庄君泽手里接过墨雨柔坐着的轮椅,正准备推着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庄君泽忽然冲了过去,挡在了墨雨柔的面前。</p>庄君泽蹲了下来,忽然抱住了墨雨柔,在她耳边,轻声说道。</p>“墨雨柔,我不信你这几个月感受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没必要在隐瞒,我爱你,爱了你整整八年。还记得一年前的同学聚会吗?我本来是想要回来追求你的,可是最终我还是败在了你和萧梓琛的爱情中。”</p>“庄君泽,你……”</p>正如庄君泽说的,墨雨柔不是不知道,这几个月的相处下来,除非是傻子,不然不可能感受到庄君泽那份小心翼翼的爱意。</p>可墨雨柔从未说破,不是视而不见,而是她很珍惜和庄君泽的这份友谊,更是知道自己给与不了庄君泽想要的答案。</p>既然无法回应这份感情,那她又何必戳破这层窗户纸呢,只是墨雨柔没想到庄君泽会在这个时候说破,倒是让墨雨柔有些乱了心神</p>看到墨雨柔诧异到有些哑语的表情,庄君泽苦涩一笑,伸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墨雨柔的手,那双曾经清澈无比的眼眸中多了一丝男女之间的柔软。</p>“雨柔,我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心意,看到你为了萧梓琛付出这么多,我便知道,这辈子,我也无法得到你,所以我很珍惜这几个月和你相处的日子。可是今天过后,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对你的真实感情。”</p>说到这,庄君泽忽然垂眸,不在说话,似乎在思考什么,整个人也有些颤抖。</p>忽的,庄君泽在抬起头望向墨雨柔的时候,眸光中多了一份坚定和炙热,他又开了口。</p>“雨柔,我之前说的都不是开玩笑的,如果这次你没醒过来,我向你发誓,绝不会让萧梓琛知道孩子的存在,我会独自将这孩子抚养长大,就当这时对萧梓琛最后的惩罚。”</p>听到这里,墨雨柔心里咯噔一下,从庄君泽那坚定的眼神中,她看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狠意,这些都清晰的告诉墨雨柔,庄君泽不是在说谎。</p>墨雨柔眉头一紧,这从来都不是她的选择,她早就交代过庄君泽,一旦自己出事,就立刻通知萧梓琛过来把孩子接走。</p>如今庄君泽的这番话,无疑是打乱了墨雨柔所有的安排,她微微蹙眉,可也知道庄君泽为何这么说,至少她没有责怪这个男人的理由。</p>“君泽,你……我都马上要动手术了,你就不能让我安心的进去吗?”</p>“不,雨柔,除了安心,我还需要你有活下来的勇气和意志,懂吗?我知道我这辈子也比不了萧梓琛在你心里的地位,可这不影响我对你的在意,懂吗?就算是朋友,我也不希望你出任何的事,所以,答应我,一定要活下来。”</p>庄君泽坚定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恳切。</p>墨雨柔怔怔的望着庄君泽,许久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回握着庄君泽的手,说道。</p>“我会活下来的。”</p>说着,墨雨柔伸手,然后给了庄君泽一个大大的拥抱,在松开庄君泽的时候,墨雨柔凑到庄君泽的耳边,轻声说了句。</p>“庄君泽,谢谢你,你是我墨雨柔最重要的朋友。”</p>然后,就见墨雨柔捧着庄君泽的脸,眸光一柔,凑了过去,在他脸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松开了庄君泽,说了句。</p>“等着我出来。”</p>说完,墨雨柔看了眼一旁的护士,然后墨雨柔便被推进了手术室。</p>“夫人,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开始给你麻醉了。”</p>罗格教授换好了手术服来到了墨雨柔的身旁,看着神色平静的墨雨柔,问道。</p>墨雨柔此时既兴奋又紧张,双手已经被固定好,只能微微抬头看了眼隆起的腹部,然后微微一笑道。</p>“好了,开始吧。”</p>说完,墨雨柔闭上了眼,心里暗自念了句。</p>“宝贝,加油。”</p>渐渐地墨雨柔便失去了意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