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463、昏迷</p>半个小时后,手术室里,传来了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再然后,便听到罗格教授一句命令式的开场白。</p>“准备接替手术,接下来,交给我们了。”</p>说着,罗格先生看了眼一旁正在清理的婴儿,轻轻说了句。</p>“孩子,我们一起为你母亲祈祷吧。”</p>之后,手术室里便陷入了一股凝重的气氛。</p>手术室门口,庄君泽他们着急的等着,整整一个小时,庄君泽就在门口来回的踱步,不知疲倦。</p>忽然,手术室门打开了,一个保温箱从里面推了出来,所有的人都冲了过去。</p>“孩子怎么样了?”</p>开口的是庄君泽,说话的时候,目光已经落在了面前的保温箱里。</p>“孩子发育很好,不过体重太小,还是要在保温箱里待上一段时间。”一秒记住http://</p>说完,护士便准备推着孩子去早就准备好的婴儿观察室,不过还未跨出步子,就被庄君泽拦住了。</p>“雨柔怎么样?”</p>“手术才开始,估计要七八个小时,你们还是先去病房休息会儿吧。”</p>说完,护士推着刚出生的婴儿离开了手术室,庄君泽不放心孩子,让杰西卡跟了过去。</p>洛城,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半,萧梓琛难得这么早回到了昊天居,他已经三天没回来了,要不是今天吴妈给他打电话说马斯年发高烧,他估计还会住在公司。</p>此时,马斯年挂了水温度已经退了下来,萧梓琛刚把他哄睡完,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了卧室。</p>刚躺下,忽然心口一阵刺痛,萧梓琛脸色顿时一沉,一手摸着胸口。</p>转身,看到床头那张自己和墨雨柔的合照,明亮的眼眸渐渐暗淡。</p>不一会儿,心口的刺痛消失,萧梓琛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心慌,可具体是为何事心慌,却没有任何的头绪。</p>嘟嘟嘟……</p>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萧梓琛的思考,是刘明宇打来的电话。</p>“喂,什么事?”</p>“萧总,刚收到圣诺基金的询问函,我们之间的合作还要不要续签。”</p>萧梓琛一听,眸光一沉,声音低沉的问道。</p>“合约到期了吗?”</p>“还有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p>“那就把资金抽回来,后续的合作也都免了吧。”</p>如今知道姜沫夭和周俊益的关系,虽然萧梓琛早已放下,但不代表他完全不在乎,更何况在调查了周俊益这个人后,就越发觉得这个人远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温润。</p>作为一名商人的直觉,萧梓琛对这个男人已经产生了警惕。</p>听到萧梓琛的回答,刘明宇便没有再说什么,之后便挂了电话。</p>此时的萧梓琛,睡意全无,看着空荡荡的卧室,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对墨雨柔的思念便犹如汹涌的波涛,再也压抑不了。</p>“雨柔,都快八个月了,你就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吗?”</p>站在夜色皎洁的窗口,萧梓琛暗暗说道,可回应他的却只有无尽的沉默。</p>英国这边,距离墨雨柔手术开始已经过去了九个小时,本该结束的手术此时却迟迟没有结束,等在外面的庄君泽已经焦虑到坐立难安,恨不得冲进手术室。</p>“先生,过来吃点东西吧。”</p>许叔刚从别墅里过来,这一天,大家都守在手术室外,也就他还想到解决这几个人的三餐。</p>庄君泽听到声音,只是看了眼许叔手里的饭盒,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p>“这都过去九个多小时了,雨柔怎么还不出来。”</p>正说这话,手术室的门打开了,里面跑出来一个护士,急匆匆的往血站的方向走去,等她拿着血回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庄君泽拦住了她。</p>“里面情况怎么样了?”</p>“病人大出血,请让让,我得立刻进去。”</p>一听这话,庄君泽的脸色都白了,下一秒,手术室的门又关上了。</p>而墨雨柔的这场手术,整整进行了十三个小时。</p>四个半月后!</p>还是那栋熟悉的庄园,冬去春来,庄园里开满了各种鲜花,而在庄园一处草坪上,一个看上去只有三个月的小婴儿躺在一辆婴儿车上,手里捧着一个奶瓶,小嘴吧唧吧唧的喝着奶,是不是的还发出一阵嬉笑声。</p>随着阵阵嬉笑声,嘴角还冒着泡泡,模样看上去别提有多可爱了。</p>这时,一辆房车缓缓开进了庄园,在别墅的门口停了下来,不一会儿,车门打开,庄君泽先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就看许叔也跟着下了车,再接着,一辆轮椅被他们从车上抬了下来。</p>杰西卡此时抱着那个小婴儿走了过来,看了眼轮椅上坐着的人,问了句。</p>“今天怎么样了。”</p>杰西卡这么一问,庄君泽一声叹息,说道。</p>“老样子,没有任何反应,对了,中医师今天什么时候过来。”</p>“下午一点,先生,你说这都试了这么久了,针灸真的有用吗?”</p>说着,杰西卡又看了眼轮椅里坐着的人,只是轮椅上的人根本听不到他们的谈话,闭着眼,就好像是安静的睡着了。</p>“现在除了这些,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走吧,先进去。”</p>庄君泽说完,便推着轮椅进了别墅。</p>没错,轮椅上坐着的就是墨雨柔,很遗憾的是她的手术并不能算是成功。</p>手术成功拿掉了她脑子里的那个血块,但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了大出血,虽然后来保住了性命,可墨雨柔也因此陷入了沉睡中。</p>这四个月来,实验室那边还在寻找唤醒墨雨柔的办法,庄君泽更是请来了国内的针灸大师,可忙碌了四个月,今天去复检,没有任何的进展。</p>为了方便照顾,墨雨柔的房间安排在了别墅一楼,一间拥有二百七十度落地窗的卧室。</p>庄君泽将墨雨柔抱上床,盖好了被子,然后将杰西卡怀里的孩子接过,放在了墨雨柔的身旁,这也是罗格教授建议的。</p>母子连心,当初墨雨柔为了生下这个孩子不顾自己的生命,如今,也希望这个孩子的陪伴能唤醒墨雨柔。</p>“走吧,我们先出去吃饭吧。”</p>床很大,为了怕婴儿掉下来,两边都有围栏挡着,所以他们都很放心的走出了卧室。</p>“杰西卡,明天我要去一趟洛城,这段时间这里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p>吃饭的时候,庄君泽开口道。</p>杰西卡一听,放下了筷子,问道。</p>“夫人的先生那边,你真不打算通知一下,如今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难道你真的不打算送回去了。”</p>杰西卡可没忘记墨雨柔在手术前的交代,只要她没有醒过来,那等婴儿离开保温箱后便立刻送回洛城。</p>可现在孩子从保温箱里出来都过去了快三个月了,前两天体检,除了体重不太达标,身体各方面的发育可都非常的好。</p>杰西卡这么一说,许叔许婶也都看向了庄君泽。</p>庄君泽犹豫了一下,轻叹一声,问道。</p>“你们都觉得我们应该把孩子送回去,是吗?”</p>庄君泽这么一问,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p>此时,庄君泽又轻叹了一声,说道。</p>“你们真的以为我会把孩子藏起来吗?我之所以一直把孩子留在身边,只是觉得那孩子或许是唤醒雨柔的唯一机会,母子连心啊。”</p>哎……</p>说着,庄君泽端起碗筷,轻声说了句。</p>“吃饭吧,这件事我会再考虑的。”</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