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461、你看到他了</p>此时,萧梓琛正好抽完一支烟往回走,走到追悼厅门口的时候,正好撞见从里面出来的庄君泽。</p>见到萧梓琛的庄君泽眼神微微一闪,立刻朝着不远处的那辆白色房车看去,正好瞥见墨雨柔准备上车,随即便紧张的收回眸光。</p>“庄先生,你和周老先生认识?”</p>在这里碰到庄君泽,萧梓琛的确有些意外,毕竟之前庄君泽所管理的斯福集团的业务可不在英国这边。</p>庄君泽听到这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萧梓琛。</p>“这是我的名片,之前有幸和周老先生有过一面之缘,敬仰他的为人,特地前来,没想到萧总也会在此。”</p>萧梓琛接过名片,看到上面的抬头,有些诧异,之前只是听墨雨柔提起庄君泽有自己的独立事业,只是没想到会是全球顶级会所玫瑰庄园。</p>“庄先生总是能给人惊喜,很抱歉,上次洛城的玫瑰庄园开业,我未能亲自到场祝贺。”</p>“无妨,萧总贵人事忙,不过是一个会所开业而已,不值一提。”</p>庄君泽谦虚的说道,说完,看到墨雨柔已经上了车,便匆匆告辞道。</p>“萧总,抱歉,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p>说完,庄君泽已经往外面走了去。</p>萧梓琛拿着那张名片又看了看,抬头,正好看到庄君泽开门上车。</p>当开门的瞬间,萧梓琛顿时脸色骤变,他似乎看到了一张有些相似的侧脸,可当他想要上前的时候,目光移到了那张侧脸的腹部,看到那高高隆起的腹部,萧梓琛又收回了脚步。</p>与此同时,庄君泽已经上了车,车门也缓缓的关上。</p>此时的萧梓琛,站在廊檐下,想到刚才自己愚蠢的行为,不禁一笑。</p>刚才坐在车上的那个女人,眉眼间的确有几分墨雨柔的样子,可他的雨柔,五官轮廓比之更加的立体分明,更何况车上那个女人一看就是身怀六甲,而他的雨柔,一个丁克,又怎会怀孕。</p>白色的房车缓缓驶出了陵园,这个时候,坐在车上的墨雨柔摘下了帽子,只是原本那双明丽的眼眸此时却染上了一层墨色。</p>“你看到他了,对吗?”</p>车子开出去不久,庄君泽开了口,从后视镜里,依稀还能看到萧梓琛的声音。</p>此时,墨雨柔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里面赫然出现一张萧梓琛独坐抽烟的侧影,那是墨雨柔刚才趁着萧梓琛不注意的时候躲在角落偷拍的。</p>照片上的萧梓琛,和墨雨柔离开时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质。</p>淡淡的忧伤,忧伤中带着一丝孤寂,孤寂中又透着一股隐隐的悲凉。</p>尤其是那萧梓琛的背影,俨然是一个受尽人世苍凉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清瘦了几分,脸上斑驳的胡渣,平添了几分岁月的沉寂和沧桑。</p>看着照片中的萧梓琛,墨雨柔忽然有种浓烈的负罪感,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究竟对不对,将一个本该神采飞扬,气质卓著的男人变成如今这般颓败的模样。</p>见墨雨柔盯着手机发呆,庄君泽又开了口。</p>“如果放不下,就去找他,你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临盆了,我相信他比我更适合陪着你把孩子生下来。”</p>听到这话,墨雨柔顿时清醒,收起手机,连刚才隐含忧伤的眸光都瞬间消失。</p>墨雨柔低头,双手轻抚着隆起的腹部,腹中的胎儿似乎能感受到来自母亲的担忧,微微一动。</p>感受到胎动的墨雨柔更加的冷静,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笑,淡淡的说道。</p>“不用了,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一家团聚了。”</p>听到墨雨柔这话,庄君泽冷哼了一声,不禁泼了盆冷水说道。</p>“你倒是挺能往好的方向想,墨雨柔,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出什么事,我绝对会把你的孩子藏得严严实实的,我保证萧梓琛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p>庄君泽这么说,墨雨柔也不生气,她知道庄君泽这是用另一种方式给自己鼓励。</p>墨雨柔伸手拍了拍庄君泽的肩膀,说道。</p>“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活下来,到时候,你可要当我闺女的干爹。”</p>“哼,等你平安生下孩子再说吧。”</p>在墨雨柔离开陵园半个小时后,萧梓琛和墨雨航也离开了那里。</p>车上,墨雨航见萧梓琛神色凝重,便没有去打扰他,一直到他们回到酒店,墨雨航才忍不住开了口。</p>“姐夫,公司有个项目等着我回去签约,我今晚就要飞回去,你要一起吗?”</p>墨雨航知道萧梓琛此时心情很低落,毕竟他期待的事情并未发生,不过周老先生的追悼会还有两天,他不确定萧梓琛会不会继续留在这。</p>萧梓琛沉默了许久,一直到他走出电梯准备回房的时候,才开了口。</p>“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在这多待几天。”</p>其实这个答案一早就被墨雨航猜到了,不过听到后,墨雨航还是劝了句。</p>“姐夫,我还是那句话,我姐姐下定决心要躲起来,就不可能让你找到,除非她觉得应该和你见面了。”</p>听到这话,萧梓琛重重的叹了口气,感叹了一句。</p>“是啊,有时候我真想知道你姐姐的血是不是热的,为什么她就能如此的绝情,都半年了,音讯全无。”</p>说完,萧梓琛无力的回到了房间,墨雨航看着萧梓琛沉重的背影,也只能投去一抹同情的眼神,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p>三天后,萧梓琛回到了洛城,不过比起离开时,他的性情变得更加的清冷,远洋集团全体人员再一次被笼罩着凝重的气氛中,公司上下,包括刘明宇,于晋凡,做事的时候都绷紧了一根筋,生怕有地方惹到萧梓琛。</p>自从萧梓琛从英国回来后,他像是换了个人,俨然成了一个工作机器,每天七点出现在公司,晚上不到九点,办公室的灯绝不会熄灭。</p>如果说唯一能让萧梓琛展现一点人类的情绪的,也只有被墨雨柔领养的马斯年了,可萧梓琛表现出来的情绪也没有以往那么的温暖。</p>马斯年也非常的懂事,知道萧梓琛为何这样,所以他从不抱怨,更是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希望能用优异的成绩抚平萧梓琛心里的痛。</p>转眼,到了圣诞节了,墨雨柔住的庄园,也因为这个节日的到来变得更加的温馨。</p>宽敞的客厅里,多了一颗圣诞树,上面张灯结彩,一到晚上,彩灯全亮,让别墅显得无比的热闹喜庆。</p>现在的墨雨柔,因为上身的压迫,膝盖每天傍晚的时候都会隐隐作痛,每到这个时候,就必须用热毛巾不停的热敷,但也只是能缓解一些酸疼。</p>此时的墨雨柔,臃肿的坐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绒毯,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的左眼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即使右眼眼珠转动,左眼却没有丝毫的反应。</p>“夫人,你的药。”</p>这时,一股浓浓的药味弥漫着整个客厅,本来安静坐着的墨雨柔问道这股药味忍不住皱起了眉,但她还是趁着身体坐了起来,并且伸手去接过了杰西卡手里的药。</p>“君泽还没过来吗?”</p>喝了药,墨雨柔把碗递给杰西卡的时候,随口问了句。</p>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汽车声,不一会儿,别墅的门打开,一阵寒风袭来,墨雨柔不禁打了个哆嗦,急忙拉起了身上的绒毯。</p>庄君泽带着一丝寒意走进来,身上,挂着薄薄一层白雪,走进别墅,他不急着去客厅,而是脱了外套,搓着手,尽量不把寒意带进来,这才慢慢走进了客厅。</p>当庄君泽看到客厅里的墨雨柔的时候,本就忧愁的眼神此时更加的悲凉,轻叹一声,缓缓走上前。</p>“都安排好了吗?”</p>墨雨柔的声音缓缓传来,庄君泽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在墨雨柔的对面坐了下来。</p>“手术安排在明天上午九点,今晚你除了喝水,什么都不能吃,罗格教授会在孩子生下来后立刻给你做开颅手术。孩子会送去保温箱照顾,育婴师都已经安排好了,是曾经服务过皇室的金牌育婴师。”</p>庄君泽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凝重,眸光复杂,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可当真的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紧张。</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