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培强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虽然担心沈乐怡的安危,可他还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不过沈培强的这些担心墨雨柔早就想好的应对之策,说道。

“当然,不过这就可能要委屈沈部长你了,以你现在的情况,想要脱身已经没有机会了,既然这样,那你何不揽下所有的责任,至于其中的一些细节,我相信沈部长应该又能里处理,绝不会让调查组的人盯上令千金。等事情过后,我们会送沈小姐去国外生活,并且提供一笔巨额的生活费,只要沈小姐以后安安分分的待在国外,我们会保她后半生平安无虞。”

墨雨柔这么一说,沈培强眼皮微抬,显然,这对他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诱惑,可他也很清楚,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

“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吧。”

和聪明人聊天就有这个有点,不会太费力。

墨雨柔点了点头,说道。

“当然,为了保证你你女儿以后不会再拿当年的事威胁远洋,我们需要沈部长和你女儿的一份认罪书还有录音留存,这样,我们的交易才能有保障。”

这便是墨雨柔和萧梓琛此次来京都的全部目的,用一场交易化解远洋隐藏的危机。

沈培强听了,迟迟没有给与回应,墨雨柔和萧梓琛并不着急,毕竟这对沈培强来说,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如果他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那他下半辈子恐怕是走不出那个铁门了,一辈子的自由,换女儿一生平安顺遂,这个交易,并不是能轻易做出来的。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墨雨柔见沈培强还是没有开口,又一次开了口。

“当然,沈部长也可以选择不接受,不过一旦远洋的那份文件泄露,那令千金恐怕也会有牢狱之灾。”

墨雨柔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远洋的事情与她无关。

沈培强微微一愣,他看向墨雨柔,见她一脸的云淡风轻,十分不解的问道。

“难道你就不怕远洋因此面临破产危机吗?”

这话一出,墨雨柔和萧梓琛相视一笑,墨雨柔开口说道。

“沈部长,你觉得我和梓琛会在意一家公司的倒闭或破产吗?别忘了,我们还有耀华集团,更何况,不过是九年前一个项目中出现了一些非常手段,你能确定这会让远洋破产,那你也太低估了远洋集团的公关能力了。倒是令千金,恐怕在这厚厚一叠资料面前,哪怕是最厉害的律师,也只能劝其认罪了。”

说到这,墨雨柔停顿了一下,目光坚定的看着沈培强,随即幽幽一笑,淡淡的继续说道。

“沈部长,我们明晚会离开京都,希望在这之前,能听到沈部长你的答复,相信两天的时间,沈部长足以考虑清楚。”

墨雨柔说话时,萧梓琛已经起身走到了墨雨柔的身旁正准备推着轮椅离开。

沈培强顿时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时,墨雨柔瞥了眼桌上的文件,又补充了一句。

“对了,这份文件沈部长可以留下来慢慢看,我那,可是准备了好几份。”

说完,萧梓琛已经推着墨雨柔朝门口走去了。

这时,沈培强从身后大声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既然你们都说了,九年前的事对远洋构不成什么威胁,那你们又何必找我来交易?”

“我只是想要剔除掉所有威胁到集团发展的一切不确定因素,沈部长,我这人向来讨厌麻烦,如果那份文件曝光,虽然我相信给与足够的时间完全能解决,但这不是最好的处理结果,我不想浪费时间。”

萧梓琛背对着沈培强,幽幽的说道。

萧梓琛话音刚落,墨雨柔又开了口。

“前几天,我婆婆找上我们,保证沈小姐平安出国,算是还我婆婆当年欠下的情,从此,萧沈两家恩怨两清,你们也别再拿恩情来胁迫我们。”

说完,墨雨柔开门,和萧梓琛离开了这个套房。

这次的见面比他们预想的顺利了许多,虽然没有得到沈培强的答复,但他们相信,沈培强的答案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