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点左右,墨雨柔和萧梓琛见到了牧景浩的父亲,牧志强,一位非常有威严却又不失慈祥的长辈。

“牧叔叔,好久不见。”

见面后,墨雨柔便亲切的打了招呼,牧志强已有多年未见墨雨柔,乍一看见,有些恍神,随即上前轻搂了一下墨雨柔,感慨了一句。

“丫头,我们有六七年没见了吧,你可是越长越漂亮了,和你妈妈年轻的时候真像。”

牧志强说这话的时候,眼底竟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牧叔叔,这是我丈夫,远洋集团的萧梓琛。”

“你好,牧司长,久仰,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萧梓琛看着面前这位威严的男人,一身正气,尤其是那眼底灼目的光芒,正义凛然,气势上顿时威慑全场。

“这就见外了,你既是这丫头的丈夫,那就该和他一样叫我一声牧叔叔,年轻人,你可得对我们的墨丫头好一点,要是敢欺负她,我可饶不了你。”

牧志强主动拉近了自己和萧梓琛的距离,看着面前成熟稳重的男人,心里竟有种嫁女儿的不舍。

萧梓琛也有些诧异,他没想到面前这个位高权重的人居然对墨雨柔如此的贴心照顾,丝毫没有官架子。

“好了,你们还打算站多久啊,赶紧过来坐吧,咱们边吃边聊。”

一旁的牧景浩见自己父亲拉着墨雨柔问东问西的,好不耐烦,只能开口提醒。

牧志强一道冷眸扫过,说道。

“臭小子,我难得见一次雨柔,还不准我和她多聊会儿了。”

“父亲……”

当着墨雨柔夫妇的面被自己父亲说,牧景浩顿时觉得非常没面子,墨雨柔见状,微微一笑,开口化解尴尬。

“牧叔叔,我们坐下慢慢聊,这么多年没见,牧叔叔保养的这么好,教训起景浩来还是中气十足。”

“嗨,还不是被这小子气得,叔叔啊,就是羡慕你爸妈,有你这么懂事听话又充满的女儿,哪像他,成天给我添堵。”

被自己父亲毫无保留的嫌弃,牧景浩已经放弃了挣扎,反正这么些年他一直生活在父亲的打几下,自己早就练就了刀枪不入般坚强的心。

一番玩笑后,包厢里的气氛也变得熟络热闹了起来。

一晚上,他们只是闲话家常,谁也没有提到沈培强的事情,四个人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散场,萧梓琛和墨雨柔将牧景浩父子送到停车场这才回了房间。

“老婆,明天就要去见沈培强了,你想清楚了吗?”

回到房间,两个人躺在床上,萧梓琛想到他们商量好的事情,还有些犹豫,他觉得墨雨柔太过心软了。

墨雨柔侧着身,头枕在萧梓琛的胳膊上,一只手似有若无的在萧梓琛的胸口来回摩挲,听到萧梓琛的话,淡淡一笑道。

“嗯,就当是还了当年周美倩救了咱妈的恩了,相信到时候沈乐怡也不会在影响到我们了。”

听墨雨柔这么说,萧梓琛亲了一下墨雨柔的额头,温柔的说道。

“老婆,我发现你变了很多。”

“是吗?那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呢。”

墨雨柔也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自从有了孩子后,她的心没有以前那么的冷漠了,或者说做什么决定的时候,心里多了一丝分寸。

墨雨柔的话音刚落,萧梓琛一个翻身,将墨雨柔压在了身下,眸光炙热的说道。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说完,萧梓琛便吻住了墨雨柔粉嫩的红唇。

片刻后,房间温度鄹升,娇喘声,低吼声,汇聚成一首悠扬的乐曲,温馨的房间里一片旖旎。

而此时在京都某个豪华公寓楼下,牧景浩将父亲送回住处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刚停好车,正准备上楼,一道身影从楼栋里冲了出来,牧景浩微微一愣。

“沈乐怡?”

沈乐怡回到京都的第一天,牧景浩便收到了消息,三天前,周美倩更是主动找上他,说起了两家的婚约。

不过这门婚事早在两年前沈乐怡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表示过拒绝了,只不过当时沈培强一直坚持,牧家这边也并未给出过明确的答复。

事实上,牧景浩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他承认,自己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的迷沈乐怡,当时沈培强主动提出两家联姻的时候,也是牧景浩自己答应了,他父母才会应允。

可自从沈乐怡从国外回来后再一次公开的场合亲口否认这门婚事后,牧景浩心里的迷恋也就慢慢淡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