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一个星期,京都那边传来了消息,沈培强卸职,并且限制了一切的行动,说是在家休养,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是给他最后的体面。

消息传到洛城的当天晚上,昊天居来了个不速之客。

“先生,小姐,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沈乐怡的女士要见你们。”

李叔匆匆从外面进来,对着正在陪洛洛玩耍的萧梓琛说道。

墨雨柔正在帮马斯年辅导功课,听到李叔的话,转身看向了院子外面,李叔很谨慎,都没让沈乐怡进入院子,只让她站在院门外的马路边等着。

萧梓琛本来和洛洛玩的很开心,听到李叔的话后,顿时脸色一沉,说道。

“不见。”

萧梓琛是烦透了那个沈乐怡,而且这个时候沈乐怡找上门,不用猜都知道她来干嘛?

“等等,李叔,带她进来吧。”

萧梓琛的话音刚落,墨雨柔就开了口,她话一说完,萧梓琛便一脸不满的问道。

“见她干什么,给自己添堵吗?”

萧梓琛抱怨着,墨雨柔却淡淡一笑道。

“虽然沈培强现在已经失了权势,可牧景浩说过,京都那边的关系盘根错节,没有盖棺定论之前,什么可能都会发生,见一下那位沈小姐,了解一下沈家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墨雨柔解释完,便对李叔点了点头,李叔随即便走了出去。

“斯年,带妹妹上楼去玩吧。”

墨雨柔摸着马斯年的脑袋说道,之后,马斯年便推着坐在婴儿车的小洛洛乘着电梯上了二楼,不一会儿,沈乐怡便走了进来。

比起在慈善晚宴上看到的沈乐怡,今日的沈乐怡看上去憔悴了不少,穿着似乎也简朴了许多,尤其是手里拿着的那个包,以往这位沈小姐出行的包基本都是限量款,可这一次,这个包也不知道有没有一千块钱。

“沈小姐,请坐。”

从沈乐怡进来后,萧梓琛便自觉地坐在了墨雨柔的身旁,但却一个字都没说,墨雨柔见状,只能自己开口。

沈乐怡听到后,犹豫了一下,忽然,就见她一个箭步上前,在萧梓琛下意识的挡在墨雨柔面前的时候,只见沈乐怡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他们两面前。

“梓琛哥哥,请你看在当年我妈咪救过阿姨的份上,救救我爹地吧,求求你了。”

谁会想到沈乐怡会突然来这么一出,这让萧梓琛和墨雨柔都有些措手不及。

沈乐怡说着,便想要去抓萧梓琛的腿,好在萧梓琛躲得快,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看着跪在地上的沈乐怡,眉头直皱。

墨雨柔腿脚不便,坐在那看着沈乐怡,最后只能对着一旁的吴妈和李婶使了个眼色,说道。

“沈小姐,有什么话我们还是坐下来说吧,你这样又是下跪又是哭闹的,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吧。”

墨雨柔装作什么都不知的说道。

此时,吴妈和李婶已经走到沈乐怡的身旁,刚想要扶她起来,可沈乐怡一把推开了李婶的手,看着萧梓琛说道。

“梓琛哥哥,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没想到这沈乐怡还会这么无赖,敢情今天这不是上门求帮助,而是来威胁了。

萧梓琛一听这话,冷冷一笑,说道。

“沈乐怡,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从我家消失,要么,我让人直接把你扔出去,我相信以你家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想再出什么丑闻了吧?”

萧梓琛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了,这沈乐怡算是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求人哪有这样求的。

墨雨柔本来还想缓和气氛,但这沈乐怡太不识趣了,她索性坐在一旁当个吃瓜群众。

沈乐怡一听,微微一愣,可她也是没办法了,如果萧梓琛这里都借不到钱,那她父亲恐怕下半辈子就要在监牢中度过余生了,而她和她的母亲,恐怕也过不了以往的奢靡生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