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474、梓琛,我只是害怕</p>小洛洛似乎是听懂墨雨柔的话了,憋着嘴,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硬生生的忍住了,然后听话的握在墨雨柔的怀里,像是在求安慰。</p>在看这边,萧梓琛按照墨雨柔的话从轮椅后面的包里拿出了奶瓶和奶粉,走到水吧旁却愁了脸。</p>“水温不要太高,差不多四十度,你先倒六十毫升水,然后在放两勺奶粉。”</p>听着墨雨柔说的步骤,萧梓琛笨手笨脚的冲着奶粉,等弄好递到墨雨柔的手里,墨雨柔皱了皱眉。</p>“太烫了。”</p>萧梓琛一听,脸色一僵,说道。</p>“这里也没温度计,我只能凭感觉,那现在怎么办?”</p>“你拿个被子到点冷水。”</p>萧梓琛按墨雨柔说的端了杯冷水过来,墨雨柔把奶瓶放进了冷水里,过来几分钟拿起来又将里面的奶滴了几滴在自己的手背上,这才放心给洛洛喝。</p>毕竟是小孩子,刚才还憋着嘴一脸苦哈哈的模样,一喝到奶,心情立刻好了起来,小嫩手抓着奶瓶,一边喝着,嘴里还发出嘤嘤呀呀的声音。</p>奶快喝完的时候,小洛洛的眼睛已经合上,倒在墨雨柔的怀里,呼呼的睡着了。</p>墨雨柔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看了看时间,还早,便说道。</p>“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洛洛睡着了,我带她先回去了。”</p>墨雨柔轻声说道,反正已经回来了,至于自己和萧梓琛之间,以后有的是时间,她也能感受到萧梓琛心里别扭,墨雨柔也能理解,所以她并不急这一时。</p>“等等。”</p>萧梓琛这时开了口,墨雨柔抬头看向他。</p>“你很不想待在这吗?”</p>萧梓琛皱着眉,问道。</p>墨雨柔无奈一笑,她怎么觉得是这个男人不想和她待在一起呢,想了想,说道。</p>“洛洛需要睡觉。”</p>萧梓琛一听,二话不说,直接推着墨雨柔走进了旁边的休息间,说道。</p>“让她睡在这里。”</p>墨雨柔看到这休息间,和一年前有着很大的差别,当初这个休息室只能算个摆设,衣柜里也没放几件衣服,但是现在,一看就是经常用的,衣柜里更是添了很多的衣物。</p>墨雨柔看了一圈,这才把还在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弯着腰,温柔的哄着,一直等洛洛睡踏实了,才松开了手。</p>可能是弯腰时间太长了,坐起来的时候,墨雨柔感觉自己的腰像是快断了似的,伸手一边揉着腰,一边说道。</p>“你这一年经常睡在公司吗?”</p>墨雨柔一边说着,一边脱了身上的外套,不小心把帽子碰掉了,短发飞扬,一条长长的刀疤在头发里若隐若现,萧梓琛眸光一暗,立刻上前。</p>“你……”</p>墨雨柔抬头,便知道萧梓琛注意到了自己头顶的伤疤,弯腰捡起地上的帽子,戴了起来,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p>“生完洛洛,我做了手术,把脑子里的那个血块拿掉了,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和正常人差不多了。”</p>墨雨柔尽量用一种平淡的口气讲述了这件事,可萧梓琛听了还是心揪的一疼。</p>“你,墨雨柔,你真的是一点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p>萧梓琛心疼这个女人,可心疼之外也非常的生气,他们是什么关系,是夫妻啊,是要相伴一生的情侣啊,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还要瞒着他,难道他们之间只能是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吗?</p>看到萧梓琛那复杂的表情,墨雨柔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抓住了萧梓琛的手。</p>“梓琛,我只是害怕。”</p>听到这样的解释,萧梓琛更加的生气了,愤怒的甩开了墨雨柔的手,直接朝着门口走去,关门时说道。</p>“你在这休息吧,有事叫我。”</p>说完,萧梓琛便关上了门。</p>墨雨柔看着萧梓琛愤怒的背影,一脸忧愁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萧梓琛为何生气,但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依旧会这么做,就像是萧梓琛不想让墨雨柔出现任何的意外一样,她也不想萧梓琛为自己担心。</p>刘明宇的办公室里,胡明波还坐在里面,一脸愁容,在为自己不确定的未来焦虑着。</p>刘明宇见过墨雨柔后回到了办公室,看到胡明波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p>“老胡,你先去工作吧。”</p>胡明波一听,却没有起身,而是愁眉不展的问道。</p>“刘助理,可萧总他刚才……”</p>“萧总这不后来也没说完吗?你先去工作,萧总那边我在帮你说说,放心吧,现在夫人回来了,估计我们的苦日子也要到头了。”</p>刘明宇一脸自信的说道,虽然刚才他也看出来墨雨柔和萧梓琛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可他丝毫不担心,毕竟他们这位萧总这一年来最期盼的就是他们这位夫人的出现,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个软萌可爱的小公主。</p>有刘明宇这话,胡明波明显松了口气,这才放心的离开了顶楼。</p>休息室里,萧梓琛离开不多久,墨雨柔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庄君泽的电话。</p>“喂,君泽。”</p>“怎么样了,听杰西卡说你去找他了,他什么反应,是不是很激动?”</p>电话一接通,那边便传来庄君泽的连番提问。</p>“你猜错了,他很生气。”</p>庄君泽一听,明显有些不爽,声音也大了几分。</p>“什么?你不顾性命的为他生了个女儿,他居然还对你生气,这家伙,是不是欠收拾,不行,我去找他,他要是不想和你好好过,我就带你回英国,离了他,你和孩子照样能活的很好。”</p>庄君泽激动的说着,墨雨柔一听,立刻阻止,庄君泽要是出现,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更加的复杂,她可没忘了萧梓琛吃起醋来,可就没什么理智了。</p>“行了行了,我现在和他在一起呢,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生气是应该的,君泽,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能处理好,就先这样了,晚些再联系你。”</p>说完,墨雨柔挂了电话,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道低沉阴郁的声音。</p>“所以,这一年,你一直和那个姓庄的家伙在一起,是吗?”</p>墨雨柔顿时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慌张,倒不是她心虚,而是她太了解萧梓琛了。</p>“梓琛,我……”</p>“所以,你宁愿去找一个外人也不愿意告诉我,是吗?墨雨柔,你有把握当成是你的丈夫吗?”</p>刚才出去后,萧梓琛还觉得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虽然墨雨柔什么都没说,可他也清楚这一年墨雨柔一定受了很多苦,他本想进来在找这个女人好好谈谈,没想到正好听到她和庄君泽的电话。</p>萧梓琛本就对庄君泽心存芥蒂,现在知道墨雨柔消失的这一年一直和庄君泽在一起,他顿时觉得头上顶着一顶大绿帽。</p>听到萧梓琛的怒吼和质问,墨雨柔急忙来到门口,压低声音道。</p>“我们出去说吧。”</p>说完,墨雨柔便朝着外面离去,萧梓琛双拳紧握,可看到床上睡着的小人儿,只能憋着火,关上了门。</p>“梓琛,很抱歉,当初我一声不吭的离开,是我任性自私了,但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衷,为了保住孩子,我不得不这么做。”</p>“那你就去找了庄君泽,你就没想过,也许我会同意呢,但凡你坚持的事情,哪一次我不答应了?”</p>萧梓琛有些失望的问道。</p>“可我不能冒险,我在南云城的时候,做过一次体检,医生告诉我,我脑子里的血块随时可能破裂,到时候,恐怕华佗在世也救不了我,那医生说,孩子和我自己的命,只能二选一,你告诉我,这种情况,我能怎么选?”</p>萧梓琛微微一怔,他想到这一年墨雨柔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在保住这个孩子,只是没想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p>“当时,我别无选择,如果放弃这个孩子,那我可能这一辈子都当不了妈妈了。”</p>说到这,墨雨柔那晦暗的眼底染上一层淡淡的忧伤,轻叹一声道。</p>“梓琛,没有一个女人会放弃做母亲的权利,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你懂吗,可我也知道,比起孩子你们更在意的是我的安危,所以,我只能找上庄君泽,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我能信任却又不被你们注意的人。”</p>“你……”</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