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487、萧梓琛,你又想干嘛</p>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萧梓琛现在是要想方设法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上面列的这些,其实就是对墨雨柔的一种震慑,但凡她有离家出走的念头,就得先考虑考虑这张协议上的内容。</p>面对墨雨柔的质问,萧梓琛云淡风轻的说道。</p>“我后面不是有备注吗?在我没有时间陪同的情况下,会安排不少于六个私人保镖全程跟随。”</p>“你,萧梓琛,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是人,又不是罪犯。”</p>“哦,是吗?墨雨柔,你无缘无故失踪一年,你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如果感情伤害可以判刑,你这一年的失踪,我足以给你判个终身监禁。”</p>得,这男人,嘴皮子是越来越厉害了,居然还能这么诡辩。</p>墨雨柔又继续放下看,无非就是如果她在失踪,这家伙会对她采取各方面的封锁。</p>全部看完,墨雨柔看了看一旁的笔,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萧梓琛,再次问道。</p>“一定要签吗?”</p>“既然你都说了以后绝不会离开我,那签了这份协议又有什么关系,这里面除了第二条是立即生效,其他的都是在事情发生后才会具有法律效益,还是说,你这两天对我的保证和承诺都是骗人的。”一秒记住http://</p>萧梓琛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如此漫长的等待,所以他必须将那些有可能出现的状况全都扼杀在摇篮里。</p>看到萧梓琛坚定的目光和严肃的表情,墨雨柔犹犹豫豫的在纸上签下了字,刚放下笔,那张纸就被萧梓琛拿走了,然后便听他说道。</p>“一会儿我会让老李把这份协议送给齐律师。”</p>“不用这么认真吧。”</p>听到这话,墨雨柔急忙说道,这私下签字和拿去给律师,本质上就不同了,说着,墨雨柔想要去拿那张纸,可萧梓琛直接往后一仰,然后站了起来,把那文件直接锁进了抽屉里,钥匙装进了口袋。</p>“老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维系我们得来不易的婚姻关系,你绝人这一生,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在漫长的等待中?”</p>这话如一把利刃重重的扎在了墨雨柔的心窝上,她忽然无言以对,沉默的低下了头。</p>就在墨雨柔陷入沉思的时候,自己又一次被腾空抱起,敢情萧梓琛决定以后都不让她自行走动了吗?</p>“萧梓琛,你又想干嘛?”</p>墨雨柔感觉萧梓琛今天有些反常,动不动就抱她。</p>“叫我什么?”</p>墨雨柔刚开口,就听萧梓琛声音浑厚的问道。</p>墨雨柔一愣,思索片刻,疑惑的说道。</p>“梓琛?老公?”</p>说话间,萧梓琛抱着墨雨柔已经来到了他们卧室。</p>离开一年,这个房间竟一点都没有变化,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床品,熟悉的气味。</p>忽的,萧梓琛将墨雨柔放到了床尾,墨雨柔的屁股刚沾到床垫,正准备坐坐好,只见萧梓琛双手撑着床,已经朝她这边贴了过来。</p>墨雨柔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往后仰,一时不稳,整个人倒在了床上,下一秒,萧梓琛俯身贴在了墨雨柔的胸口。</p>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更何况还是她朝思暮想的丈夫,墨雨柔心里的那份克制许久的波涛渐渐汹涌澎湃,面对萧梓琛炙热的眸光,墨雨柔竟脸红心跳,甚至不敢与之对视,紧张的闭上了眼。</p>只是墨雨柔没有注意到在她闭眼的瞬间,萧梓琛那眼底一闪而过的邪魅。</p>萧梓琛并未有任何的动作,哪怕是情人间的亲吻,都不曾留下。</p>在墨雨柔期待着发生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腹部感觉到一股温暖的热浪,一双大手隔着轻薄的衬衣,温柔的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p>“当时,洛洛在你肚子里是什么感觉,她乖嘛?”</p>耳边,传来萧梓琛低沉却无比温柔的声音,墨雨柔顿时一阵羞愧,难道是自己她饥渴邪恶了,这么就不见,难道不是久旱逢甘霖吗?</p>墨雨柔睁开眼,对上萧梓琛早就没有冷意的黑眸,暗暗呼了口浊气,轻启红唇,自己的手也轻轻放在了腹部,一只宽厚滚烫的大手紧紧的包裹住了她的小手。</p>“她很乖,除了每天上午会动一下,其他的时间,都非常的安静。”</p>“让我看一下。”</p>耳边,又传来萧梓琛的声音,墨雨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小腹微凉,衣服已经被萧梓琛掀起,墨雨柔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的腹部。</p>那里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是生孩子留下的,本来拿到疤痕可以经过后期护理淡化,可因为产后大出血,医生为了抢救她,在她的腹部留下来一道接近十五厘米的疤痕,而且是永远都消除不掉。</p>这就像留在她腿上的疤痕一样,让墨雨柔觉得自卑,尤其是在心爱之人的面前,那么私密的地方,她怕那条触目惊心的伤疤引起萧梓琛的不适,甚至是在某些事情上的排斥。</p>可墨雨柔的阻挡无济于事,下一秒,萧梓琛那厚重的大手已经握着她的手离开了小腹。</p>萧梓琛更是跪在了床尾,目光温柔的下移,最后停留在了那道象征着生死一搏的刀疤上。</p>墨雨柔皱着眉,此时的她,心情复杂,原本平坦的小腹,此时除了那道狰狞的伤疤,还有一道道还没完全淡去的妊娠纹,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赤身裸体的将身上所有的缺点全都暴露了出来,即使如墨雨柔这般自信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也会慌张。</p>忽的,那道已经没有什么感觉的刀疤上,传来隐隐的温热,那有些寒意的薄唇温柔的落在那道伤疤上,就像是在轻抚珍贵的宝贝,那般的温柔,那般的轻盈。</p>“梓琛,我……”</p>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麻麻的,酥酥的,心口温暖激动,原本的紧张和担忧在这温柔的亲吻下渐渐散去。</p>“雨柔,谢谢你。”</p>这时,萧梓琛缓缓上移,最后,薄唇落在了墨雨柔的耳畔,一道低沉且有些颤抖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徘徊。</p>“梓琛,你……唔……”</p>墨雨柔刚要开口,下一秒,红唇已经被萧梓琛堵住,一年的离别,无尽的思念,看不到尽头的迷茫,沉沉的担忧,在这一刻,化作最长情的吻,萧梓琛紧紧的将墨雨柔搂在怀里,抵死缠绵。</p>萧梓琛的吻非常的激烈,带着久别重逢后的狂野和炙热,墨雨柔被吻得感觉快要窒息了,可她亦是紧紧的搂着萧梓琛的脖子,恨不得两个人融为一体。</p>一年的清心寡欲,激起了两个惺惺相惜的热恋男女所有的激情和欲望,尤其是墨雨柔,感觉自从生了孩子后,自己也变得更加的敏感了,只是一个拥吻,已经挑起了她所有的冲动。</p>要不是一条腿不能动,也许此时墨雨柔已经反客为主,将萧梓琛压在身下了。</p>外套掉落,皮带松垮,墨雨柔更是只剩下一件贴身的吊带,性感的锁骨,留下了萧梓琛温热的气息。</p>躺在萧梓琛身下的墨雨柔此时已经渐渐双眼迷离,在萧梓琛温柔的拥吻下,扭动着纤瘦的身躯,如一个魅惑的美女蛇,直击萧梓琛那渐渐柔软的心脏。</p>忽的,萧梓琛感觉腰际一松,那裤子上的扣子不知何时松垮,顿时,萧梓琛那灼热的眼眸闪过一丝隐忍的理智,下一秒,一个翻身,侧身躺在了墨雨柔的身旁。</p>眼前一空,一条柔软的被子盖在了墨雨柔的身上,耳边,是萧梓琛粗重的喘息声,意乱情迷的墨雨柔微微一愣,迷离的眼眸落在身旁的萧梓琛身上,像是在控诉着什么。</p>“梓琛……”</p>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墨雨柔的嘴边传来,透着一丝隐隐的不悦。</p>此时的萧梓琛似乎已经从那火热的情欲中清醒过来,侧身,将墨雨柔再次拥入了怀里,一股浓烈的烟草味夹杂着酒精味扑面而来。</p>一个浅吻温柔的落在了墨雨柔的额间,随之,一道浑厚隐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p>“家里没有安全套。”</p>声音刚落,墨雨柔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算起来,他们也算老夫老妻了,可忽然说起这样有些私密的话,墨雨柔还是控制不住的心跳。</p>萧梓琛看到墨雨柔这娇羞的模样,眼眸中闪烁着一丝炙热的火光,但终究还是被他心里的疼惜压抑住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