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484、夫人说她好久没见到秦小姐了</p>萧梓琛明显一愣,昨天看到小洛洛,那孩子看上去也就两三个月大,按庄君泽说的,孩子不是出生快六个月了。</p>“萧总,能听我把话说完吗?”</p>庄君泽无奈的开口道,萧梓琛这才冷静下来,庄君泽便又继续说道。</p>“生产手术很快,差不多四十多分钟,洛洛就被送了出来,因为是早产儿,直接送去了保温箱,一待就是一个半月。因为是早产儿,所以洛洛看上去比足月的要小很多,不过你放心,洛洛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我相信以你和雨柔的经济条件,洛洛的后期营养也不用担心。”</p>“那雨柔呢,她情况怎么样?”</p>这时,萧梓琛急迫的问道,他根本不关心小孩子,心里只想知道墨雨柔的情况。</p>听到这话,庄君泽也明白为什么墨雨柔可以这样的不顾一切,至少面前这个男人把墨雨柔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p>这时,庄君泽脸色微沉,萧梓琛看到庄君泽突然阴沉的神色,眸光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担忧。</p>“手术一开始进行的非常顺利,孩子送出来后,脑科专家就给雨柔动了开颅手术,可没想到手术过半,雨柔的心跳骤降,出现了产后大出血,原本八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手术,一直持续了快十二个小时。”</p>“所以,最后还是成功了,是吗?”一秒记住http://</p>萧梓琛紧张的看着庄君泽。</p>此时庄君泽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p>“算是吧。”</p>萧梓琛一听,担忧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问道。</p>“什么叫算是吧?”</p>“因为这台手术本来的成功率就只有两成,虽然手术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可最终结果算是成功的,只是……”</p>“只是什么?”</p>萧梓琛根本不给庄君泽喘息的机会,又急迫问道。</p>“只是手术后墨雨柔陷入了昏迷,整整四个月,所有人都快要放弃了,不过老天眷顾,半个多月前,她醒了过来。”</p>庄君泽现在回想起这几个月的煎熬,都有些后怕。</p>萧梓琛听到这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原来,这个女人这一年是在和死神抗争,可他竟什么都不知道。</p>看萧梓琛一直不说话,庄君泽给他倒了一杯酒,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说道。</p>“你放心吧,现在她的情况很好,只要悉心照料,应该会比一年前更好,至于她的腿,复健后应该没什么大碍。”</p>直到听到这些,揪了一晚上的心终于稍稍放松了些。</p>“萧梓琛,我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付出这么多的,说实话,在雨柔昏迷期间,我甚至有些庆幸,至少那个时候只有我陪在她的身边。”</p>这时,庄君泽感慨了一句,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而他说出这些,也算是对萧梓琛的一种警告。</p>萧梓琛喝了口酒,脸上没有了一开始对庄君泽的那种愤懑,忽的,他举杯说道。</p>“这一年,谢谢你。”</p>说着,萧梓琛一口干了手里的酒。</p>不管怎样,这个男人这一年一直陪着墨雨柔,他必须感谢,哪怕心里有无比的嫉妒和不甘,但有些事实是无法改变的。</p>庄君泽有些诧异,能从面前这个无比骄傲的男人口中听到这两个字,那可比中大奖还要难。</p>庄君泽忽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倒腾了一会儿,萧梓琛的好手机便发出滴滴滴的声音。</p>“这里面是洛洛出生后所有的照片,还有雨柔从怀孕后我偷拍的。”</p>萧梓琛听到后,立刻拿起了手机,里面足足三百多张的照片,萧梓琛一张不落,全都看了一遍,每次看到墨雨柔那苍白的脸色,或是痛苦的表情,萧梓琛的眉头就会皱上一些。</p>这一晚上,两个男人,一直在聊墨雨柔的事情,最后,两个人都醉倒在了酒吧,服务员进来收拾东西的时候,两个商界精英已然醉成一滩烂泥。</p>早上七点,经过两天的倒时差,墨雨柔已经调整到了一年前的作息时间,七点准时出了卧室,然后去了健身房。</p>“大姐,你今天就要搬回去了吗?”</p>昨晚墨雨航回来的很晚,不过看到客厅放着的行李,就知道墨雨柔要搬回昊天居了。</p>此时的墨雨柔正扶着墙壁练习走路,这才走了不到十分钟,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p>“嗯,既然回来了,也该回去了,洛洛需要父亲。”</p>“是姐夫请你回去的吗?”</p>墨雨航昨晚明显感受到萧梓琛和墨雨柔之间微妙的气氛,可不像是夫妻间的亲密互动。</p>墨雨柔听了,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道。</p>“这重要吗?那里本来就是我的家,既然回来了,当然得住在那边,难不成你姐夫不开口,我还一直住在你这?”</p>“为何不行,亏我之前还觉得姐夫挺爱你的,你现在人都回来了,还给他生了那么可爱的女儿,居然还生你气,我要是你,就不回去,等他那天主动开口了再回去。”</p>墨雨航替墨雨柔叫屈,不过墨雨柔到并不在意,反而帮着萧梓琛说话。</p>“好了,其实他生气是应该的,不过你放心,大姐什么时候让自己委屈过,别忘了,昊天居可是你大姐的产业,他要是一直闹别扭,大姐就将他扫地出门。”</p>说着,墨雨柔撑着墨雨航的手坐回了轮椅上,然后说道。</p>“一会儿还得麻烦你送大姐回去了,走吧,洛洛应该要醒了。”</p>说着,墨雨柔离开了健身房。</p>八点不到,墨雨航开车,带着墨雨柔,杰西卡和小洛洛朝着昊天居出发了。</p>醉意阑珊,萧梓琛和庄君泽昨晚两个人喝掉了三瓶红酒,一瓶威士忌,直接睡在了这边,早上还是被酒吧的服务员叫醒的。</p>一夜宿醉,头痛欲裂,萧梓琛本打算直接去找墨雨柔的,可闻到这一声的酒气还有浓浓的烟草味,不禁直皱眉头,最后决定先回昊天居换身衣服再去接她们娘两。</p>离开的时候,庄君泽叫住了萧梓琛。</p>“萧梓琛,如果让我知道你伤害了雨柔,我一定会把她从你身边带走,包括你们的女儿。”</p>“放心吧,不会有这一天的。”</p>说着,萧梓琛背对着庄君泽摆了摆手,又说了句。</p>“你要是想洛洛了,随时欢迎你回来看她,不过,雨柔就免了。”</p>经过昨晚两个男人开诚布公的喝了一夜,萧梓琛对这个男人的芥蒂已经全部消失,在某种意义上,庄君泽算是他们一家人的恩人。</p>秦芷研的公寓里,昏暗的卧室,厚重的窗帘将窗户挡的严严实实的,任凭外面阳光明媚,却是一丝阳光都没有落入卧室。</p>宽敞的大床上,秦芷研卷缩在被窝里,她睡得格外的乖巧,一点都没有白天变身白衣天使时的那份干练,倒是多了一丝女人的柔软。</p>卧室旁边的浴室里,隐约传出阵阵流水声,紧闭的门缝,透过几道微弱的灯光。</p>不一会儿,浴室里恢复了安静,不出片刻,浴室门打开了,只见傅裕笙上身赤裸,腰间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p>水沿着发丝然后顺着脸颊,最后滑落至前胸,说不出的一种诱惑的禁欲。</p>傅裕笙瞥了眼床上沉睡的女人,没有去打扰,而是走去一旁拿过自己的手机走出了卧室。</p>叮咚……</p>这时,门铃响了,傅裕笙瞥了眼自己的模样,想了想,还是折回房间,随手捡起昨天丢在地上的诚意,随意的披在身上,然后才去开了门。</p>“少爷,这是你要的衣服。”</p>是傅家的管家,当他毕恭毕敬的拎着一个袋子看向开门的傅裕笙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便是一抹了然于心的浅笑。</p>傅裕笙淡定的接过管家递过来的袋子,对于管家脸上的表情,他并未在意,从他打电话给家里让人送换洗衣服过来的时候,便做好了心理准备。</p>当然,有一点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过来送衣服的会是他的母亲,那个一直想要撮合他和秦芷研的母上大人。</p>傅裕笙接过袋子准备关门之际,管家又来了句。</p>“少爷,夫人说她好久没见到秦小姐了,让我转告秦小姐,如果方便,今晚邀请她吃顿晚饭。”</p>管家这么一说,傅裕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过想到昨晚的激情放纵,想了想,说道。</p>“过两天吧,放心,母亲那边我会解释。”</p>傅裕笙都这么说了,管家也没有在说什么,迅速的离开了公寓。</p>傅裕笙拿着衣服迅速的换好后,便走去了厨房。</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