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482、祝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墨雨柔的爱</p>这时,吴妈重重的叹了口气,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萧梓琛问道。</p>“小姐现在情况怎么样?”</p>“比一年前瘦,说是刚做了开颅手术,因为胎儿压迫,受伤的腿暂时失去了知觉,只能靠轮椅行动。”</p>萧梓琛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吴妈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幽幽的说道。</p>“没事就好,没事就好。”</p>听到吴妈这话,萧梓琛就更加的心急了,又问道。</p>“吴妈,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p>这时,吴妈又叹了口气,沉默了许久,这才开了口。</p>“先生,当初小姐的车祸,除了脑中的那个血块,其实对她的身体还造成了一个不可逆转的伤害。当时出租车翻下山的时候,她的腹部被一根钢筋刺穿了,子宫破裂,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可这也导致她的子宫比正常的人都脆弱。如果怀孕,随着胎儿的长大,子宫可能随时再次破裂,造成腔内大出血,危及生命,当初小姐醒过来知道自己可能再也当不了母亲的时候,一度想过自杀。”</p>吴妈含着泪,述说着这段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是墨雨柔藏得最深的秘密,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吴妈也就只有傅裕笙知道了。</p>吴妈声音哽咽,说到这,停了一下,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p>“先生,你应该能感觉到,小姐其实一直爱着你,可在一开始你追求她的时候,她一直在逃避,不是因为她不相信你,而是她害怕自己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没想到最后她还是被你的执着打动了,所以她就用丁克当做借口,事实上,那段时间,她比谁都有压力,尤其是每次面对萧夫人明里暗里的催生,她虽然嘴上不说,可我却知道她自己有多痛苦。”</p>“所以,这才是她离开的真正原因,是吗?”</p>萧梓琛总算明白了,这远比他知道的更加的严重,这一刻,他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吴妈点了点头,说道。</p>“当时傅院长和英国的专家组对小姐的身体做过评估,她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一个胎儿的正常发育,就算侥幸坚持到出生,也可能在生产过程中造成大出血,总之,小姐的身体如果想要生孩子,很有可能会造成一尸两命。”</p>说到这,吴妈抬头看向了萧梓琛,语气变得严肃了许多,接着就听她声音低沉却无比认真的说道。</p>“我相信小姐在知道怀孕的时候就已经作出了选择,她之所以离开,就是想要拼命保住你和她的孩子,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她甚至都没打算活着回来见你。”</p>最后这句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刺刀重重的扎进了萧梓琛的心口,他感觉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内心复杂万分,痛苦到无法呼吸。</p>悲痛之后,萧梓琛更多的是听到这些事情的后怕,心里更是庆幸上苍的怜悯,还能让墨雨柔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p>比起墨雨柔为自己做的这一切,一年的分别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女人可以为了自己豁出性命,和这个一比,似乎其他的错都变得微不足道了。</p>这时,萧梓琛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没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男人浑厚的声音。</p>“萧总?有事?”</p>“庄君泽,我现在要见你。”</p>没错,萧梓琛找到了庄君泽,听了吴妈刚才说的,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年,墨雨柔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p>电话那边的庄君泽微微一愣,这口气,听着怎么像是要找他干架似的。</p>就在庄君泽犹豫之际,萧梓琛又开了口。</p>“我想知道雨柔这一年所有的事情,庄先生,请你毫无保留的告诉我。”</p>电话那边的庄君泽沉默了片刻,终于开了口。</p>“好,我们在哪见面?”</p>“醉意阑珊,郁景州的酒吧。”</p>“行。”</p>挂了电话,萧梓琛转身看着身后几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神,说道。</p>“我出去一趟。”</p>众人纷纷点头,然后全都目送着萧梓琛离开了别墅。</p>晚上十点不到,洛城某小区,一辆白色路虎停在了一栋公寓楼下面,车子停稳后,并没有熄火,傅裕笙转身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秦芷研,微微蹙眉。</p>“芷研,醒醒,到家了。”</p>傅裕笙轻推了一下早已睡着的秦芷研,小声说道。</p>此时的秦芷研,脸蛋绯红,身上散着一丝淡淡的酒气,听到声音后,迷迷糊糊的轻哼一声,然后徐徐睁开眼,用那双迷离的眼眸望着面前俊逸的男人,忽的双手一把搂住了傅裕笙,然后送上了自己柔软粉嫩的红唇。</p>傅裕笙避闪不及,眼看着就要被秦芷研亲上了,傅裕笙顿时脸色一沉,说道。</p>“秦芷研,你喝醉了。”</p>顿时,秦芷研表情一怔,随即眼眸中闪过一丝暗淡的流光,松开了傅裕笙,苦涩一笑,什么都没说。</p>秦芷研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推门下了车。</p>酒意上头,再加上夜风吹来,脑子一阵眩晕,秦芷研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车门上,额头顿时红了一片。</p>傅裕笙见状,急忙熄火下车,走到副驾驶那边,看到秦芷研半倚着车身,双手吃力的撑着车子,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p>傅裕笙急忙上前扶住秦芷研,可下一秒,又被秦芷研奋力的推开了。</p>“走开,别碰我。”</p>秦芷研愤怒的吼着,她讨厌这个男人,说完,秦芷研便站立着,然后摇摇晃晃的往楼栋里走去,可她喝的实在是太醉了,没走两步,又是一个踉跄,好在傅裕笙动作快,一把捞起秦芷研,抱着她走进了楼栋。</p>“傅裕笙,放开我。”</p>被抱起的秦芷研很不老实,一直挣扎着想要从傅裕笙的身上下来。</p>“秦芷研,不想惊动整栋大楼的人,我劝你还是安静一点。”</p>此时都快深夜十点了,走在狭长的过道里,秦芷研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大声,继续叫喊,肯定会惊动这里的住客。</p>听到傅裕笙的话,秦芷研总算老实了,但却还是在拼命的挣扎。</p>“傅裕笙,你这个混蛋,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对你的感情。”</p>“傅裕笙,墨雨柔已经有老公了,为什么你就放不下她。”</p>“傅裕笙,你真可怜,我祝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墨雨柔的爱。”</p>“哈哈哈,秦芷研,你好傻。”</p>秦芷研靠在傅裕笙的怀里,从一开始的怒骂变成最后的自嘲,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傅裕笙见到这样的秦芷研,脸色阴沉,眸光复杂。</p>很快,他们进了秦芷研的公寓,密码是傅裕笙的生日,从秦芷研搬到这里的第一天,她就把大门密码发到了傅裕笙的手机上。</p>进了公寓,傅裕笙刚把秦芷研放到沙发上,下一秒,秦芷研一把推开他,然后迅速的冲进了卫生间,再然后,厕所里便传来一阵呕吐声。</p>傅裕笙心里倒是暗自庆幸,这女人居然一直忍着,没有吐到他的身上。</p>随后,傅裕笙也没干站着,走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进了卫生间,此时的秦芷研毫无形象的趴在马桶上,身上的礼服皱皱巴巴的垫在腿上。</p>“你还好吧,自己什么酒量不知道吗,喝那么多酒。”</p>傅裕笙一边拍着秦芷研的背,一边说道,可此时的秦芷研那有心情听他说这些,一边吐着,一边推着傅裕笙说道。</p>“不用你管,你还是去关心的墨雨柔去吧,别在出现在我的面前,走。”</p>说着,秦芷研整个脑袋耷拉在马桶上,顿时大哭了起来。</p>“傅裕笙,你个大混蛋,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p>“都快两年了,你就不能忘掉墨雨柔吗?哪怕给我腾出一点点位置也好啊,你知不知道现在这样,我也很累的。”</p>“傅裕笙,为什么你就不能多关心我一点。”</p>“傅裕笙,我这里好难受,好痛好痛……”</p>声音越说越轻,最后,秦芷研居然趴在马桶上睡着了。</p>傅裕笙看到秦芷研这幅模样,既生气又好笑,之后,他放下水杯,一把抱起秦芷研,刚准备往卧室走去,秦芷研轻声哼了句。</p>“头好痛,好渴。”</p>“傅裕笙,你个大坏蛋,我讨厌你。”</p>“知道头痛还喝酒,你这个女人,能不能让人省点心。”</p>傅裕笙宠溺的看着怀里脸色痛苦的秦芷研,眼中透着秦芷研一直忽视的那种温柔。</p>傅裕笙将秦芷研抱上床,看着她弄得脏兮兮的礼服,心一横,直接将秦芷研身上的衣服褪去,只留下性感的蕾丝文胸和内裤,然后迅速的帮她盖好了被子。</p>呼……</p>忙完这一切,傅裕笙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出卧室,又给秦芷研倒了杯水走进来。</p>“芷研,起来,喝点水。”</p>傅裕笙一手扶着秦芷研坐起来,一手端着水杯,声音温柔的说道。</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