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370、什么也做不了</p>后面的话,墨雨柔羞愤的说不出口,只能愤怒的瞪了眼萧梓琛,然后背过身去。</p>光洁的后背露在外面,原本洁白的肌肤,此时却多了很多刺眼的青紫,可想而知昨晚萧梓琛有多么的失控。</p>萧梓琛轻柔的帮墨雨柔擦着药膏,这药膏其实也没太大的药效,清清凉凉的,却能缓解酸疼。</p>萧梓琛将药膏一点点的涂抹在墨雨柔的身上,清凉的药膏瞬间减轻了墨雨柔很大的酸疼。</p>此时,萧梓琛尤为低沉的声音传来。</p>“老婆,所以,我们两年前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是吗?还有那次在英国,一切都是你骗我的。”</p>萧梓琛这么一问,墨雨柔身体微微一怔,然后拿头盖住了自己的脸,只露一个后背让萧梓琛涂药。</p>萧梓琛见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安静的涂着药膏,大约过了三四分钟,萧梓琛涂完药膏,去洗了一下手。</p>此时,墨雨柔感觉身旁一空,这才把脸从被子里露了出来,听到浴室传来的流水声,心情复杂。</p>不一会儿,萧梓琛从浴室走了出来,墨雨柔下意识的眼神避闪,可这一次,萧梓琛没有在给她逃避的机会,而是直接躺在了墨雨柔的身旁,然后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一手温柔的摸着墨雨柔的长发,再一次追问道。一秒记住http://</p>“可以告诉我,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p>知道自己逃避不了,墨雨柔只能坦白从宽,想了想,说了句。</p>“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对致幻药免疫吗?”</p>萧梓琛一听,一头雾水,免疫,那就是无效,可他那两次被人下药都像是失去记忆似的。</p>“什么意思?”</p>萧梓琛最后看着墨雨柔问道。</p>墨雨柔此时也没有刚才那般娇羞,躺在萧梓琛的怀里,有意无意的玩着萧梓琛的衣角,然后缓缓开口道。</p>“就是普通的致幻药对你没效果,你吃了那药就像是喝醉了一样,只会昏睡,什么也做不了,而且醒来后对之前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p>这是只有墨雨柔知道的秘密,她一个人守了快三年,谁也没有告诉。</p>当年,墨雨柔为了让父亲答应她嫁给萧梓琛,给萧梓琛下了药,希望能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她父亲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只能答应这门亲事。</p>可让墨雨柔没想到的事,那一晚,萧梓琛就像是昏死过去似的,怎么叫都叫不醒他,更别提和她能发生些什么。</p>恰好那一晚墨雨柔在给萧梓琛脱衣服的时候,在解皮带的时候手指被划破了,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了血渍,后来居然成为让所有人都误会的证据。</p>墨雨柔其实本来想要把这件事和萧梓琛说清楚,可当萧梓琛醒来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和墨雨柔躺在一张床上,便以为自己和她发生了关系,什么都没询问,直接对着墨雨柔一同乱骂,然后便离开了酒店。</p>如果当时萧梓琛能稍微留心一点,便会发现那张大床的另外一半位置根本就没有睡过人,而墨雨柔为了照顾萧梓琛,一夜未眠,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守了他一夜。</p>听到这匪夷所思的原因,萧梓琛一脸诧异,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奇怪的体质,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也不用担心再发生此类的误会了。</p>萧梓琛沉默了许久,心里充满了好奇,忽的,眼眸深邃且诡谲的盯着墨雨柔,一脸邪魅的问道。</p>“所以,你也没试着勾引我看看,说不定我当时只是睡着了呢。”</p>“闭嘴吧,英国那次,你连自己怎么来到我的房间都不知道,你确定我勾引你你就会上钩。”</p>墨雨柔一脸嫌弃的看着萧梓琛,那两次她可真是蒙了大冤了,明明什么都没得逞,却被这个男人当做坏人,还说出那么伤人的话。</p>想到这些,墨雨柔便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述说。</p>萧梓琛此时的表情变化多样,一会儿陷入思考,一会儿又喜上眉梢,随后,萧梓琛一把抱住墨雨柔,抱的墨雨柔都快喘不上起了。</p>墨雨柔就听耳边传来萧梓琛温柔磁性的声音。</p>“老婆,我爱你,这辈子,我萧梓琛绝不负你。”</p>萧梓琛感觉自己如获至宝,心情格外的激动,可深情过后,又有些担忧的看着墨雨柔,一脸心疼。</p>“对不起,昨晚没伤到你吧,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p>总算萧梓琛还没彻底失去理智,不过心里也有些后怕,毕竟上次体检后,傅裕笙单独找他聊过,墨雨柔现在看上去和正常人无虞,可她的身体非常的虚弱,任何一个感冒都可能要了她的性命。</p>想到昨晚自己毫无节制的索取,再看看自己留在墨雨柔身上这或深或浅的淤青,萧梓琛真的担心昨晚的过度会给墨雨柔的身体造成伤害。</p>墨雨柔上一秒还沉浸在萧梓琛的深情表白中,下一秒听到这些,稍稍恢复白皙的脸上顿时又晕了一层红雾,然后直接从萧梓琛的怀里躲进了被子里,蒙着脑袋说道。</p>“萧梓琛,你是不是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昨晚干了什么啊?我很好,如果我连夫妻间正常的事情都做不了,你觉得我会答应和你复合吗?”</p>为了让萧梓琛放心,墨雨柔说了很严重的话,可萧梓琛听了,却当真了,一把又将墨雨柔搂进了怀里,说道。</p>“胡说什么呢,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抵不上那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吗?雨柔,别质疑我对你的爱,为了你,我可以接受所有。”</p>萧梓琛又认真了起来,他不希望自己在墨雨柔的心里是那种肤浅的男人,对他而言,心灵上的结合远比肉体的满足更加的重要。</p>看到萧梓琛如此的严肃,墨雨柔微微一笑,她不想把气氛变得这么严肃,也不想讨论这么沉重的话题。</p>墨雨柔主动搂住了萧梓琛的腰,脑袋靠在萧梓琛的胸口,温柔轻语道。</p>“我就随口这么也说,你别太在意。”</p>说完,墨雨柔微微抬头,眨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表情有些软萌的说道。</p>“梓琛,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好不好。”</p>如果耀华那些经常和墨雨柔接触的人见到墨雨柔此时的模样,一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p>这和他们眼里那个杀伐决断,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墨董是一个人吗?此时的墨雨柔,就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小女人,让所有见到的男人都会保护欲激增。</p>这不,萧梓琛在看到墨雨柔那双萌动的大眼睛的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整个人酥的恨不得将一切都双手奉上。</p>萧梓琛看了眼沙发上昨晚被他扔掉的衣服,有些不想过去,低头在墨雨柔的额头亲了一下,说道。</p>“我们再睡一会儿?”</p>“不要,我要再不起来吴妈还以为我怎么了呢,赶紧,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好不好嘛?”</p>最后这四个字,墨雨柔带着重重的鼻音,也因此多了几分娇媚。</p>萧梓琛听了,身体一紧,原本抱着墨雨柔的大手有些不受控的在墨雨柔的背上来回摩挲。</p>墨雨柔的耳边,回荡着萧梓琛越加粗重的喘息声,背上那略显粗糙的指腹越来越烫,墨雨柔立刻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p>就在萧梓琛的脸快要贴在墨雨柔的脸上的时候,墨雨柔伸手挡在了两人中间,微微皱眉,露出一抹无辜可怜的眸光,语气轻幽软糯的说道。</p>“梓琛,我全身都疼。”</p>一听这话,萧梓琛那有些迷离的眼眸渐渐清醒,带着一丝浑浊野心的眸光渐渐恢复清明,看着墨雨柔那弱小无辜的表情,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重新躺回了床上,然后轻搂着墨雨柔,声音粗重的说道。</p>“抱歉,我又失控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