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398、你这是准备不辞而别吗</p>看现在别墅一片安静,萧梓琛便往这方面想了,不然,以那些人不要脸的程度,恐怕没这么容易离开。</p>“这还得谢谢珂尔小姐和骆少,正好他们过来找小姐,珂尔小姐几句话便把他们打发了。”</p>萧梓琛听到这里,总算是安心了些,想到赵珂尔那张嘴,此时倒有些觉得墨雨柔有赵珂尔这个闺蜜也不是没有好处的。</p>之后,萧梓琛便上了楼,在书房里找到了墨雨柔。</p>此时的墨雨柔躺在书房的沙发上,竟睡着了,膝盖上还放着一本未看完的书。</p>萧梓琛开门走进去,放轻了脚步,走到沙发边,把墨雨柔腿伤的书拿走后,又帮她把毯子往上拉了点,这才在旁边的沙发坐下。</p>不过他刚坐下不久,墨雨柔便有了动静,缓缓睁开眼,看到萧梓琛坐在身旁,看了眼手表。</p>“这么晚了。”</p>说着,墨雨柔拿掉毯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p>“于家那边来了人,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p>此时,萧梓琛低沉的声音传来。</p>可能墨雨柔还在为中午的事情闹别扭,态度有些清冷,走到办公桌旁,随意的拨弄着桌上的一个摆件,说道。</p>“事出突然,没来得及告诉你,不过都已经解决了。”</p>听到这话,萧梓琛轻轻地叹了一声气,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墨雨柔的身后,看着她纤瘦却格外坚毅的背影,眉头紧皱,声音低沉的说道。</p>“你就是这样,总觉得只要是自己能解决的事,都不会告诉我。”</p>墨雨柔听到这话,手轻轻一抖,感觉到背后强大的压力,也是深吸一口气,转身,正好对上萧梓琛那那双锐利的眼眸,只是那深邃的眼眸中似乎透着一丝忧愁。</p>墨雨柔勉强的扯出一抹浅笑,说道。</p>“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觉得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你又何必这么在意呢。”</p>“何必在意?墨雨柔,为什么我不去在意别人的事,却对你的事那么上心,你居然这么说。”</p>萧梓琛眼底闪过一丝薄怒,说完后,冷冷一笑,似乎有些失落。</p>墨雨柔隐约感觉到萧梓琛那淡淡的怒意,也知道自己刚才那话说的有些重了,可她又是个要强的人,她这么多年习惯了独立处理一切的危机,现在似乎还没适应什么事都要去依靠别人。</p>墨雨柔很清楚,自己如果说出真心话,一定会让这次的聊天以生气告终,最后想了想,作出了妥协,轻声说道。</p>“好了,这次的事是我疏忽了,以后不会这样了。”</p>说完,墨雨柔便转身走去了门口。</p>“走吧,下楼吃饭吧。”</p>“那你们公司的扶贫活动呢,能不能别去,或者让我陪着一起。”</p>听到这话,墨雨柔停下了脚步,她以为他们已经讨论结束了,没想到萧梓琛又提起了这件事。</p>“梓琛,这件事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p>“是吗?那为何要把行程提前,雨柔,你这是准备不辞而别吗?”</p>萧梓琛一脸失落,声音也有些无力,那双深邃的眼睛肿透着一丝悲凉。</p>要不是今天他去耀华接墨雨柔,自己还被蒙在鼓里,这个女人明着答应看体检情况再决定去与不去,可没想到竟偷偷的把行程提前了。</p>萧梓琛这么一说,墨雨柔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心虚,转身,看向萧梓琛,见到那一脸的忧愁,心里也觉得对不起这个男人。</p>“梓琛,我只是不想有什么事来打扰到我的工作,你明白吗?”</p>“所以,你就选择了欺骗。”</p>这是令萧梓琛最失望的点。</p>墨雨柔自知理亏,她也知道自己这次做的有些过分,可她这也是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她不想因为自己和萧梓琛之间的关系,或者是自己的身体原因而影响到她的工作。</p>作为一个集团的董事长,下面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董事会还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墨雨柔不想自己只是个坐享其成的董事长,她要的是能让众人信服的能力。</p>可这一切在萧梓琛面前,似乎永远都比不上她身体的重要性。</p>这一点,墨雨柔知道自己没有责怪萧梓琛的理由,作为萧梓琛的妻子,如果萧梓琛有这些方面的困扰,她也会担心。</p>墨雨柔无语辩驳,最后只能说一句。</p>“抱歉,但是这次的行程我势在必行。”</p>“所以,你不顾我的担心,也不顾自己的身体,你就要一意孤行,是吗?”</p>萧梓琛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促,此刻的他,焦虑,担忧,失落,却又拿这个女人没辙。</p>墨雨柔思索片刻,眼眸中闪着坚定的流光,一脸认真的点头道。</p>“我必须去,但这不是一意孤行,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把行程提前,那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人员的配置,我增加了两个医师随行,所以我不是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为了不让你担心,我缩减了其中一些可能有不安全隐患的行程,梓琛,我希望你在担心我的同时,也能支持我的工作,行吗?”</p>说到这,墨雨柔长吸一口气,又说了句。</p>“我们两为这件事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我觉得继续说下去,只会让彼此不愉快,所以,这件事到此为止,既然你说服不了我,而我也不能让你全然的放心,那我们就不要在讨论这件事了。”</p>说完,墨雨柔走出了书房,只不过在下楼的时候,墨雨柔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那紧皱的眉心似乎一直没有放松过。</p>吃完饭的时候,吴妈他们都感觉到了凝重的气氛,一顿晚饭吃得格外的安静,墨雨柔和萧梓琛几乎没有任何交流。</p>晚饭过后,墨雨柔也早早的回了房间,而萧梓琛则一个人待在书房,等他回到卧室的时候,墨雨柔早就睡着了。</p>第二天早上,墨雨柔吃过早餐正准备去公司,接到了疗养中心的电话,说是于家那几个人去了疗养中心,不知道和老爷子说了什么,老爷子的血压升高了很多,目前还在吸氧。</p>听到这些,墨雨柔直接挂了电话,都来不及那外套,便朝着门外跑去。</p>这时,萧梓琛正好从楼上下来,看到墨雨柔火急火燎的走出去,急忙追了上去。</p>“雨柔,出什么事了。”</p>虽然两个人还在冷战,可看到墨雨柔这慌乱的表情,萧梓琛还是忍不住关心询问。</p>“外公血压不太稳,我现在过去。”</p>说着,墨雨柔手忙脚乱的开了车门。</p>萧梓琛见状,急忙和吴妈说道。</p>“吴妈,把雨柔的外套拿来。”</p>说完,萧梓琛便走到车旁,拉住了墨雨柔。</p>“我来开车。”</p>墨雨柔愣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之后便匆匆上了副驾驶,等吴妈把墨雨柔的外套送过来,萧梓琛便带着墨雨柔迅速的离开了别墅。</p>“都怪我,我怎么忘了那些人在我这没讨到便宜,一定会去找外公。”</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