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377、他就是个闷骚</p>从过年期间在中东那边见过一面后,萧梓琛回来依旧没放弃调查,就如这次查姜沫夭的事情一样,一切看上去都太顺利,可如果当年努力隐瞒,为何现在又全盘托出,这太不合常理了。</p>刘明宇这次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要难看,这件事他一直盯着,可真的是一点进展都没有。</p>“萧总,周先生一直在中东那边,我们派过去的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萧总,会不会真的是我们想多了,也许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呢。”</p>听到这些,萧梓琛叹了口气,烦躁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耸立云霄的高楼,幽幽的说了句。</p>“也许吧,算了,反正老头那边你继续让我们的人盯着,哈尔斯那边你也再去确认一下。”</p>说到这,萧梓琛又看了眼桌上的一张照片,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p>“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洛县呢。”</p>刘明宇听到了,幽幽的来了句。</p>“萧总,会不会是和哈尔斯一起去的,毕竟哈尔斯是他的助理。”</p>萧梓琛听了,淡淡一笑道。</p>“老板跟着助理走,这?有可能吗?”</p>一句话,把刘明宇问住了,的确,一般都是助理跟着老板的行程走,哪有老板迁就助理的。</p>而且如果姜沫夭的死真的和哈尔斯有关,那个人为何会置之不理。</p>明明眼前摆了一堆的证据,可萧梓琛却觉得一片漆黑,根本不是他们所想要的真相。</p>刘明宇听到这话,有些迟疑,但还是认同了萧梓琛的话,随后说了句。</p>“萧总,我会让人盯着的。”</p>说完,刘明宇离开了办公室。</p>两天后,豪庭酒店最大的宴会厅,赵珂尔父母四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的晚宴在这如期举行。</p>因为赵家两代人几乎都是从政从军,在洛城有着很深的根基和人脉,今晚的豪庭酒店门口可以说是豪车云集,俨然一个小型的车展现场。</p>赵珂尔今天一大早就被她两个哥哥亲自从昊天居接回了赵家大院,美其名曰为今晚的晚宴做准备,那事实是怎样,也只有她自己能感受到。</p>晚宴六点开始,差不多五点四十左右,墨雨柔和萧梓琛的车缓缓停在了酒店大堂门口,负责接待的门童早就记好了所有宾客的车牌,看到萧梓琛那辆黑色的宾利,立刻跑过来开门。</p>“萧总,晚上好。”</p>门童帮萧梓琛打开了车门,礼貌的招呼着。</p>萧梓琛朝他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另一边,帮墨雨柔打开了车门。</p>今晚的墨雨柔宛若天仙下凡,一条私人订制的水钻贴身晚礼服,一走出车,便成为现场的焦点,瞬间便把周围的女人压了下去。</p>墨雨柔平日里一般都会把头发盘起,以示干练,今晚,她却做了个大波浪,鬓角两边的头发稍稍挽至耳后,头上,戴了一个精致的镶钻头饰,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p>“走吧,外面冷。”</p>此时已经如春,可夜里的风还是有些凉,看着墨雨柔穿的如此的清凉,萧梓琛搂着墨雨柔轻声说道,随后两个人走进了酒店大堂。</p>“梓琛,雨柔。”</p>两个人正要朝电梯那走去,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男人的声音,两人齐齐转身,便看到傅裕笙和秦芷研一同朝这边走了过来。</p>今晚的秦芷研格外的美艳,如果说墨雨柔今晚的装扮如清纯的仙子,那秦芷研今晚便是妖艳的玫瑰。</p>一件红色抹胸短裙,将她那修长白皙的长腿衬托的更加完美,尤其是那胸口的项链,配上若隐若现的胸线,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错觉。</p>墨雨柔不禁对秦芷研挑了挑眉,墨雨柔这一举动,倒是逗得秦芷研有些不好意思了。</p>“这么巧,看来秦小姐今晚是裕笙的女伴了。”</p>萧梓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意味深长的说道。</p>今天这样的场合,如非关系密切,或是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是绝对不会一同出席的。</p>这不比商务酒会,为了面子随便找一个异性一同出席,今晚虽然来宾很多,但实质上还是一个私人晚宴,能有幸受邀的都是赵家的亲戚朋友,没有所谓的应酬。</p>萧梓琛这么一说,傅裕笙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倒是一旁的秦芷研善解人意的说道。</p>“是我邀请傅院长和我一起来的,我爸妈正好去了京都有事赶不回来,我来洛城也才几个月,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怕出错,便只能请傅院长帮我这个忙。”</p>秦芷研这么一说,萧梓琛和墨雨柔相视一笑,然后就听墨雨柔对着傅裕笙说道。</p>“裕笙哥,那你今晚可得好好陪着芷研了。”</p>萧梓琛和墨雨柔是什么意思,傅裕笙岂能不知,不过他也没有表现的多么的不爽,一脸平静的说道。</p>“放心吧,不用你们瞎操心。”</p>说着,傅裕笙看了看门口越来越多的宾客,说道。</p>“走吧,先上楼。”</p>说完,傅裕笙便朝着电梯口走去,走了两步,发现秦芷研没有跟上,又停了下来,微挽着胳膊,秦芷研见状,立刻走过去挽住了傅裕笙的胳膊,两个人朝着电梯走了去。</p>墨雨柔和萧梓琛看着这细微的细节,相视一笑,然后便听墨雨柔调侃道。</p>“我怎么觉得裕笙哥有点暗爽啊。”</p>一旁的萧梓琛听了,来了句。</p>“他就是个闷骚。”</p>听到萧梓琛这样的评价,墨雨柔噗嗤一笑,然后在萧梓琛的耳边轻声说道。</p>“我怎么觉得你也是啊。”</p>萧梓琛一听,搂在墨雨柔腰际的手轻捏了一下她腰间的肉,墨雨柔顿时眉头轻皱,瞪着萧梓琛,谁知萧梓琛幽幽的来了句。</p>“我怎么闷骚了,老婆,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勾引我呢。”</p>萧梓琛说着,原本放在墨雨柔腰际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往下移,墨雨柔顿时身体一紧,立刻拉住萧梓琛快要碰到她臀部的手,然后一脸嗔怒的说道。</p>“萧梓琛,注意场合。”</p>说着,墨雨柔拉着萧梓琛朝电梯口走了去。</p>刚到电梯口,就看到傅裕笙朝着他们戏虐的笑。</p>“啧啧啧,你们两个,分分场合行不行,公共场合,拉拉扯扯,丢人。”</p>傅裕笙打趣道。</p>墨雨柔被这么一说,竟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p>一旁的萧梓琛见状,更是把墨雨柔搂的更紧了,然后来了句。</p>“我们这叫持证上岗,碍着你什么事了,不想看就别看,又没逼你看我们恩爱。”</p>说完,萧梓琛搂着墨雨柔进了电梯,在萧梓琛这里吃了瘪的傅裕笙只能耸了耸肩,然后也走进了电梯。</p>宴会在酒店的四楼,萧梓琛他们到达宴会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来了很多的宾客。</p>因为今晚宴请的都是亲朋好友,赵家弄得是传统的中式晚宴,十人一桌。</p>宴会厅里的每张桌子都写着宾客的名单,墨雨柔他们正好和傅裕笙安排在了一桌,靠近主桌。</p>墨雨柔坐下后,眼尖的发现主桌旁边那张圆桌上的名字,轻轻地扯了扯萧梓琛的衣袖,提醒他看过去。</p>萧梓琛转身一看,嘴角闪过一丝邪魅的笑意,然后挑了挑眉,说道。</p>“看来我们是猜对了。”</p>一旁的傅裕笙见萧梓琛和墨雨柔窃窃私语,神神秘秘的模样,也凑了过来。</p>“说什么呢,神秘兮兮的。”</p>墨雨柔听到后,示意傅裕笙看向旁边那张还没有人入座的大圆桌,傅裕笙转身一看,微微一笑道。</p>“难怪,我就说最近我那医院里有谁呢,每天都能看到明轩的身影,看来今晚这宴会是别有用意啊。”</p>听傅裕笙这么一说,墨雨柔忽然一脸好奇的来了句。</p>“你们说今晚会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p>墨雨柔突然对今晚的晚宴充满的好奇和期待,赵家可是第一次这么高调铺张,看着宴会厅如此喜庆的装扮,虽然是庆祝赵珂尔父母结婚四十周年,可这周围的装饰总觉得有些太过年轻话,看上去更像是年轻人喜欢的类型。</p>一旁的萧梓琛听了,冷不丁来了句。</p>“能发生什么,难不成还能当中宣布赵珂尔和骆明轩订婚。”</p>萧梓琛这么一说,墨雨柔和傅裕笙全都一愣,双双看向了萧梓琛。</p>萧梓琛此时也一脸诧异,然后轻咳一声道。</p>“我就随口一说,应该不会,就你那好闺蜜的性格,也不像是能任人摆布的主。”</p>墨雨柔一听,想想赵珂尔这些年的丰功伟绩,也觉得自己刚才那个想法太大胆了,说了句。</p>“这倒也是,以珂尔的脾气,这要真是订婚宴,八成会撂挑子走人。”</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