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388、恩情归恩情</p>一个全套下来,足足三个小时,等墨雨柔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包厢里已经不见沈乐怡的身影了。</p>墨雨柔眼眸微暗,随后走出了包厢,刚走到休息区,就看到沈乐怡贴着萧梓琛坐着,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萧梓琛看上去表情淡淡的,似乎也没怎么认真听沈乐怡讲话。</p>这时,卢雅珍也从包厢走了出来,看到墨雨柔安静的站着,便走过去,正巧看到远处纠缠着萧梓琛的沈乐怡,微微蹙眉,然后走到墨雨柔身边轻推了她一下。</p>“赶紧过去吧,我去结账。”</p>说完,卢雅珍去了服务台那边,墨雨柔则慢慢的朝萧梓琛那边走了去。</p>此时,萧梓琛正好抬头看到墨雨柔,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墨雨柔这边走来,完全没有顾及还在说话的沈乐怡。</p>“饿了吗,今天徐记出了新品,还热着,要不要吃点。”</p>萧梓琛一走过去,便关心询问。</p>墨雨柔瞥了眼坐在沙发上表情有些复杂的沈乐怡,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p>“还好,一会儿回去再吃吧。”一秒记住http://</p>说完,墨雨柔拉着萧梓琛朝沈乐怡那边走了去。</p>刚走过去,就见萧梓琛从茶几上拿了一杯果汁递给了墨雨柔,说道。</p>“刚买的雪梨鲜橙汁,润喉养颜。”</p>墨雨柔接过,然后朝茶几上看了眼,没想到萧梓琛就买了一杯,她有些诧异的问道。</p>“你就买了一杯?”</p>萧梓琛点了点头,来了句。</p>“妈不喜欢喝果汁。”</p>萧梓琛这话说的,压根都没提到沈乐怡,这倒是让墨雨柔有些尴尬了。</p>这时,卢雅珍结完账走了过来,看了看时间,说道。</p>“走吧,我们回去吧,刚才你爸打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家里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p>“现在就走吧。”</p>萧梓琛说完,一手拎着满满三大袋的糕点,一手牵着墨雨柔的手朝门外走去。</p>美容中心的门口,停了两辆车,一辆是萧梓琛刚才开来的,一辆是卢雅珍的,有专门的司机。</p>四个人走到门口,萧梓琛忽然停了下来,然后看向靠着卢雅珍的沈乐怡,幽幽的开口道。</p>“沈小姐,你家住哪?我让司机送你回去。”</p>萧梓琛这一开口,沈乐怡表情微怔,就连一旁的卢雅珍和墨雨柔都有些诧异,他们都没想到萧梓琛会这么直白。</p>沈乐怡原本还想借着吃完饭的时候找机会拉近自己和萧梓琛的关系,可现在萧梓琛这么一说,她还怎么去萧家老宅了。</p>卢雅珍毕竟和沈乐怡的母亲是闺蜜,见自己儿子这么无礼,便想站出来化解尴尬,可她正要开口,就听萧梓琛来了句。</p>“妈,你坐后面,雨柔有些晕车,让她坐副驾驶。”</p>说着,萧梓琛已经打开了后排车子的门,卢雅珍看了眼萧梓琛,却得到了萧梓琛一到警告的眼神,她这当妈的岂能不了解这个儿子,如果她现在再开口说话,只会把场面闹得更僵。</p>最后,卢雅珍在上车之前看了眼沈乐怡,说了句。</p>“乐怡,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改天阿姨再约你一起吃饭。”</p>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沈乐怡还能说什么,只能顺着卢雅珍的话说道。</p>“今天叨扰珍姨一天了,下次我请珍姨还有梓琛哥哥和嫂子吃个饭,那我就先回去了,拜拜。”</p>说完,沈乐怡淡淡的和墨雨柔点了点头,便匆匆上了前面那辆车。</p>不过在关车门的时候,沈乐怡又探出脑袋看向了墨雨柔,说道。</p>“嫂子,后面的慈善晚宴,你和梓琛哥哥可一定要准时出席啊。”</p>墨雨柔听了,礼貌的点了点头,回了句。</p>“一定准时出席,沈小姐,再见。”</p>“我们也上车吧。”</p>等沈乐怡离开后,萧梓琛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和墨雨柔说道。</p>卢雅珍等萧梓琛上车后,埋怨了一句。</p>“梓琛,你刚才做的有点过了,再怎么说,妈妈和乐怡的妈妈是好朋友,当年要不是你倩姨,说不定你妈我早就不在人世了。”</p>卢雅珍心里有一丝愧疚,毕竟当年沈乐怡的妈妈对她有救命之恩。</p>萧梓琛一听这话,眉头微皱,有些烦躁的说道。</p>“妈,恩情归恩情,这个沈乐怡学着她父亲那一套,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以后我不会干涉你和沈乐怡的往来,但我绝不允许她来破坏我的家庭。”</p>意识到萧梓琛动怒了,墨雨柔立刻握住了萧梓琛的手,宽慰道。</p>“梓琛,别这样。”</p>说完,墨雨柔转身看向后座的卢雅珍,抱歉一笑道。</p>“妈,不好意思,梓琛这样也是怕我不开心,不过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沈小姐的母亲救过你?”</p>墨雨柔一脸的好奇,如果说一开始只是觉得沈乐怡不过是萧家一个世交家的女儿,那现在,墨雨柔当格外注意这个女人了。</p>卢雅珍点了点头道。</p>“我是熊猫血,这事你知道吧?”</p>墨雨柔点了点头,这件事还是一次聊天的时候得知的。</p>“当年,我生梓琛的时候,大出血,在我们那个年代,网络还没那么发达,不像现在有什么稀有血型聊天群。当时医院根本就没有熊猫血储备,梓琛的父亲托了很多关系,找到了乐怡的母亲。我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乐怡母亲赶了七八十公里的路来医院给我献血,一个人抽了快八百毫升的血。那时候的乐怡母亲还是个姑娘,瘦瘦小小的,我记得我醒过来看见她的时候,她脸色白的像白纸一样。”</p>墨雨柔听到这里,大概能理解卢雅珍对沈乐怡的态度了,那可是救命之恩,难怪卢雅珍对沈乐怡的态度真的像是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p>卢雅珍说到这里,安静了会儿,抬头又看向了墨雨柔,慈祥一笑,继续说道。</p>“雨柔,你应该能理解我对乐怡的态度,我记得当时医生和我说过,如果没有乐怡的妈妈,我可能就死在手术台上了。乐怡妈妈那次给我献了血后,在医院也休息了好几天,后来我才知道乐怡妈妈自小体弱,那次鲜血,也要了她半条命。为了报恩,再加上我和乐怡妈妈也聊得来,后来就成了好朋友,几年后,她居然嫁到了洛城,之后,两家的关系便越来越紧密。”</p>说到这,卢雅珍看向了正专注开车的萧梓琛,说道。</p>“梓琛,当年你倩姨对你也是非常的好,你差点还成了他们的干儿子,所以今天乐怡的事情,也看在妈的面子上也不要太计较了。”</p>萧梓琛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他又说了句。</p>“妈,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干涉你和沈乐怡的事情。”</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