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379、有种不好的预感</p>一旁的骆明轩和傅裕笙听到这话,两个人都大跌眼镜,这画面,怎么有种偶像剧中绿茶婊的既视感,两个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萧梓琛,都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所幸的是萧梓琛的表现没让他们失望。</p>只见萧梓琛微微蹙眉,眼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眼眸,如果说刚才的表情只是淡漠中有种疏离,那此时萧梓琛看向沈乐怡的眼神是冷漠中带着一丝厌恶。</p>只听萧梓琛语气清冷的说道。</p>“沈小姐,你都说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们十几年未见,对我而言,你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p>傅裕笙和骆明轩听了,齐刷刷的朝萧梓琛竖起了大拇指,不得不佩服,萧梓琛冷漠起来连他们都不寒而栗。</p>面前这位好歹也是个柔弱的姑娘,而且听上去还是青梅竹马,萧梓琛这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p>对面的沈乐怡此时已经脸色非常不好看了,被气的身体都在颤抖。</p>就在此时,萧梓琛忽然朝着电梯那边走去,脸上的表情顿时化为温柔的凝视。</p>“老婆,你怎么去了这么久。”</p>跟着萧梓琛的视线望去,只见墨雨柔从电梯那边走了过来,身旁居然还有推着萧摩雄的卢雅珍。一秒记住http://</p>卢雅珍看到自己儿子眼里只有媳妇,忍不住打趣道。</p>“臭小子,也不知道过来推一下你爸,真是有了老婆忘了娘啊。”</p>被卢雅珍这么一说,墨雨柔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过去帮着推轮椅,可下一秒就被卢雅珍和萧梓琛双双推开了。</p>“你别动,我来就行了。”</p>萧梓琛急忙接过卢雅珍手里的轮椅,一旁的卢雅珍拉着墨雨柔的手说道。</p>“这种力气活让他们男人来就行了,我们家雨柔只要负责美美的就行了。”</p>说着,卢雅珍拉着墨雨柔朝酒店大门走去。</p>这时,两个人突然被一个陌生女孩拦住了,墨雨柔一脸茫然,卢雅珍看着面前的女孩,微微一愣,总觉得有些眼熟。</p>“珍姨,原来你也来参加舒主席和她先生的结婚庆典啊,刚才都没看到你,是我失礼了。”</p>被人忽然这么亲切的称呼,卢雅珍的眼底闪过一丝狐疑,然后脑海中开始回忆自己认识的人中有谁是这样称呼自己的。</p>忽的,卢雅珍眼前一亮,走到女孩面前,左看看右瞧瞧,然后惊喜的说道。</p>“乐怡,你是乐怡,是吗?我就说,好多年没有人这么叫我了,原来是你这丫头啊!来,让珍姨瞧瞧,没想到当年的胖丫头现在出落的这么标致,珍姨都快认不出你了。”</p>没错,此人便是刚才在萧梓琛这吃了瘪的沈乐怡,她刚才看萧梓琛直接离开,便也跟了过来,没想到碰上了萧梓琛的母亲。</p>沈乐怡见卢雅珍认出了自己,而且对她的态度和小时候没什么变化,这才稍稍开心了些,然后给卢雅珍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p>“珍姨,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本来还想等自己在这边安顿好了再去拜访你呢。”</p>卢雅珍一听,好奇的问道。</p>“怎么,乐怡这是要在洛城常住了吗?我记得你爸妈不是都在京都那边吗?”</p>沈乐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卢雅珍。</p>“珍姨,我现在调到这边的慈善总会了,昨天刚入职,这不,本来还想给珍姨一个惊喜,没想到今天就见面了。”</p>卢雅珍看了看名片,欣慰的说道。</p>“真好,丫头是越来越有出息了。”</p>这时,卢雅珍想到了身旁的墨雨柔,一把拉着墨雨柔和沈乐怡介绍道。</p>“都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墨雨柔,你梓琛哥的妻子。”</p>随后,卢雅珍又对墨雨柔说道。</p>“雨柔啊,这位是沈乐怡,京都商务局沈部长的千斤,她妈妈和我是闺蜜,当年乐怡十多岁的时候,还在我们家住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后来去了京都,我们也就没在见过,没想到现在这丫头长这么大了。”</p>墨雨柔听了卢雅珍的介绍,不禁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孩。</p>五官标致,清纯可人,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p>毕竟是自己婆婆闺蜜的女儿,而且看着关系也是非常亲密,墨雨柔礼貌的朝沈乐怡点了点头,说了句。</p>“你好,沈小姐。”</p>沈乐怡此时表情微微有变,尤其是在卢雅珍说道是萧梓琛妻子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几不可查的嫉妒的流光,不过随即又露出了一抹甜美的微笑,主动伸手道。</p>“原来是梓琛哥哥的妻子啊,那我得叫一声嫂子了,嫂子长得真漂亮,梓琛哥哥可真有福气,嫂子你好。我叫沈乐怡,你也可以和梓琛哥哥一样叫我乐怡就行了,我还记得当年住在珍姨家的时候总爱缠着梓琛哥哥,还喜欢让梓琛哥哥教我弹钢琴,没想到这么快梓琛哥哥都结婚了。”</p>沈乐怡一脸清纯可人的笑容,左一个梓琛哥哥,右一个梓琛哥哥,听的墨雨柔心里直发毛,总觉得听着变扭,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沈乐怡的态度那叫一个亲切甜美,墨雨柔也只能露出一抹微笑,淡淡的说了句。</p>“多谢,沈小姐长得也是清纯可人。”</p>“妈,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和雨柔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p>一旁的萧梓琛此时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在墨雨柔打完招呼后,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走过来搂住了墨雨柔,淡淡的说道。</p>卢雅珍一听,有些诧异,但她毕竟是过来人,一眼便看出自己儿子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个沈乐怡,便微微一笑说道。</p>“那行,今天雨柔也累了,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p>说着,卢雅珍拉着墨雨柔的手说道。</p>“雨柔,抽空多回老宅,平时多注意休息,注意吃饭,别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看看你瘦的。”</p>听着卢雅珍的叮嘱,墨雨柔乖巧的点着头,说道。</p>“记住了,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家里有梓琛和吴妈他们盯着,我忘不了,那我们就先走了,爸妈,路上当心。”</p>说着,墨雨柔和萧梓琛便朝着门口走了去,卢雅珍这边也推着萧摩雄往门口走去,沈乐怡见状便跟了过去。</p>“珍姨,今天时间太晚了,等改天我们再约时间,我登门看望两位。”</p>沈乐怡一副亲密的挽着卢雅珍的手,看上去亲密的像是母女两。</p>卢雅珍听了,也是一脸慈祥的点头道。</p>“好,正好我和你萧叔叔在家无聊,你有空就来陪我们说说话,那我们就先回去了。”</p>说着,卢雅珍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车旁,司机下来先扶着萧摩雄上了车,卢雅珍对着沈乐怡挥了挥手,也坐上了车。</p>沈乐怡也是一脸微笑的站在车旁挥着手,一直等卢雅珍的车汇入了远处的车流,这才走去了停车场。</p>门口,傅裕笙和骆明轩站在那,目睹了这一切,两个人对视一眼,就听骆明轩说道。</p>“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p>傅裕笙看着远处的停车场,冷冷一笑道。</p>“萧梓琛要是敢做出对不起雨柔的事,我要他好看。”</p>说着,傅裕笙也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的骆明轩挥着手说道。</p>“祝你们订婚快乐啊,先走了,改天再约。”</p>说完,傅裕笙已经走出了酒店,朝着停车场一辆车旁站着一个红裙女人的方向走了去。</p>“不是让你在车上等吗?”</p>傅裕笙走过去,见秦芷研披着披肩靠在车旁,轻皱眉头问道。</p>秦芷研拢了拢肩上的披肩,温柔的说道。</p>“刚才在里面太闷了,正好在这透透气。”</p>傅裕笙听了,轻叹一声,然后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秦芷研的身上,随后走到副驾驶开了门,说道。</p>“上车吧,我先送你回去。”</p>秦芷研看了眼肩上的外套,上面还残留着傅裕笙身上那股淡淡的雨后青草的味道,那是傅裕笙最喜欢的一款香水,几乎每天都用,以至于他的衣服上都有这味道。</p>秦芷研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抬头看向车外,只见傅裕笙正在接一通电话,神色凝重。</p>不一会儿,傅裕笙走了进来,把手机放在了一旁,一声不吭的启动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p>没一会儿,傅裕笙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秦芷研瞟了一眼,是医院的电话。</p>傅裕笙此时也瞥了眼自己的手机,直接摁掉了,不过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的号码,傅裕笙这次看都没看,拿过手机便想关机,可秦芷研动作迅速的拿了过来,直接接通了电话。</p>“喂,傅院长正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我开着扬声器,你有事请直接说。”</p>“傅院长,那个病人一直吵着要见你,我们是真的没办法了,她说如果你不来她就不输液。”</p>秦芷研一听,眉头微皱,她知道电话那边护士说的是谁,不过这不是她的事,秦芷研便把手机递到了傅裕笙的嘴边。</p>傅裕笙瞥了眼秦芷研,然后眼神看向前方,专注着开车,声音清冷的对着手机说道。</p>“护士长,病人不愿接受治疗,那就请联系她的家人和主治医生,我这边还有事,没事别再打来了。”</p>说完,傅裕笙一把接过秦芷研手里的手机,直接按了关机键,然后把手机随手一丢,随后,便听到车厢里传来一道冷飕飕的声音。</p>“秦医生,以后别乱动别人的东西。”</p>秦芷研顿时身体一怔,很显然,傅裕笙有些生气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