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380、冷血无情的大混蛋</p>秦芷研没有吭声,安静的坐着,大概十几分钟后,秦芷研看到他们的车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p>直走,是往她住的公寓的方向,右拐,不到一公里,便是恒生医院,秦芷研看着周身笼罩着一股冷意的傅裕笙,鼓足勇气道。</p>“傅院长,我们还是回医院吧,正好的车子在医院,一会儿我自己开车回去。”</p>话刚说完,正好红灯变绿灯,秦芷研便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推背感,然后,就看着他们的车朝着前面的直路冲了出去。</p>此时的车厢里,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秦芷研从没见过这般生气的傅裕笙,吓得有些不敢开口,手足无措的坐在副驾驶,双手紧紧的拽着胸前的安全带。</p>大概十分钟后,终于抵达了秦芷研所住的公寓,车一停稳,秦芷研急忙解开安全带冲下了车,关门的时候,看了傅裕笙,壮着胆说道。</p>“谢谢傅院长送我回来,路上当心。”</p>说完,秦芷研从车头那边越过,朝着公寓楼里面走去,可人才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一道关门声,下一秒,自己被拉到了车旁,整个人贴着车身,傅裕笙双手拦在她面前,将她禁锢着动弹不得。</p>秦芷研整个人往后仰,脑袋都贴着车身,紧张的看着面色冷肃的傅裕笙,紧张的抓着胸前的披风。</p>“傅院长,你……”</p>“秦芷研,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还要把我推到别的女人身边。”</p>傅裕笙怒火中烧,他突然觉得自己太不了解女人了,明明这个女人一直缠着他,可为什么又突然把自己推给别人,难道是过了新鲜期,放弃了。</p>秦芷研听到这样的质问,紧皱眉心,心里升起一丝疑惑,可转念一想,眼底又多了一丝落寞,她幽幽的开口道。</p>“杜小姐是病人。”</p>听到这个回答,傅裕笙冷冷一笑。</p>“哼,病人,那病人就该去找她的主治医生,按时吃药,配合治疗。”</p>也许是生气的原因,秦芷研感觉到强大的压力袭来,让她不敢抬头,只能低头轻语道。</p>“抱歉,是我多事了,傅院长请放心,以后我不会多管闲事了。”</p>说着,秦芷研试图推开傅裕笙,可傅裕笙双手牢牢的撑着车身,秦芷研那一推根本没有任何动摇。</p>此时只听傅裕笙一道清冷深幽的声音传来。</p>“哼,你管的事情还少吗?”</p>秦芷研此时心里也不好受,今晚虽然她是傅裕笙的女伴,可一晚上,傅裕笙对她的态度都是冷冷淡淡的,倒是和墨雨柔一直有说有笑。</p>秦芷研努力了这么久,似乎一点希望都看不到,这个男人的心,总是会被墨雨柔的一举一动所牵引,而她,似乎永远都是个隐行者。</p>看着傅裕笙这一脸阴郁的表情,秦芷研忽然爆发了,愤怒的推开傅裕笙,大声吼道。</p>“够了,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还要我怎样,跪下来向你道歉吗?我也是因为看到是医院的电话才帮你接通的,我怎么会知道是那个杜小姐又在闹啊。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想着墨小姐,可人家已经结婚了,她和萧先生现在过的很好,今晚你也看到了,他们非常恩爱,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我做了那么多,在你这里就变成了多管闲事,为什么我不去管别人的闲事啊,为什么我做什么都入不了你的眼,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点点的希望。”</p>说着,秦芷研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不是个喜欢掉眼泪的人,或者说她知道流泪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可这个时候,她就是控制不住,她是女人,她也有柔弱的一面。</p>秦芷研胡乱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看着面前表情复杂的傅裕笙,忽然苦涩一笑道。</p>“别人都说你傅裕笙面冷心热,是个大暖男,可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傅裕笙,你就是个冷血无情的大混蛋。”</p>说完,秦芷研便跑进了大楼。</p>傅裕笙从没见过这样失态的秦芷研,印象中的秦芷研,总是温柔大方,工作中干练沉稳,好像她的生活早就被安排的稳稳妥妥。</p>看着秦芷研离开的背影,傅裕笙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追进去的时候,秦芷研已经进了电梯上了楼。</p>傅裕笙伸手想要按电梯,可就在手指快要碰到按钮的时候,听了下来,他犹豫了。</p>忽的,傅裕笙苦涩一笑,然后收回手,转身,走出了楼等,上车,启动车子,驶离了小区。</p>秦芷研回到公寓,脱了鞋,光脚踩在地板上,忽然心里有一种期待,急忙走到窗台前,向下望去,眼神中仅有的一丝期待终是被失望代替。</p>楼下,一片漆黑,昏暗的灯光下,只留下树木斑驳的影子,柏油马路一篇宽敞,没有一辆车子。</p>望着楼下空荡荡的马路,秦芷研终是崩溃的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原来,有些东西,不是自己一直努力就能得到的。</p>从豪庭酒店到昊天居,开车需要四十分钟左右,上车后,萧梓琛就让墨雨柔躺下,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温柔的说道。</p>“休息会儿吧,一会儿到家了叫你。”</p>墨雨柔也有些累了,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腿有些疼,尤其是受伤的膝盖那,胀胀的酸疼。</p>墨雨柔脱掉了高跟鞋,双腿卷缩的放在椅子上,一只手不停的揉捏着受伤的膝盖,萧梓琛见状,拉过墨雨柔的手,主动帮她揉捏着。</p>“膝盖又疼了?”</p>墨雨柔摇了摇头,说道。</p>“不疼,就是有些酸胀,老毛病了,回去用热水捂一下就好了。”</p>听着墨雨柔如此平淡的说这些,萧梓琛的眉头就控制不住的皱到一起,然后车厢里就传来一道叹息声,随后,萧梓琛的声音低沉响起。</p>“好了,你休息会儿吧。”</p>说着,萧梓琛给墨雨柔拿了个毯子盖上,温柔的帮她按着膝盖。</p>墨雨柔本来也想闭眼休息,可忽然想到刚才在酒店碰到的那个女人,便起了好奇之心,随口问了句。</p>“那个沈小姐究竟是谁啊,怎么还在你家住过?”</p>墨雨柔到不是有什么想法,只是刚才和沈乐怡接触下来,给她的感觉有些奇怪,看似人畜无害的一张脸,可她总觉得这个女孩单纯的眼神中有着常人鲜有的野心。</p>萧梓琛见墨雨柔询问沈乐怡,倒也没有多想,便开口解释道。</p>“听说过京都商务局的沈培强吗?最年轻的部长,四十岁不到就是副部级干部,前年正式成为商务部一把手,就是沈乐怡的父亲。我母亲和沈夫人是闺蜜,自小认识,当年沈培强还是洛城市商务局的局长,因为我母亲和沈夫人的关系,两家一直来往密切。大概十年前吧,沈培强有机会调去京都,不过据说那个位置当时有好几个人都在竞争,所以在情况未明之前,他们把沈乐怡寄养在了我家。我母亲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却一直没能实现,所以当时也是非常开心的答应了这件事,不过她在我家住了三个多月就被她父母接去了京都。”</p>听到这里,墨雨柔也大概了解了沈乐怡这个人的家事,看来也是个不能惹的主,毕竟家里都是在京都当官的,还是个大官。</p>“这些年你们见过吗?刚才听你妈的话,好像这些年都没怎么联系啊。”</p>听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冷冷一笑,单手抚摸着墨雨柔顺滑的长卷发,然后淡淡的说道。</p>“毕竟是在京做官的人,我们如果联系的太勤倒显得我们有什么企图了,不过这也能理解,当年萧家发生变故,连那些亲戚朋友都避而远之,更何况是一个朋友呢,至于那个沈乐怡,本就是个孩子,还能有什么联系。”</p>听到萧梓琛这么一说,墨雨柔竟有些感伤。</p>这大概就是最现实的社交关系,人往往喜欢和比自己更加厉害的人交往,但那些厉害的人又有几个会真心结交不如自己的人呢。</p>社会关系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利益关系,当彼此有利益结合的时候,那社会关系也会显得牢不可破,而当这个社会关系可能会影响到彼此的利益的时候,那这关系也会土崩瓦解。</p>萧梓琛看着若有所思的墨雨柔,微微一笑,捏了捏墨雨柔娇嫩的脸颊,说了句。</p>“好了,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了,明天周末,想好怎么过了吗?”</p>萧梓琛不想让这些陈年旧事影响到墨雨柔的心情,随便找了个话题转移了墨雨柔的思绪。</p>墨雨柔见萧梓琛这么问,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犹豫了一下,开口道。</p>“庄君泽约了我明天吃饭,我答应了。”</p>萧梓琛一听,眉头紧皱,声音低沉的问道。</p>“他?什么时候约的你?”</p>“就今晚啊,他也来了宴会,离我们比较远,我也是刚才去见珂尔的时候碰到了他,他约我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见面,我答应了。”</p>萧梓琛听了,沉默片刻,说道。</p>“我陪你一起。”</p>墨雨柔一听,立刻拒绝。</p>“不用,放心吧,那咖啡厅这么多人,不会有什么事的?正好,我想问问为什么斯福集团会抄袭我们的设计图。”</p>听墨雨柔这么说,萧梓琛冷冷一笑,说道。</p>“哼,你觉得他会告诉你?”</p>墨雨柔讪讪一笑道。</p>“也许呢,所以我必须见他一面,你要是不放心,在公司等我,行吧。”</p>墨雨柔退了一步,答应萧梓琛和她一起去公司,萧梓琛见墨雨柔态度坚定,便也只能点头答应。</p>这时,墨雨柔想到临走前珂尔和她说的话,看着萧梓琛说道。</p>“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珂尔以后不住我那了,明天她会过来拿行李,她现在和骆明轩订了婚,赵阿姨也就放心了,给了她市区公寓的钥匙,以后她住公寓,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p>说着,墨雨柔伸手扯了扯萧梓琛的领带,投来一抹挑逗的眼神。</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