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383、你注意着点那个人</p>听庄君泽这么一说,墨雨柔整个人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她不能理解那个叫拉赫曼的男人的想法。</p>如果不想进入国内市场,那一开始就不支持不就行了吗?为何要多此一举呢。</p>“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那个人是个疯子,我也没想到他会做的这么绝,其实想想也不怪他,换做是我,也不会喜欢我父亲的其他儿子,他不过是想给我难堪。”</p>听到这里,墨雨柔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了,概括起来,不过只是一个豪门争斗罢了,只是这场争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过想想伊本家族,这点钱似乎也不算什么。</p>忽的,墨雨柔觉得庄君泽其实也挺可怜的,本来应该是人人称羡的庄家大少,斯福集团未来接班人,如今,这两个身份怕是都没有了。</p>本来墨雨柔答应赴约是要问庄君泽为何这么做的,如今知道真相后,她有点同情庄君泽的遭遇。</p>虽然她也有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可他们却不会给墨雨柔造成任何的威胁。</p>“那你现在……”</p>墨雨柔关心的问了句。</p>“自由身份,我已经辞去了斯福集团总经理的职位,父亲把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让给了我,以后,我就是斯福集团的股东了。”</p>听到这话,墨雨柔安慰了句。</p>“这样也好,以斯福集团在全球的生意,年底也能有不菲的一笔分红了。”</p>知道墨雨柔这是在安慰自己,庄君泽淡淡一笑,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墨雨柔。</p>“这是我的新身份,这些年虽然一直忙着斯福集团的事务,可我也抽空搞了一些自己的副业。”</p>墨雨柔接过名片,看了眼。</p>“怎么,石油巨子准备回归田园了。”</p>墨雨柔看着手里的名片,打趣道,名片的抬头是玫瑰庄园主理人。</p>玫瑰庄园,全球非常有名的私人庄园,遍布全球几十个城市,而且都会成为每个城市的地标建筑,玫瑰庄园涵盖了酒庄,酒店,高尔夫球场,马场,私人度假区等多个高奢旅游行业,是会员制场所。</p>墨雨柔在英国的时候,恰逢当地的一所玫瑰庄园开业,墨雨柔有幸成为那个庄园第一批的会员。</p>“可以啊,深藏不露,看来,你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退路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在国内开一家玫瑰庄园呢。”</p>墨雨柔随口一问,只见庄君泽摇了摇头说道。</p>“目前还没这个打算,对了,后天我就要离开了,可能会先去英国待上一段时间,你如果想回英国了,记得来找我。”</p>此时的庄君泽,似乎一切都释然了,脸上的笑格外的轻松。</p>看到此刻的庄君泽,墨雨柔知道自己误会了这个人,听到庄君泽讲述自己的经历,忽然觉得这个人的人生似乎比普通人更加的崎岖。</p>墨雨柔收好名片,微微一笑道。</p>“行啊,有机会咱们英国见。”</p>见墨雨柔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庄君泽松了口气。</p>此时,咖啡店外面的马路上,停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庄君泽看了眼,歉意的对墨雨柔说道。</p>“抱歉,一会儿还有事,先走了。”</p>说着,庄君泽又看了眼窗外的那辆车,墨雨柔见状也侧身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长发红衣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对着他们这边轻轻的挥了挥手,墨雨柔见此,微微一笑,打趣道。</p>“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幸。”</p>庄君泽却尴尬一笑道。</p>“那是我的助理,这几年一直帮我打理玫瑰庄园,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先走了。”</p>说着,庄君泽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p>庄君泽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一脸凝重,犹豫片刻,开口道。</p>“雨柔,你和圣诺基金的周总是不是很熟悉。”</p>墨雨柔听了,微微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庄君泽说的是谁,随即点了点头说道。</p>“我们从小就认识,怎么了?”</p>听墨雨柔这么回答,庄君泽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狐疑,随后迟疑了一下还是开了口。</p>“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那位周先生的关系怎样,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注意着点那个人。”</p>墨雨柔听了,心里顿时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以自己对周俊益的了解,他是一个非常儒雅的男人,虽然从商多年,却始终有着一种文人气质。</p>如果说墨雨柔身边这些人谁最值得信任,那周俊益也该排在前五的行列,可如今庄君泽却提醒她小心周俊益,墨雨柔心里有无数个疑问。</p>“庄君泽,你什么意思?”</p>见墨雨柔一脸惊讶,庄君泽犹豫了一下,可她也不想自己的朋友被骗,思考一番便说道。</p>“我查过,史密斯交给公司的设计图来自一个叫哈尔斯的男人的邮箱,而那个人正是圣诺基金周总的助理。另外,据我掌握的资料,圣诺基金和伊本集团有着三年多的合作关系,这几天圣诺基金在斯福集团总部,拉赫曼准备和圣诺基金签署长期的合作关系。”</p>墨雨柔听了,的确被震惊到了,可她心里还是相信自己所了解的那个周俊益,而且庄君泽说了这么多,也没有证据证明抄袭这件事和庄君泽有关,毕竟一个助理的行为不能代表是老板的授权。</p>庄君泽见墨雨柔沉默不语,轻叹一声道。</p>“算了,话我都说到了,至于其他的相信你自有判断,我走了。”</p>说完,庄君泽走出了咖啡厅。</p>等墨雨柔回神还想细问的时候,早已不见了庄君泽的身影,只能看到那辆汇入车流的黑色轿车的尾灯。</p>如果说一开始在庄君泽说完一切后墨雨柔觉得释然,那此时此刻,墨雨柔心里又有无数的疑问。</p>如果说庄君泽为了讨好拉赫曼而联手扳倒庄君泽,似乎也说得过去,毕竟换来的是斯福集团的长期合作。</p>可如果说周俊益为了这些利益而毁了他们二十多年的感情,墨雨柔又觉得这不该是周俊益能做出来的事。</p>墨雨柔越想心里越乱,最后只能带着这些疑问回到了公司。</p>“这么快就回来了。”</p>墨雨柔回到办公室,在里面正和明浩哲讨论工作的萧梓琛有些诧异。</p>墨雨柔听到声音,点了点头,然后便默默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安静的坐了下来。</p>萧梓琛见状,察觉到墨雨柔不太对劲,便和明浩哲使了个眼色,随后,明浩哲便走出了办公室,萧梓琛走到墨雨柔的身旁坐下。</p>“怎么了,你们聊了什么?”</p>听到萧梓琛的询问,墨雨柔并没有立刻开口,又安静了一会儿,忽的抬头看了眼萧梓琛,然后皱了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p>萧梓琛见状,表情有些担忧,可看墨雨柔这犹犹豫豫的模样,又不忍开口,只能安静的陪着。</p>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墨雨柔忽然说了句。</p>“能帮我倒杯水吗?”</p>萧梓琛听闻,立刻起身,走去吧台旁给墨雨柔倒了杯温水,然后又安静的坐在她的身边。</p>“上次听你说是一个叫哈尔斯的男人联系姜沫夭,让她想办法比陆明丽把设计稿发给她的,你知道哈尔斯的身份吗?”</p>陆明丽的事情萧梓琛回来只是提了一嘴,墨雨柔想着也没造成实质的损失,也就没有过问。</p>不过在刚才回公司的路上,墨雨柔忽然想到哈尔斯这个人的身份,不就是他们都在怀疑的姜沫夭那个孩子的父亲嘛。</p>萧梓琛听墨雨柔这么一问,愣了一下,随后反问了句。</p>“怎么忽然问这个,是庄君泽和你说了什么吗?”</p>见萧梓琛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墨雨柔便又说了句。</p>“那个哈尔斯是不是周俊益的助理,圣诺基金的总裁特助?”</p>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流光,随后说了句。</p>“是庄君泽告诉你的?他还说了什么?”</p>墨雨柔此时却摇了摇头,说道。</p>“只是让我当心周俊益,还说了哈尔斯的事情,其他什么也没了。”</p>听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微微蹙眉,来了句。</p>“所以,庄君泽是觉得这件事可能和周俊益有关,是吗?”</p>墨雨柔点了点头,随后,他把斯福集团和伊本集团还有拉赫曼的事情都告诉给了萧梓琛,包括圣诺基金和两家公司的牵扯全都说了出来。</p>等墨雨柔说完,萧梓琛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墨雨柔缓了一下,调整情绪,又开口问了句。</p>“你觉得他会为了利益作出这些事情吗?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他真的参与,我知道了,那我们之间二十多年的情分可就没有了,你觉得他会做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