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422、那孩子不去上学吗</p>乔诗语给乔世忠看的是一年多年萧梓琛和墨雨柔的离婚新闻,这里面更是报道了当初萧墨两家的恩怨纠葛,一般人看到这样的新闻,的确会怀疑萧梓琛和墨雨柔这次复合究竟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两家的利益。</p>乔世忠看了这则新闻,眉头微皱,一脸疑惑,随即把手机还给了乔诗语,问道。</p>“那你想要做什么?诗语,父亲可不希望你作出伤害自己的事情。”</p>乔诗语听了,一脸浅笑的说道。</p>“放心吧,父亲,我有分寸,今晚我会去见这位萧总,这次远洋集团的单子,女儿一定帮你拿下。”</p>乔诗语一脸的自信,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结果。</p>这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南云城,考察组已经回到了一开始的茶园,墨雨柔经过快两个小时的休息,膝盖也没有酸胀的感觉了,之后,一行人离开了茶园,朝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p>一路颠簸,墨雨柔下车的时候,感觉一阵眩晕,好在身旁的医师及时的扶住了她。</p>“墨小姐,你还好吧。”</p>随行的人看到墨雨柔脸色有些难看,一个个都非常担心。</p>墨雨柔缓了会儿,在太阳穴涂了些清凉油,顿时感觉好了很多,随后说道。</p>“没事,就是有些晕车。”</p>这么一说,众人松了口气,刚才一路颠簸,几个平时很少晕车的人现在都有些反胃。</p>他们这次来的事一个位置比较偏远的村庄,这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外打工了,留在这里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有就是到了上学年纪的孩子们。</p>从下车的地方到村子里,还有两千米左右的路,不过沿路都是望不到边的梯田,一路走着,倒也不觉得累。</p>快到村子的时候,墨雨柔忽然停了下来,此时她的目光落在了梯田里坐在田埂上的一个儿童。</p>“今天不是周三吗?那孩子不去上学吗?”</p>墨雨柔看着田埂上正在玩泥巴的小孩,问道。</p>随行的人当中有一个是这个村子的村长,顺着墨雨柔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后便幽幽的叹了口气。</p>“那是老马家的孙子,照理说今年要上一年级了,上个月我们还走访过他们家,也做了思想工作,可老马就是不答应送孩子去念书,那孩子自己也不想去。”</p>村长一脸无奈的说道,旁边的人听了,随口问了句。</p>“那孩子的父母呢,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不读书以后长大了怎么办?”</p>“嗨,能怎么办,一辈子窝在这山沟沟里啊,不过这孩子也是可怜人,孩子的母亲三四年前就病死了。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前在外地被车撞死了,老马家都没钱把尸体运回来,直接在当地火花了,现在这孩子就跟着老马生活。不过老马他身体也一直不好,种庄稼挣得一些钱都给他花钱治病了,实在是拿不出钱让孩子上学了,之前村里出面说承担孩子上学的费用,可那孩子也是犟,即使不肯去学校念书,我们也都没办法了,就只能不管了。”</p>听到这些,在场的人脸色一个个凝重阴沉,墨雨柔望着梯田里佝偻着背,忙着耕田的老马,微微皱眉。</p>按照村长说的,这个老马估计也就五十来岁,可现在看上去,就像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整个背弯着,几乎和腿成九十度角,一头白发,满脸褶皱,可想而知这些年这个人过得有多艰辛。</p>再看那坐在田埂上的孩子,光着脚,身上的背心都已经破了个洞,那条裤子短的整个小腿都露在外面,一头黑发参差不齐,估计是自己家里人随便剪的。</p>孩子目光呆滞的坐在那,双眼无神的望着远处,脸上,透着一丝隐隐的悲凉,每当老马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孩子都会非常懂事的露出一丝笑容,可当老马低头干活的时候,孩子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替代的是对未来的迷茫。</p>这时,墨雨柔拎着一袋东西朝着田埂走去,众人见状,也纷纷跟了过去。</p>“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p>墨雨柔来到小男孩身旁,蹲下,温柔的问道。</p>小男孩似乎很怕生,见突然来了这么多陌生人,眼底闪烁着丝丝惶恐,只是看了眼墨雨柔,之后便再也不敢抬头,卷缩着坐在田埂上,双手抱膝,明显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动作。</p>村长见状,连忙走过来对着男孩说道。</p>“二娃子,阿姨在问你话呢,快回答啊。”</p>村长这么一催促,男孩又抬头看了眼墨雨柔,然后声音非常轻的说了句。</p>“我叫马二娃。”</p>众人一听,全都皱眉,尤其是墨雨柔,看着村长问道。</p>“马二娃?”</p>村长当然知道墨雨柔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说道。</p>“这名字是老马给取得,当时二娃子母亲生他的时候丈夫还在外地,村里又急着上户口,便取了个这名字,平日里我们都叫他二娃子。”</p>一个连名字都这么随意的孩子,又岂能奢望家里人给与多少的关心,墨雨柔看到面前瘦小的孩子,顿时心生怜悯。</p>这时,本在梯田里忙碌的老马见突然来了这么多人,立刻放下手里的锄头走了过来,看到熟悉的村长,以为又是来劝他送孩子去学校的,急忙说道。</p>“村长啊,你就别来劝了,我也想让这孩子去念书,可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就没见过这么倔的,死都不愿意去学校,我这也是没辙了。”</p>说着,老马一只手扶着腰,缓缓的坐了下来,一旁的马二娃见状,立刻起身相扶,等老马坐下来后,便乖巧的站在老马身后,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给老马捶着背,小小的脸上透着浓浓的担忧。</p>墨雨柔看到这一幕,似乎猜到了孩子为什么不肯去学校了,对于他来说,老马是他唯一的亲人了。</p>小小年纪的他,见着身边最亲的人一个一个惹离他而去,也许这些早已在他心里埋下了一个很深的阴影,所以,他才会这么抵触去学校,他想要寸步不离的守着老马,守着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亲人。</p>墨雨柔看着老马和马二娃的相处,一老一小,虽然话语不多,可老马每次看向马二娃的眼神都格外的慈祥,同时也非常怜惜这个苦命的孙子。</p>而马二娃在老马走过来后,才真正的放松了警惕,或许是太小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让他比同龄人多了一份对这个世界的敬畏和抗拒,也只有在老马身边,他才敢露出自己孩童的稚嫩。</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