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299、一笔不小的费用</p>十一点左右,于和森给墨雨柔打了电话,约了一会儿直接在鼎翠轩见面,之后,墨雨柔一行人也离开了医院。</p>在去鼎翠轩的路上,墨雨柔想着上午看到吕倩的模样,便问了句。</p>“郁景州有说过怎么安顿吕倩和那两个孩子吗?”</p>萧梓琛开着车,听到墨雨柔的话,摇了摇头,说道。</p>“还不清楚,估计他想等鉴定结果出来再做打算吧。”</p>说到这,萧梓琛转身看了眼墨雨柔,随后问了句。</p>“刚才在楼上病房听那位吕小姐说你在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份工作。”</p>墨雨柔听了,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眼后排的傅裕笙,说道。</p>“我挺喜欢那两个孩子的,吕倩有没有和你们说我想认那两个孩子当干儿子干女儿的事情。”</p>这话一出,萧梓琛他们倒是没想到。</p>萧梓琛也能感觉到墨雨柔很喜欢那两个孩子,但没想到竟喜欢到这种程度,不过对萧梓琛来说,只要墨雨柔喜欢就好,他都不会干涉。</p>这时,傅裕笙来了句。</p>“那吕小姐同意了吗?”</p>墨雨柔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说道。</p>“她知道了我的身份,拒绝了,至于工作的事情,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她的能力,昨天在夜市上卖的那几幅画,可以看出她又很深的画画功底。我问过了,她是在京都美院念的室内设计专业,你们应该知道,那所学校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考进去的,只可惜她后来怀孕了,没有完成学业,所以现在也只能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工作室当个设计助理。”</p>说到这,墨雨柔忽然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傅裕笙,迟疑了一下,表情一下子严肃了一些,问道。</p>“裕笙哥,你和我说实话,吕右右的病情怎么样,有治愈的希望吗?”</p>突然被这么一问,傅裕笙倒是有些诧异,反问了一句。</p>“我刚才不是把情况都说了吗?怎么会这么问。”</p>墨雨柔讪讪一笑回了句。</p>“刚才不是吕小姐在场嘛,裕笙哥,你就给我一句实话。”</p>这么一说,傅裕笙的表情微微一变,看来正如墨雨柔所料,刚才傅裕笙没有把话说完。</p>随即,就听傅裕笙轻声低沉的说道。</p>“那孩子的情况过了最佳治疗期,病情的确比我之前说的要严重的多,不过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如果能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动了手术,后期搭配一些进口药的调理,治愈还是有希望的。不过……”</p>说到这,傅裕笙忽然停了下来,不过墨雨柔似乎知道了,便说了句。</p>“不过,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是吧!”</p>傅裕笙点了点头,说道。</p>“对,单单一次手术就需要三十多万,主要是后期的一种药,目前国内虽然有替代药,可药效却只有那种进口药一半的效果,而且对病人的身体有很严重的副作用,只有那个进口药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而且还非常的有用。”</p>“那药大概需要多少钱?”</p>墨雨柔又问道。</p>“一个月差不多需要十万,至少需要服用三年,之后根据身体情况酌情减量。”</p>傅裕笙这么一说完,墨雨柔心里算了一下,这加上手术费和其他的费用,要想保住那个孩子的性命,那至少得准备四百万,不然,就算动了手术也可能后期会复发。</p>这时,一旁的秦芷研幽幽的说了句。</p>“现在这种环境,就是穷人根本生不起病,尤其是这些重大疾病的费用,很多是必须自费的,所以很多情况下我们作为医生的也无能为力。”</p>秦芷研和傅裕笙作为医生,对这方面的感触明显比墨雨柔他们强烈,虽然恒生医院是私立医院,但因为恒生医院的肿瘤科和脑外科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所以每天都会接触形形色色的病人。</p>很多生了病的人最终并不是被病痛折磨死的,而是因为被一个钱字逼向了绝路。</p>的确,现在对于重大疾病的治疗治愈率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可这个数字是在金钱堆积的基础上,穷人用不起那些疗效好的药,最后也只能等死。</p>这时,车厢里陷入了一片凝重的气氛,他们都是幸运的,没有疾病,就算生病也不会为治疗费发愁,但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事像吕倩这样的普通人。</p>萧梓琛感觉到墨雨柔低沉的情绪,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安慰了句。</p>“好了,你现在别担心这些了,既然景州已经过来了,那他就不会放任不管的,有他在,治疗费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p>墨雨柔听了,点了点头,但心情依旧不是很好。</p>“我知道,我不仅仅是因为吕倩他们一家,还记得过年期间我们去a国看到的吗?回来后我一直在想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助他们,今天看到了吕倩的情况,我更加确定我要做些什么了。”</p>墨雨柔这么一说,倒是引起了傅裕笙他们的兴趣。</p>“我们医院有一个专项基金,会给那些实在拿不出治疗费的人提供一定金额的帮助,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些事,其实可以弄一个基金会。”</p>墨雨柔听了,点了点头,说道。</p>“耀华之前是有过一个慈善基金会,只不过后来父亲交给了张雅妮负责,然后这个慈善基金会就变了味了,一年前我接管公司后,直接把那个基金会取消了。不过现在,我的确有计划想要重启那个项目,不过目前一切还在构思中。”</p>“这是件好事啊,雨柔,我和你一起弄,我觉得这种慈善基金会还是从公司独立出来,以个人名义运营,这样受到的干扰会少很多。”</p>这时,萧梓琛开了口,他提出了一个更好的意见。</p>个人和公司不同,如果基金会归属公司,那当需要用一笔钱的时候,就要经过层层审批,而且款项用在哪些地方都是有很严格的要求的,再加上一些人为因素和营运成本,可能真正用到实处的只是一小部分。</p>“加我一份。”</p>这时,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的秦芷研忽然来了句,随即她又说道。</p>“我呢,虽然能贡献的不多,但你们也别嫌弃,除了资金资助,我还可以提供免费的医疗咨询。”</p>“我也可以,等你们真的计划好了,通知我一声,我也可以出一份力。”</p>傅裕笙也应和道。</p>萧梓琛此时紧紧的握了握墨雨柔的手,看着她微皱的眉心,温柔的说道。</p>“好了,你也别犯愁了,至少目前吕右右的情况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相信那孩子一定有个很好的未来。”</p>说完,萧梓琛的车子熄了火,墨雨柔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鼎翠轩,于和森一家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p>“这件事等回了洛城我们仔细考虑一下,既然说了,那是一定要做的,既然你们都开了口,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跑不掉,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p>短短几分钟,墨雨柔已经作出了决定,回去后,她就要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至于基金会以后的发展方向,暂且先不考虑。</p>之后,四个人下了车,于和森他们立刻迎了出来,然后带着他们一路上了楼,去了一间包厢。</p>席间,大家也就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也顺便聊了一下洛县目前的形势,从一些话中,墨雨柔也知道了一些于家目前的情况。</p>现在洛县很多的有钱人都直接去洛城市里面的私立学校上学,于家创办的这所私立学校招生情况一年不如一年,不过好在于和森管理有方,这些年的升学率一直稳居洛县第一,倒是吸引了临近几个县级市的生源。</p>如果说于家的私立学校因为口碑好还能在洛县继续开办下去,那于家这些年开的那些培训机构却是一年不如一年,单单去年一年就关掉了四家培训机构,也难怪于治国他们会这样,毕竟他们这几家这些年一直是靠培训机构挣的钱生活。</p>因为下午于和森父子还要回学校上班,午饭大家也没喝酒,很快就结束了,之后,墨雨柔他们先回了一趟酒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