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329、以后还能怀孕吗</p>萧梓琛有些乱了方寸,当初他父亲出事时自己还能沉着应对,可如今面对墨雨柔的这些问题,他竟然害怕了。</p>傅裕笙此时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知道这些话很残忍,可他更不想给萧梓琛一些不可能实现的希望。</p>“萧叔叔的情况和雨柔的不太一样,之前雨柔刚出事的时候,我们就给她做过开颅手术,可是发现她的视觉神经比常人的脆弱很多,而那个血块是直接长在视觉神经旁的粘膜组织上的。就目前的医学水平,目前还没有一例成功的案例,这种手术一旦失败,损伤视觉神经已经算是最轻的一种情况,严重的可能会让大闹再次出血。”</p>傅裕笙把所有的情况都说给了萧梓琛听,此时的萧梓琛已经紧张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倒是墨雨柔表现的格外平静,坐在那,拿着一份甜点,慢慢的吃着。</p>看到萧梓琛为自己的病情担忧,墨雨柔放下了那块蛋糕,对着萧梓琛说道。</p>“行了,你也别急,这个血块和我和平共处了一年多了,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你呢,也别太相信医生的话,医生习惯把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说,就是怕家属以后找他们麻烦。”</p>墨雨柔的话刚说完,就遭到了傅裕笙的一个冷眼。</p>傅裕笙刚想解释,却被墨雨柔的一道眼神制止了。</p>萧梓琛一听,立刻转身看向傅裕笙,因为墨雨柔的警告,傅裕笙只能讪讪一笑,昧心的说了句。</p>“我刚才说的是最坏的结果,你先别太紧张了,我会把雨柔的病例传去国外,和我的老师讨论一下,目前那些药继续吃,我在看看有没有其他更有疗效的药吧。”</p>说完,萧梓琛又看了看其他的一些报告,稍稍松了口气。</p>“其他的没什么问题,膝盖就是有些炎症,这些天不要用劲,注意休息吧,还有几份报告要明天才能出来,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打电话吧。”</p>感受到办公室凝重紧张的气氛,傅裕笙尽量缓解此时的紧张,用一种相对比较平和的语气把剩下的事情都叮嘱了一番。</p>这时,墨雨柔一脸微笑的看着萧梓琛,努力的安抚道。</p>“你看,其他的没什么事吧,行了,别拉着一张脸了,都不帅了,过来陪我吃点东西吧。”</p>说着,墨雨柔招了招手。</p>萧梓琛哪能这么容易放松心情,可看到墨雨柔期待的眼神,又不忍拒绝,只能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坐下。</p>这时,傅裕笙也走了过来,坐在他们两的对面,翘着腿,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p>“最近你别太累了,多休息,注意不要过于激动,记得我当初说的吗?生病的人,心情是非常重要的。”</p>“知道啦,知道啦,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嘛?裕笙哥,你真的像个大妈,好啰嗦哦!你这样只有芷研受得了你。”</p>墨雨柔开玩笑的说道,谁知傅裕笙一听到秦芷研的名字,脸色微变,说道。</p>“好好的提她干什么,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墨雨柔,你就算不要我了,也别给我乱点鸳鸯谱啊。”</p>被傅裕笙这么一说,墨雨柔立刻作出了闭嘴的表情,不过经墨雨柔这么一闹,办公室的气氛总算缓和了不少。</p>三个人在办公室坐了会儿,墨雨柔忽然想到了吕右右,便对着萧梓琛说道。</p>“梓琛,麻烦你去医院对面的超市买点小孩子的东西,一会儿和我去看看右右小朋友,好不好,正好我要和吕倩聊聊工作的事情。”</p>萧梓琛一听,有些不放心墨雨柔,说道。</p>“那你呢?”</p>这话傅裕笙听了可就不开心了,直接怼了句。</p>“萧梓琛,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放心我呢,还是不放心雨柔呢,小人之心。”</p>被这么一说,萧梓琛只能起身离开了办公室。</p>办公室门刚关上,傅裕笙的表情便发生了变化,刚才还一脸的嬉皮笑脸,此时却有些阴沉严肃。</p>“雨柔,你还是回英国吧,在那边,你的病情能得到更好的治疗。”</p>有些话,傅裕笙不敢当着萧梓琛的面说出来。</p>墨雨柔听了,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了句。</p>“不用,我的情况我自己很清楚,其实没有你们想象的严重,虽然血块没有缩小,可是也没有变大啊,我记得当初你们说过,只要血块不会变大,就没有生命危险。”</p>听到墨雨柔如此固执的话,傅裕笙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有些生气了。</p>“墨雨柔,难道你就这么离不开萧梓琛吗?为了一个男人,就真的不顾性命了吗?你就不怕自己真的会瞎吗?”</p>一连三个问句,可墨雨柔却依旧一脸平淡,还在那悠哉悠哉的吃着甜点。</p>在傅裕笙说完后,墨雨柔又是温柔一笑,抬头看着傅裕笙,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然后幽幽的开口道。</p>“裕笙哥,如果换做几个月前,只要你说,我一定回英国,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你知道我等这份爱等了多久吗?好不容易得到了梓琛的爱,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放弃。”</p>“你傻啊,你只要说出来,以他对你现在的在意程度,一定会陪你去英国的,到了那边,你们依旧能在一起啊。”</p>傅裕笙不理解,为何墨雨柔一定要待在洛城,难道待在一个熟悉的地方真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p>面对傅裕笙的提议,墨雨柔却摇了摇头。</p>“我知道,只要我说,梓琛一定会陪我,可是不管去哪儿,洛城才是我的家,也许你会说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哪儿都是家。可我不这么认为,这座城市有我和梓琛所有的回忆,是我们从小生活的地方,我想在这座城市和他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只有这里,才能让我感觉踏实和幸福。”</p>说到这,墨雨柔忽然停了一下,眼眸微暗,过了一会儿又说道。</p>“裕笙哥,你知道姜沫夭为何会选择那样的方式离开吗?她掐着我脖子往下跳的那一瞬间,她说了,她只想留在洛城,哪儿都不去。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这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城市,可对我来说,这里见证了我和梓琛所有的过去,仇恨,愤怒,对立,到现在的放下一切重新在一起,这是别的城市都无法替代的。”</p>听到墨雨柔这番话,傅裕笙沉默了,他虽然不赞成墨雨柔这样愚蠢的选择,可他也知道自己没办法说动一个下定决心的人,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p>“行了,我晚上会和老师研究一下你的情况,总之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家里好好休息。”</p>“知道啦,一定谨遵医嘱。”</p>墨雨柔娇俏的说道,还扮了个鬼脸,傅裕笙见了,脸上剩下的也只有宠溺了。</p>不过墨雨柔这边刚可爱玩,脸色一变,问了句。</p>“裕笙哥,我这身体,以后还能怀孕吗?”</p>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傅裕笙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愤怒的拍着茶几,桌上的那些甜点都被震的晃了一下。</p>“墨雨柔,你还想不想活命了。”</p>墨雨柔一看,立马伸手做了个冷静的手势。</p>“裕笙哥,别激动,冷静一点,我就说上一嘴,你消消气。”</p>墨雨柔看似云淡风轻的安抚着暴躁的傅裕笙,实际她心里也不好过。</p>傅裕笙看着还在笑的墨雨柔,眉心直皱,气鼓鼓的重新坐了下来,严厉警告道。</p>“墨雨柔,我这不是开玩笑的,你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你要是敢动这方面的念头,我一定去找萧梓琛,以后别想着我在帮你瞒着什么。”</p>墨雨柔听了,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然后眼底闪过一抹暗淡的忧伤,只听她轻叹一声道。</p>“我就是有些不甘罢了。”</p>“为何不甘,毕竟你换来的是一条性命,难不成你希望自己躺在床上,做个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植物人吗?”</p>傅裕笙虽然心疼,可比起让墨雨柔好好的活着,失去的那些都不算什么。</p>墨雨柔听了,轻轻的点了点头,抬头,眼睛飘向远处的窗口,沉默许久后,幽幽的说了句。</p>“这样对他真的很不公平。”</p>傅裕笙听到这话,一阵苦笑,神情悲伤的望着面前这个遍体鳞伤的女人,也淡淡的来了句。</p>“这个世界又对谁公平过呢,如果他介意,就告诉他实情,有些事,你不必一个人担着。”</p>傅裕笙感受到墨雨柔身上那沉重的压力,他看着心疼。</p>可墨雨柔听到这些,却摇了摇头,说道。</p>“不用了,他不必什么都知道。”</p>“说到底,你还是不想他觉得愧疚。”</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