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327、雨柔又不是三陪</p>这时,萧梓琛正好下来,看到餐厅里窃窃私语,神秘兮兮的两个人,开口道。</p>“说什么呢,偷偷摸摸的,赵小姐,你可别带坏我家雨柔。”</p>“萧梓琛,说什么呢,我怎么就带坏雨柔了,我们在聊女人间的事情,你要听嘛!反正我是有点都不会介意,就怕你听了会不好意思。”</p>赵珂尔挑衅的看着萧梓琛,没办法,他们两个总觉得对方霸占了墨雨柔,一男一女,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p>墨雨柔看到两个人针锋相对,立刻对赵珂尔使了个眼色,赵珂尔也立马安静了下来。</p>一旁的萧梓琛想到赵珂尔那些肆无忌惮的言论,也没有在追问,来到墨雨柔的旁边坐了下来,看到墨雨柔手里的鸡蛋,问了句。</p>“你待会儿体检,现在能吃东西吗?”</p>墨雨柔点了点头,说道。</p>“稍微吃点没事。”</p>此时,一旁的赵珂尔用手肘顶了顶墨雨柔的胳膊,又对她使了个眼色。</p>另一边的萧梓琛尽数看在眼里,但并未识破声张,而是故作什么都不知的吃着早餐。</p>“梓琛,找你了解些事情?”</p>墨雨柔开口了,一旁的赵珂尔更是竖起了耳朵。</p>萧梓琛看了眼墨雨柔,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说道。</p>“有什么就问呗,我保证知无不言。”</p>赵珂尔一听,顿时喜上眉梢,然后使劲的给墨雨柔使眼色,墨雨柔便又开口问道。</p>“你和骆明轩是兄弟,应该对他很了解吧。”</p>萧梓琛想了想,回了句。</p>“那也要看是哪方面的,毕竟我们也不能因为关系好就随意打听别人隐私,对吧。”</p>萧梓琛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慢,毕竟以他这段时间和赵珂尔的接触,总觉得这个女人总能做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可不能害了自己的兄弟。</p>墨雨柔听了,看了眼赵珂尔,不过赵珂尔示意她继续问,墨雨柔便又说道。</p>“也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一下骆明轩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p>“这个啊,我还真不太清楚,认识他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交过女朋友,平时也没聊到过这些事情,怎么忽然对明轩这些事这么感兴趣,难不成我们家雨柔想当媒婆了。”</p>从墨雨柔提到骆明轩的时候,萧梓琛已经大概猜到了些,如今更加确定是赵珂尔想要搞些什么,不过他依旧没有戳破。</p>墨雨柔心虚的看了眼赵珂尔,然后说了句。</p>“算是吧,要不你帮我问问,你看他也老大不小的了,这万一有个适合他的女人,我们也就戳和戳和呗。“</p>说着,墨雨柔歪头对萧梓琛使了个眼色。</p>萧梓琛宠溺一笑,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赵珂尔,虽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萧梓琛还是拿出了手机,然后说道。</p>“行,老婆大人吩咐,我岂有不听的道理,那你们具体想了解些什么,我给他发个信息。”</p>萧梓琛这话一说,赵珂尔立马开口道。</p>“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温婉居家的还是张扬个性的,平时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爱好,空余的时候喜欢做什么,喜欢什么运动,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还有他的家人对儿媳妇有没有什么硬性要求,嗯……暂时就这些吧,应该差不多了。”</p>听到赵珂尔一股脑儿的说了这么多,萧梓琛挑了挑眉,调侃了一句。</p>“赵小姐,莫不是你对我们明轩感兴趣了?”</p>“切,说什么呢,我这是帮别人问的,我一不婚主义者,还是别去霍霍这种五好青年了。”</p>赵珂尔矢口否认,说完,直接离开了餐厅,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给墨雨柔使了个眼色。</p>餐厅里,只剩下墨雨柔和萧梓琛,萧梓琛见赵珂尔走远了,轻声问了句。</p>“你们两又在琢磨什么呢?”</p>墨雨柔想了想,然后瞟了眼客厅的方向,凑到萧梓琛耳边轻声说了句。</p>“昨晚骆明轩和珂尔相亲了,珂尔为了摆脱骆明轩,决定反着来,所以,你看着办吧。”</p>萧梓琛一听,有些为难了。</p>“那我如果和明轩挑明,到时候赵珂尔不是会知道,她会不会生你的气啊。”</p>“你不用和骆明轩挑明,就当是一个考验呗,如果他只喜欢他心目中完美形象的女人,那珂尔也不适合他。”</p>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立刻明白,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她的各个方面满足对方的择偶要求,而是应该爱上了她,那在他眼里那个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p>之后,萧梓琛便编辑了一条非常长的微信发给了骆明轩,结尾备注了一下。</p>“雨柔想给你介绍女朋友。”</p>不一会儿,萧梓琛收到了来自骆明轩的回复,也是长长的一大条,全都是他对萧梓琛那些问题的回答,同时也在最后回了一条。</p>“替我谢谢嫂子。”</p>看到这个短信,萧梓琛邪魅一笑,然后说道。</p>“你的闺蜜可不是明轩的对手。”</p>墨雨柔微微一笑,看了眼客厅的方向,来了句。</p>“珂尔疯了这么多年,也该有个人替她家人帮她收收心了,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安排呢。”</p>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p>吃过早餐,三个人一同去了恒生医院,赵珂尔昨晚把车放在了医院,便坐了萧梓琛的车。</p>不过在出发的时候,两个人又闹了一次。</p>准备上车的时候,萧梓琛抱着墨雨柔准备坐在副驾驶,谁知赵珂尔直接拦在了副驾驶门口。</p>“我要和雨柔坐后排。”</p>“不行,我又不是司机,你一个人坐后面。”</p>萧梓琛当然不会同意,他一个人在前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司机呢。</p>可赵珂尔听了就是不让,态度异常坚定。</p>“我已经好久没见雨柔了,就不能让她陪陪我吗?”</p>“我们家雨柔又不是三陪,赶紧的,我们还赶时间呢。”</p>对萧梓琛来说,墨雨柔那就是他的私有物,相当于主权问题,坚决不让,这不,说话的时候态度也变得强硬了些。</p>墨雨柔见两人僵持不下,忍不住开口道。</p>“珂尔,好了,你坐后排一样的啊。”</p>听到这话,赵珂尔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十万伏的打击,然后愤愤不平的让开了,走到了后排,坐进车里的时候还来了句。</p>“墨雨柔,重色轻友的家伙,绝交。”</p>听到最后两个字,墨雨柔微微一笑,回了句。</p>“行,你想怎样就行。”</p>一句话,直接堵得赵珂尔无言以对。</p>萧梓琛见自己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一脸傲娇的抱着墨雨柔上了车,给墨雨柔系好安全带,然后离开了昊天居。</p>差不多二十分钟,三个人抵达了恒生医院,车刚停好,赵珂尔已经推门走了下去。</p>“雨柔,我一会儿要去查房,待会儿我去找你。”</p>别看平日里赵珂尔大咧咧的,不过对待她喜欢的工作时,却尤为的认真,这大抵就是她独特的魅力。</p>说罢,赵珂尔已经朝着旁边那栋楼走了去。</p>其实墨雨柔一直挺佩服赵珂尔的勇气,当初赵珂尔说要学医的时候,墨雨柔还以为她会坚持不下去,毕竟以前墨雨柔认识的赵珂尔连杀鱼都不敢。</p>后来,赵珂尔真的考上了医科大学,还是本硕连读七年制的那种。</p>一开始赵珂尔学的是儿科,可大二那边暑假,她去非洲走了一遭,回来立刻转了专业,之后便进了传染科。</p>要知道这是医学专业中最危险的一个科室,虽然平时的工作可能没其他科室忙,但一旦有事,那绝对是冒着生命危险的。</p>可赵珂尔竟坚持了下来,而且还去非洲支援了那么久,每天面临着自己可能被感染的风险,却从未想过会退缩。</p>望着赵珂尔疾步离开的背影,墨雨柔望的有些出神。</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