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308、被挟持的是我的妻子</p>可这个医生根本不了解姜沫夭的情况,他说的那些根本无济于事。</p>这不,姜沫夭听了,忽然一阵狂笑,狰狞的看着对面那十几个保安医生,一手掐着墨雨柔的脖子,拿着刀的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然后嘶吼道。</p>“哈哈哈,解决问题,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我这个问题根本解决不了,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这个女人害的,只有她死了才能解决。”</p>墨雨柔看到那把刀离开了自己的脖子,刚有些放松,可下一秒,姜沫夭拿着那把刀在墨雨柔的眼前晃动着。</p>那刀刃上还带着墨雨柔身上的血,锋利的刀刃染着鲜红的血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阴森刺骨。</p>姜沫夭一边说着,那透着冷光的刀刃一点点向墨雨柔的脸靠近,尤其那锋利的刀剑,墨雨柔感觉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就会刺穿她的眼睛。</p>墨雨柔不是神人,在面对着一切的时候,她也会害怕,也会紧张,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就像个任人宰割的鱼肉。</p>忽然,墨雨柔感觉脖子一松,姜沫夭整个人往下一摊,可就在墨雨柔欣喜之余,那把刀却横在了墨雨柔的脖子上。</p>“墨雨柔,别乱动,否则我现在就让你尝尝喉咙溅血的感觉。”</p>听声音,姜沫夭似乎在忍着剧痛。</p>墨雨柔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余光瞥向身后,隐约还能听到姜沫夭喉咙中发出的痛苦的轻哼声,那一瞬间,墨雨柔似乎又看到了生的希望。</p>“姜沫夭,别再伤害自己了,你现在需要卧床休息,继续这样,你的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p>姜沫夭听到墨雨柔的话,抓着墨雨柔的手似乎有一些松动,她慢慢低下了头,看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流血,忽然发出一种惨烈的笑声。</p>“呵呵,保不住更好,你以为我想要身下这个身份不明的孽种吗?既然这孩子不是梓琛的,生下来也只是我的一个污点。”</p>此时的姜沫夭的脸色并不比墨雨柔好,因为刚才剧烈的纠缠,此时的她有着明显的流产征兆,可她竟还能忍着剧痛死死的抓着墨雨柔。</p>姜沫夭一边说着,行为却比刚才更加的激动了,估计她已经做了赴死的准备,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拉着墨雨柔往后仰。</p>墨雨柔心里很清楚,只要她的身体和姜沫夭一样往后倒,那身后一米不到的围栏根本挡不住,她和姜沫夭都会因为重心不稳摔下楼。</p>眼看着她们两个人的上半身都已经在围栏外面,墨雨柔此时只能忍着剧痛努力的抓着围栏,尽量的维持两个人的平衡。</p>此时,远处传来阵阵警车疾驰的鸣笛声。</p>而他们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楼底下,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天台上,医院的院长也闻声赶来,可天台的人越多,姜沫夭的情绪便越激动。</p>这时,萧梓琛和郁景州经过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也赶到了慈济医院,他们的车几乎和赶来的警车同时驶入。</p>本来萧梓琛看到医院大门的时候心情还慢慢放松了下来,可当她们的车刚驶入医院大院,看到远处门诊大楼下面站满了人,萧梓琛的心咯噔一下。</p>车子尚未停稳,萧梓琛已经推门跳下了车,然后抬头便是惊心动魄的一幕。</p>只见姜沫夭死死的抓着墨雨柔,两个人的上半身几乎悬在围栏外,在看到这一幕后,萧梓琛什么都来不及想,拼了命的跑进了门诊大楼。</p>郁景州下车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萧梓琛留下的一抹身影,随即抬头看向远处的天台,下一秒,他也冲进了门诊大楼。</p>两个人一前一后,顺着楼梯冲上了五楼,当他们到达五楼的时候,门口已经被警察设了警戒线,那几个警察看到萧梓琛他们立刻拦住。</p>“闲杂人等请立刻离开。”</p>“上面被挟持的是我的妻子。”</p>“我们认识那两个人,让我们过去。”</p>萧梓琛和郁景州各说了一句,那两个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给萧梓琛和郁景州让出了一些路,其中一个还跟着萧梓琛他们走去了天台,一边走一边了解姜沫夭和墨雨柔的资料。</p>“能和我讲讲她们两的关系吗?我们已经有谈判专家在进行劝导了。”</p>萧梓琛哪有心情和警察谈,只丢下一句话便冲到了平台那。</p>“那个女人精神有问题。”</p>警察一愣,以为萧梓琛是愤怒随口乱说,好在郁景州在一旁稍稍解释了一下。</p>“挟持的那个是他的前女友,不过前段时间她查处了有遗传性精神疾病,对了,她有孕在身,请你们一定要救下她们两个。”</p>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郁景州还是放不下姜沫夭,上来后,他已经发现隐藏在附近的特警了。</p>现在看来,姜沫夭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如果最后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危害到墨雨柔的生命,那隐藏在角落的特警也许会采用非常手段。</p>那个警察听了郁景州的话后,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一个正在和姜沫夭说话的男人身旁,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只见那个男人点了点头,然后换了一个语气说道。</p>“这位女士,我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也希望我能帮到你,你看你现在这样,不仅我们担心,那些关系你的朋友也会很担心你。”</p>男人说话的时候,一只手放在了身后,对着远处的阳光房做了个手势,然后萧梓琛和郁景州一同从里面走了出来。</p>此时的萧梓琛看到墨雨柔满身是血,尤其那双明显失去支撑的腿,心里咯噔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冷意,可他努力的控制力,不动声色的走到了那个谈判专家的身旁。</p>一旁的郁景州也看到了墨雨柔此刻的情形,下意识的看了眼萧梓琛,紧皱眉头,随即看到姜沫夭染满鲜血的裤子,心里也是咯噔一下。</p>郁景州没有萧梓琛那般的沉着冷静,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控制不住的喊了一声。</p>“沫夭,是我,我来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