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317、那几个人闹上门了</p>这时,于老爷子忽然看向了于和森,然后拿了一本产权证说道。</p>“这是位于洛县盛名豪苑的一套房产,现在我将它转到我的大儿子于和森的名下,他将拥有这套房产的全部产权。”</p>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毕竟现在这套房子里住着于治国于治兴两家人,也就是于家的那套老宅。</p>于老爷子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惊讶,继续分配着自己的资产。</p>“这是我名下的两个艺术培训机构,包括股权,房产,我已经在上面签了字,以后这两个机构的股权和机构所在地的产权全都分给我的大孙子于程浩,希望他能将这两家培训机构发展壮大。”</p>说到这,老爷子的资产也都彻底的分完了,陈律师把起草的遗嘱整理好了后递给了老爷子,说道。</p>“老爷子,你过目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我立刻答应出来,你签好字我就可以封存了。”</p>于老爷子接过,稍微看了眼,正准备点头时,一旁的于和森开口了。</p>“父亲,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盛名豪苑的那套房子还是留给老二老三吧!我自己有地方住。”</p>于和森不想要那套房子,或者说他从没贪恋过于老爷子的任何资产。</p>不过于老爷子却拍了拍他的手说道。</p>“和森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那套房子本该就是你的,那是我和你母亲刚结婚时你母亲用你生父的抚恤金付的首付款,当时写的就是你母亲的名字。后来你母亲去世,这套房子就落在了我的名下,如今,我只是将这套房子还给本该拥有它的人。”</p>说着,于老爷子又看了眼墨雨柔,想了想,说道。</p>“其实这套房子应该属于你和雨柔,但是老爷子我自私一次,就把这套房子直接转到了你名下,雨柔会不会怪外公。”</p>说着,于老爷子又看向了墨雨柔。</p>墨雨柔还不知道于家老宅还有这样的故事,不过她对这些还真不在意,而且首付款还是于和森亲生父亲的抚恤金,哪怕她的母亲和于和森是同胞兄妹,但毕竟不是一个父亲,还隔了层关系。</p>墨雨柔微微一笑,摇头道。</p>“这套房子理应是大舅的。”</p>得到了墨雨柔的回答,于老爷子又说道。</p>“至于治国和治兴,你们就不用担心他们没有住处,前些年他们找了各种理由拿了钱在外面购置了房产,面积可比你这大多了,你呐,以后和若亚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别再替他们操心了,不值当啊!”</p>于老爷子也算是在为于和森叫屈,听父亲这么维护自己,于和森竟有些哽咽了。</p>随后,于老爷子又看向了于程浩,对这个大孙子,他是一百个满意,从小到大都不让家里人操心。</p>“程浩啊,爷爷知道,你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这次,爷爷把学府路的那两个艺术培训机构给你,以后就好好发展你的事业,爷爷还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的画展。”</p>于程浩是洛县一所艺术学校的美术老师,不过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办一场属于自己的画展,这些年,他也一直在往这方面努力。</p>于程浩和他父亲性格差不多,都是那种不求回报的人,也知道自己在于家特殊的身份,所以从未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p>如今突然收到这两个培训机构,于程浩有些激动。</p>“爷爷,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办画展的好消息。”</p>听到这话,于老爷子开怀一笑,烦恼了一辈子,也就只能在这里找到一些含饴弄孙,儿孙满堂的乐趣了。</p>不一会儿,陈律师把整理好的正式文件打印了出来,于老爷子在上面签好了名字,然后又交给了陈律师,说道。</p>“你把我单列出来的那份明天交给我那两个儿子,尽快把我的那些房产过户还有那两家培训机构股权转让手续都办好,没什么问题,过几天我就和我的外孙女去洛城享福喽。”</p>明明不是一件太值得开心的事,但从于老爷子的口中却听出了一种释然,或许他一直在纠结,正好这次的事让他下定了决心。</p>看着于老爷子云淡风轻的谈吐,其他人却是一脸的愁容,他们已经能想象到当于治国他们收到这份遗嘱后会是什么反应。</p>不出意外,第二天下午一点多,墨雨柔和萧梓琛正在酒店收拾行李,准备明天一早就带着于老爷子回洛城,然后就接到了于程浩的电话。</p>电话一接通,墨雨柔便听到那头传来嘈杂怒骂的声音,墨雨柔眉头直皱,随后便听到于程浩的声音传来。</p>“雨柔,你能来一趟我家吗?二叔三叔和小姑他们都在我家,爷爷被他们吵得情况有些不太好。”</p>墨雨柔一听到这话,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p>“好,我马上过来。”</p>说完,墨雨柔便挂了电话。</p>此时,萧梓琛正好抱了一摞衣服从卧室走出来,看到墨雨柔急匆匆的推着轮椅,立刻询问。</p>“怎么了?”</p>“快送我去舅舅家,那几个人闹上门了。”</p>萧梓琛一听,立刻放下衣服,但是他并没有推着墨雨柔离开,而是拦在了墨雨柔的面前。</p>墨雨柔此时心里担心于老爷子的身体,看到萧梓琛拦在面前,有些不解的问道。</p>“梓琛,你愣着干嘛,快来推我。”</p>墨雨柔的膝盖还没有彻底恢复,稍微走两步就会发麻,不然她现在绝对已经冲出了酒店。</p>可萧梓琛却走到了她的轮椅后面,然后把她推到了沙发边,就在墨雨柔着急的又想开口时,萧梓琛终于说话了。</p>“你待在酒店,我去你舅舅那,放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不会让他们在伤害外公。”</p>萧梓琛一脸严肃的说道,他不想墨雨柔去面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更不希望那些人情绪过激伤到了墨雨柔。</p>听到萧梓琛这么说,墨雨柔哪会同意,撑着轮椅想要站起来,可下一秒又被萧梓琛按坐在了轮椅上。</p>“梓琛,我必须过去,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有多难缠。”</p>此时萧梓琛直接蹲在了墨雨柔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语气一场坚定的说道。</p>“我见识过比他们更难缠的人,别忘了,当年我们萧家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不会让外公有事,也一定能将这件事解决好,等我的好消息,别让我为你担心,好不好。”</p>萧梓琛后面的话,说的格外的温柔,他本可以对这些事置若罔闻,可因为关系到墨雨柔,所以他主动揽下了。</p>萧梓琛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亲自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可这一刻,他并不觉得可笑,反而当做是一份责任。</p>墨雨柔见萧梓琛如此执着,也有些犹豫了,萧梓琛此时又开了口,他轻轻揉着墨雨柔受伤的膝盖,语气轻柔略带恳求的说道。</p>“雨柔,你也知道那几个人难缠,万一你在场受了伤怎么办?到时候,我怕自己会做出过激的事情。只有你不在,我才能冷静的解决这件事,相信我,他们不过是要钱财,这样的人,不敢真的伤到老爷子,一会儿我让吴妈过来陪你,我很快就会回来。”</p>终于,墨雨柔放弃了坚持,看到萧梓琛的顾虑,她决定放手,让萧梓琛去处理这件糟心事,于是点了点头说道。</p>“那你早点回来,尽量不要起冲突。”</p>见墨雨柔答应留下,萧梓琛松了口气,点头道。</p>“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那我先走了。”</p>说完,萧梓琛拿起外套和车钥匙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吴妈走了进来。</p>于和森家,此时客厅里坐满了人,就听周芳在那又哭又闹,一会儿指着老爷子破口大骂,一会儿又在那哭着抱怨自己有多委屈。</p>好在于程浩早早的给老爷子喂了药,不至于情绪过于激动血压升高,此时,于程浩陪着老爷子待在房间,只听老爷子一个劲儿的叹气。</p>客厅里,周芳和于慧你一言我一语,于和森夫妇几乎插不上话。</p>“老头子躲在房间就行了吗?这遗嘱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到头来就给我们几个破培训班,他这是安的什么心啊。”</p>“老大,我记得父亲以前就立过一份遗嘱,那上面呢可不是这么分的,怎么生了一次病回来就全变了,这中间要是没什么我可以点都不信。老头子那么多的房产啊,加起来也有三四千万吧,全给了那个墨雨柔,她又不是我们于家人,凭啥都给她,老头子是不是生病把脑子也弄坏了。”</p>这是一旁的于慧开的口,作为于老爷子的女儿,居然说出这样令人寒心的话。</p>一旁的于和森再也听不下去了,平时很少发脾气的他彻底的被激怒了。</p>之间于和森猛地一拍桌子,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于慧一顿教训。</p>“于慧,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念了几十年的书,都喂了狗了,雨柔怎么就不是于家人了,她是父亲的外孙女。这次父亲住院,要不是她赶来,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不及她,父亲住院这么多天,你们来医院看过他几次,是谁出钱又出力了。这些房产都是父亲早些年自己花钱买的,他爱给谁给谁,我们谁也干涉不了,也无权干涉。”</p>平日里大家见到的于和森都是一派和气,几乎不与人争执,也不争不抢,是个与世无争的人。</p>可这一次,为了老爷子,为了墨雨柔,于和森也算是豁出这张老脸,和这群人一定要辩个是非对错。</p>可于和森的话刚说完,一旁的于慧便阴阳怪气的说道。</p>“老大,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我们怎么没出钱了,那动手术的三十万可是我们三家人好不容易凑出来的,当时我把银行卡交出了的时候你可是也在场。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不想去医院照顾老头儿,可是现在学校开学了,我们培训班也是最忙的时候,你让我们都去医院了,谁来打理那些机构。何况医院那边不是请了两个护工了吗?这我们去不去的也没什么影响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