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318、你们是哪来的脸</p>于慧倒是能言善辩,一下便把那三十万的事情拿出来说了。</p>可她正说着话,坐在最边上的秦若亚却站起来走去了旁边的房间,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不过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不就是当时于慧他们交给墨雨柔的那张卡。</p>这不,于慧刚说完,秦若亚便把那张卡放在了茶几上,轻言淡语的说道。</p>“这是那三十万,一分不少,父亲手术完雨柔就把这张银行卡交给了我,从始至终,她都没打算花我们一分钱。本来这三十万我是准备等父亲去洛城的时候给他,让他留着傍身用,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算了,这钱你们拿回去,省的以后再有什么借口。”</p>说着,秦若亚把那张卡移到了于慧的面前,然后抬头看了眼客厅里这一张张的嘴脸,冷冷一笑,接着说道。</p>“至于你们说的忙,我想在座的几位都不可能比雨柔还要忙的,她一个人管理一家拥有几十万员工的上市公司,尚且能腾出这么多天在洛县照顾老爷子。你们不过是守着几家培训机构,更何况每个机构都有一个负责人,我真不理解你们所说的抽不开身是怎么个抽不开身。”</p>说到这,秦若亚转身看向了于治兴,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鄙夷,然后声音中带着讥讽的说道。</p>“老三,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前天晚上,我好像在听风阁看到过你,你有时间约着朋友在那吃吃喝喝,怎么就没时间去医院看看父亲。还有于慧,你每周去美容院三次,一次就是三四个小时,但凡你能把这些时间花在来医院陪老爷子,那老爷子新立的遗嘱也不会是这样的内容。”</p>最后,秦若亚看向了进来后没怎么说话的于治国夫妇身上,这两个人别看话少,可心里是最有主意也是最有城府的。</p>“老二,你们夫妻两呢,的确是来过医院,不过来医院究竟是为了什么,别以为能瞒得过所有人,听说前几天你们又在到处看房了。今天上午我帮老爷子去银行查一下他账户里的资金余额,没想到三天前从里面转出去了八十万元道一个房产公司。这些年,老爷子的银行卡一直都是你在保管,我和你大哥也从不过问,但是不问不代表我们不清楚,这么多年,你们一个个从老爷子的私人账户转移走了多少钱,别以为真的没人知道。”</p>秦若亚不像于和森那般的温润,只不过她一直明白一件事,家和万事兴,而且也清楚他的丈夫不过是于家养子,所以这些年一直不争不抢。</p>可今天这群人直接闹到他们家来,而且还是在老爷子刚动完手术,医生千叮万嘱不能受刺激的情况下,秦若亚也是被这些人刺激到了。</p>谁也没想到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秦若亚会有如此态度,一下子变得这么能说会道,关键是句句戳中他们的痛点,让他们竟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话。</p>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于和森起身过去开门,见是萧梓琛,有些意外。</p>下一秒,于和森探头看了看门外的过道,未见到墨雨柔,便有些好奇的想要开口,不过萧梓琛抢先一步解释了句。</p>“程浩给雨柔打了电话,她不放心,吵着要过来,她身体也还没完全恢复,我就让她留在酒店,自己过来了。”</p>说着,萧梓琛眼睛瞥了眼客厅的方向,见里面乌泱泱坐了七八个人,眉心微皱。</p>于和森给萧梓琛让出了些位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p>“程浩又多事了,其实这些事我们能解决,还麻烦你走这一趟。”</p>萧梓琛摇了摇头,挺客气的说了句。</p>“无妨,事关外公,我理应在场,先进去吧。”</p>之后,两个人来到了客厅,众人一看全都愣了一下,尤其是于慧和周芳,都是在萧梓琛这边碰过一鼻子灰的人,见到萧梓琛出现,倒是生出了几分怯意。</p>“梓琛,你坐这边。”</p>于和森搬了把椅子放在自己的旁边,对着萧梓琛说道。</p>萧梓琛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双手自然的放在腿上,身体靠后,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低着头,微微敛眸,用余光瞥了眼在场的众人,见众人沉默不语,轻启薄唇,幽冷的声音传了出来。</p>“刚才在门外听到动静挺大的,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听说众位对老先生的遗嘱有异议,不妨说来听听。”</p>明明在场众人,萧梓琛的年纪最轻,也是唯一一个晚辈,可他身上却散发出一种令人胆颤的威严,即使是于和森也有些发怵,更别说那几个女人了。</p>萧梓琛说完,又轻蔑的扫视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几乎人人都低下了头,谁也不敢与萧梓琛的目光对视上。</p>毕竟萧梓琛可是出了名的眸光犀利,每次在谈判桌上,对手只要和萧梓琛一对视,气势便弱了一半。</p>萧梓琛见那些人都没有说话的打算,冷哼一声道。</p>“我现在给你们说话的机会,错过这次机会,以后还想拿老爷子的遗嘱闹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p>萧梓琛再次开口,算是又给了他们一次机会。</p>于治国几人听到萧梓琛这略带威胁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做这出头鸟,最后,竟然是没怎么说话的于治国的老婆钱淑芬开了口。</p>“萧梓琛是吧,今天我们在场的都是于家人,谈的也是老爷子的遗嘱,你一个外姓人,请问你是以什么立场在这和我们谈。我们知道你是大集团的老板,在洛城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管到哪,别人都得给你几分面子,可你这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管我们于家的家务事。”</p>钱淑芬当然知道萧梓琛是谁,正因为知道对方身份,所以不希望萧梓琛插手这件事。</p>今天在场的又都是于家长辈,钱淑芬就是故意这么多,明知道可能会激怒萧梓琛,但更是不希望萧梓琛处理这件事。</p>有钱淑芬开了口,一旁的周芳和于慧便来了劲,一个个点头如捣蒜,周芳更是口无遮拦的说道。</p>“萧梓琛,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长辈说话,你一个晚辈插什么嘴。”</p>萧梓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是一群不讲道理的亲戚,不过真正见识了,才真正的刷新了他的底线。</p>只见萧梓琛一脸淡然,只不过那双锐利的眼眸已经泛起一层冰冷的寒意,然后嘴角微扬,一道冷笑骤然划过,随即,就听萧梓琛清冷低沉的声音传出。</p>“看来几位是欺负我们家雨柔没有妈了,是吗?外姓人?这可真有趣,老爷子生病住院,你们这几个自家人可是既不出力也不出钱,反而是我家雨柔忙前忙后的。怎么,到老爷子准备分家产的时候,你们就来和我说什么自家人和外姓人了,几位也算是让我萧某长见识了,没想到这人可以无耻到这般程度。”</p>“你,萧梓琛,有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吗?”</p>萧梓琛这话激怒了他们几个,尤其是平时最喜欢端着架子的于治国,被萧梓琛这般嘲讽,顿觉丢了面子,勃然大怒。</p>面对于治国的质问和愤怒,萧梓琛始终云淡风轻,真要是被这些人轻易的激怒了,那他萧梓琛还怎么面对商场上的风风雨雨了。</p>只见萧梓琛轻蔑一笑,连个余光都未给于治国,而是散漫的喝了一口于和森刚给他倒的茶,然后言语轻飘的说道。</p>“长辈?就你们几个,有长辈的样吗?连替自己父亲治病花钱都舍不得的人,还有脸在我面前充长辈,你们是哪来的脸啊!”</p>此时如果墨雨柔在场,一定会被萧梓琛这犀利的言语给震惊到。</p>虽说墨雨柔也见过萧梓琛的冷漠无情,可却很少见识他这毒舌的一面,就连在场的于和森夫妇此时也是一脸惊讶,看到对面那几个被萧梓琛说的哑口无言的人,只能努力的憋着不笑。</p>“萧梓琛,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老头子动手术的时候,我们不是给了三十万,怎么就没花钱了,那张卡我可是亲手交给墨雨柔的。”</p>此时的于慧终于坐不住了,又拿那三十万出来说事。</p>不过萧梓琛早就料到,淡淡一笑,回了句。</p>“行了,那后期老爷子的护理费用,前几天雨柔刚买了一个疗程的药,估摸着也有十二三万,那你们要不要把这费用结一下。”</p>萧梓琛这么一说,于慧一下子没了气焰。</p>一旁的于治兴见状,也开了口。</p>“这费用怎么要我们拿了,当时要给老头子动手术的可是墨雨柔,既然她拿的主意,那后面的费用就该她来负责。”</p>这话一出,萧梓琛又是冷冷一笑,然后冷眸扫过所有的人,一脸嘲讽的说道。</p>“刚才你们口口声声说着外姓人,怎么一到花钱的时候又不分外姓人和自家人了呢,敢情我们家拿了老爷子的财产就不对,给他花钱治病就天经地义了。各位,你们好歹也是洛县的书香门第,这要是传出去你们做人的原则,怕是会被所有人唾弃吧。”</p>“行了,我们今天来不是说这些事的,我们是在讨论老爷子财产分配的问题,你们别扯远了。”</p>于治国见他们一个两个都被萧梓琛牵着鼻子走,开口打断了萧梓琛的话。</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