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324、含蓄在我这不需要</p>骆明轩见好就收,反正他也不急在一时,如今找到了人,他有的是时间和赵珂尔慢慢耗,而且他还有些乐在其中,挺享受赵珂尔时而炸毛的模样。</p>“雨柔,你放开我,看我不揍死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敢威胁老娘,不就是睡了一夜吗?我一个女人都没介意,他倒是较真起来了。”</p>赵珂尔知道墨雨柔前段时间才受了伤,虽然嘴上说的很凶,可也不敢真的大力推开墨雨柔,而墨雨柔也是吃准了这点才敢插手拦着赵珂尔。</p>骆明轩这边没有在说什么,看赵珂尔火气越来越大,拿起一旁的外套和墨雨柔说道。</p>“嫂子,那我先走了,珂尔就拜托你照顾了,她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p>说完,骆明轩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了别墅,不一会儿便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随即一道车灯闪过,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外面恢复一片安静。</p>墨雨柔也松开了赵珂尔,递了杯水给赵珂尔,耐心的说道。</p>“行了,人都走远了,你还生气呐。”</p>“墨雨柔我要和你绝交,别人叫了你一声嫂子,你就一直向着他,你还是不是我闺蜜了。”</p>赵珂尔见罪魁祸首离开了,只能朝着墨雨柔撒气,一边说着,一边气鼓鼓的接过墨雨柔递过来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着水。</p>墨雨柔看到赵珂尔这愤怒又可爱的模样,微微一笑,说道。</p>“珂尔,我可是一直向着你的,要不是我拉着你,你信不信今晚你爸妈就会知道你和骆明轩之间的事情,到时候恐怕不用骆明轩开口,你妈就会把你打包送去骆家。”</p>墨雨柔这么一说,赵珂尔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怒气冲冲的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杯子咕咚咕咚的猛地灌水喝,一旁的墨雨柔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一直等赵珂尔把杯子放下,她才来了句。</p>“珂尔,这杯水骆明轩喝过了。”</p>“我去,呸,呸,雨柔,你怎么都不早说啊,太恶心了。”</p>赵珂尔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嫌弃的说道。</p>墨雨柔微微一笑,耸了耸肩回了句。</p>“你动作那么快,我想说的时候你都已经喝了,我想反正你们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共喝一杯水应该也没什么吧。”</p>墨雨柔一脸戏虐的打趣道,直接收到了赵珂尔一道犀利的冷眸,随即就见赵珂尔烦躁的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发上,在那暴躁的嚎叫着。</p>“完了完了,这次我是惹到大麻烦了,雨柔,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快给我想想办法,那个骆明轩实在是太难缠了。你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他怎么还有那种如此迂腐的想法呢,再说了,他们男人是不是第一次有这么重要吗?我一个女的至少还有一层膜,他男人有什么啊!”</p>“咳咳,珂尔,咱们说话能不能含蓄一点。”</p>看着赵珂尔肆无忌惮的在那抱怨,墨雨柔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这种事不太适合如此毫无遮拦的讨论。</p>可墨雨柔说完,又遭到了赵珂尔一个无情的鄙视的眼神,只见她幽幽的来了句。</p>“雨柔,你一个有夫之妇居然和我说含蓄,再说了,我一个医生,上大学起这人类身体对我来说就是一具骨架罢了,含蓄在我这不需要。”</p>说着,赵珂尔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对着墨雨柔一脸严肃的说道。</p>“雨柔,你快给我想想办法,怎样才能让骆明轩那家伙不在纠缠我,你是不知道,最近他就像个影子一样,甩都甩不掉。”</p>看得出,赵珂尔是十分的烦躁,看来最近骆明轩的攻势非常的强劲,墨雨柔倒是有些失望自己错过了一些好戏。</p>这不,墨雨柔并没有着急帮赵珂尔想解决的办法,而是试探的问了句。</p>“他怎么纠缠你了,还有,你们今晚怎么在一起吃饭了,还有还有,骆明轩说你家里安排你们见面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p>墨雨柔不过是离开了几天,感觉错过了赵珂尔的整个人生,此时心里犹如十万个为什么,充满了好奇。</p>一看墨雨柔如此八卦的表情,赵珂尔故作生气的推了推墨雨柔,然后埋怨道。</p>“墨雨柔,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我让你帮我想办法,你却还在这打听我的八卦,我要和你绝交。”</p>见赵珂尔如此生气,墨雨柔也并不着急,反正每次这个女人动怒,都会拿绝交来威胁,说的墨雨柔现在都麻木了。</p>不过为了平复赵珂尔暴怒的情绪,墨雨柔还是编了个理由解释了一番。</p>“我是在帮你啊,可是你应该让我知道你和他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这样我才能有的放矢,不然我怎么帮你?当然,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我不知前因,估计也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来。”</p>说着,墨雨柔推着轮椅装作要离开的模样,赵珂尔一看,果然急了,立马叫住了墨雨柔。</p>“行了行了,我说还不行吗,不过我可是先和你有言在先,听完后一定得帮我想办法解决那个瘟神,那家伙现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和工作了。”</p>赵珂尔一说完,就见墨雨柔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又回到了赵珂尔的身边,还拿了颗葡萄递给她,说道。</p>“吃个葡萄,慢慢说。”</p>赵珂尔接过葡萄,像是和这葡萄有多大的仇怨似的,一口吞到了嘴里。</p>“雨柔,你是不知道那家伙有多奸诈,之前我妈妈不是一个给我安排相亲,后来我就来你这了吗?这段时间我妈好不容易消停了点,我也能将精力放在工作中,可骆明轩那家伙,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我知道他想要认识我的想法。这不,今晚又是一场相亲宴,还是我母亲大人亲自在医院门口堵得我,压着我去的饭店,到了那儿我才知道是骆明轩那混蛋。”</p>赵珂尔越说越气,最后直接把气撒在了她面前的那盆果盘上,之间她拿着叉子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插着那盘水果,切好的苹果已经快被她扎成苹果泥了。</p>听赵珂尔这么一说,墨雨柔淡淡一笑,心里一片了然。</p>洛城就这么大,豪门圈更是一个非常小的圈子,几乎每家都能套上些关系,更何况骆家还是那种顶级豪门。</p>估摸着骆明轩找人放了些风声,这种事只要有一点点苗头,经过人传人就能如一团熊熊火焰。</p>而且豪门圈的那些阔太太们最喜欢的就是当媒人,一旦促成一桩婚事,那她这个媒人可就功不可没,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的家族带来利益。</p>骆明轩估计也是掌握了这些阔太太们的心理,放出些风声,然后自然而然的就能传到赵珂尔妈妈的耳中。</p>而赵珂尔的妈妈这段时间一直为这个女儿的婚事操碎了心,知道骆明轩对自己女儿有意思,在加上骆明轩在外面的名声还不错,骆家又是背景深厚的豪门望族,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这不就促成了今晚的这场相亲宴。</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