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311、好像是她孩子的父亲</p>萧梓琛听到脚步声,轻轻的松开了墨雨柔,确认她不会惊醒,才走到了外面的房间。</p>“莫主任,麻烦你一件事。”</p>“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是裕笙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尽管说。”</p>之后,萧梓琛便在莫主任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p>只见莫主任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一会儿惊讶,一会儿皱眉,最后点了点头,回了句。</p>“行,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那我就不打扰你了。”</p>说完,莫主任便离开了病房。</p>不一会儿,莫主任便出现在了医院的停尸间,正要去和外面的管理员打招呼,此时,停尸间里走出来了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p>莫主任也没在意,便和管理员说明了来意,那管理员一听,稍稍一愣,然后说了句。</p>“这是什么情况,你看,刚走那男的,也是去看那个女人的,好像是她孩子的父亲。”</p>莫主任一听,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但他对整件事并不了解,便也没有追出去,而是在登记表上签了字。</p>不过在签字的时候,莫主任看了一下上面那一行,是一个英文名字,随后,莫主任便进了停尸间。</p>警局这边,郁景州把姜沫夭的大致情况讲了一遍,本来想通知姜兰的,可连续打了四五个电话,对方一直关机,最后也只能通知洛城那边的人找一下姜兰,把姜沫夭的事情告诉她。</p>本来姜沫夭这次的时间算是一起很严重的刑事案件了,可因为姜沫夭已经坠楼身亡,而受害者墨雨柔这边现在还没有提出追究责任,警局那边便没有立案。</p>郁景州在警局待了一个多小时,便又回到了医院,郁景州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去看望一下墨雨柔。</p>来到病房,郁景州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敲开了门。</p>萧梓琛开的门,看到郁景州站在门口,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淡淡的说了句。</p>“她在睡觉,声音小点。”</p>说完,萧梓琛便转身走进了房间,郁景州拎了一些在医院外买的水果轻轻的走了进来。</p>病房的门关着,郁景州隔着门玻璃看了眼病床上的墨雨柔,看到她左手和脖子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眼眸微暗。</p>“这边坐吧。”</p>萧梓琛见郁景州站在病房门口,随后说了句,然后又给郁景州倒了杯水。</p>郁景州随后走到了沙发边,接过萧梓琛递来的水杯,又看了眼病房的门口,问道。</p>“墨小姐怎么样了,她的腿……”</p>郁景州知道墨雨柔的腿受过很严重的伤,也从傅裕笙那里知道墨雨柔的腿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废掉。</p>听到郁景州的问话,萧梓琛摇了摇头说道。</p>“暂无大碍,我准备等她好一点了就接她回洛城做个详细的检查。”</p>郁景州听了,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便坐在那沉默不语。</p>此时的萧梓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责怪郁景州,可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但如果一点都不怨,那毕竟是他没有看好姜沫夭。</p>但想到姜沫夭的下场,再看郁景州那一脸隐藏不住的黯然,萧梓琛最终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说道。</p>“都过去了,你也节哀,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p>听到这话,郁景州忽然低下了头,然后便传来一阵长长的叹息声,随即,就见郁景州抱着头,在那低沉的说道。</p>“梓琛,你说是不是我做错了,我知道她不想离开洛城,可我还是想把她带走,你说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不是被我逼的。”</p>郁景州想到姜沫夭临死前说的那些话,他就后悔不已,如果他带姜沫夭离开洛城,那她是不是不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p>萧梓琛听了,眉心紧皱,随即喝了口水,看着郁景州一脸后悔的表情,沉默了许久才开了口。</p>“姜沫夭变成今天这样,不是一个人对错的问题,真要怪起来,我有很大的责任,是我辜负了她,是我伤害了她。景州,既然她已经离开了,那我们就让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别忘了,你的女儿明天还等着你的骨髓救她的命呢。”</p>萧梓琛适时的扯开了话题,希望能让郁景州从姜沫夭离开的悲痛中走出来。</p>事实上,郁景州也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悲伤的情绪,然后看了看时间,说道。</p>“一会儿我会把沫夭的遗体火花,然后带回洛城安葬,既然她喜欢这座城市,那就让她永远的留在那,这样,我也能离得她近一点。”</p>萧梓琛听了,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p>“等我回去了,我会找时间祭拜她,毕竟认识一场。”</p>郁景州听了,没有说话,但他相信姜沫夭也希望萧梓琛能去祭拜她。</p>之后,郁景州便离开了,领走前又和萧梓琛说了句。</p>“墨小姐醒来帮我和她说一声抱歉。”</p>“我知道了。”</p>随后,萧梓琛将郁景州送到了门口,不过在郁景州转身离开的时候,萧梓琛又叫住了他。</p>“景州,姜沫夭是怎么知道雨柔在洛县的。”</p>这个问题,萧梓琛一直很疑惑,郁景州说过他从没和姜沫夭提过洛县的事情,那姜沫夭又是怎么知道的呢。</p>萧梓琛这么一问,郁景州微微一愣,随后转身看着萧梓琛,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p>“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我回去后会好好查一下。”</p>说完,郁景州便离开了病房,萧梓琛本来还有话要说,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回了病房。</p>萧梓琛看着茶几上郁景州刚才喝过的那杯水,想了想,然后拿着那个水杯走出了病房,不一会儿,出现在了医院的检验科。</p>萧梓琛把那杯水直接交给了莫主任,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莫主任拿了一份报告递给了他。</p>“萧先生,这是前天那位莫先生做的亲子鉴定,本来报告昨天就要出来的,因为仪器出现了故障,现在才做出来,能否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他。”</p>萧梓琛听了,点了点头,接过报告,然后回到了病房。</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